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95章 牽連甚深

第1495章 牽連甚深

  混沌蒸騰,在霧靄上,漂浮著未名之地,在虛與實之間輪轉,殿宇矗立,高大宏偉。

  殿中,灰眸女子身段高挑,現在胸口劇烈起伏,雙目冷厲無比,讓原本白皙而絕美的面孔多了一種難以言說的野性。

  她割裂出去的一縷分身居然被攻擊,連帶著她的胸口都像是挨了一拳,這讓她難以置信。

  宿主,怎么能反噬?

  無數個紀元過去,足以證明,但凡體內被種下印記,這些宿主不是死去,就是淪為仆從,根本反抗不了他們。

  現在,她的分身出問題了?

  一瞬間,她就要出動,要親自趕過去,擊斃那個脫離掌控,表現異常的宿主。

  多年過去,她早已不是一團灰霧狀態,凝練了在漫長歲月在異域積淀下的道基,全部吸收后,她足夠的強大。

  再者說,灰霧一出,誰能抵擋?

  世間萬物,各族生靈,但凡觸及,都要被侵蝕,或成為血與骨,或淪為仆從。

  罕有人可以逃過,最終都要匍伏在她的腳下。

  然而,在她將要邁腳步時,有人伸手,請她在殿宇中落座,洽談這一紀的各項事宜。

  “灰色紀元到了,這是灰主的時代,但是我等也不得不防,若有意外,便可以由黑暗紀元回歸,亦或是白煞時代提前來臨……”

  “不會有那些意外,灰色紀元到來,主祭者回歸,誰與相抗?”灰眸女子冷淡的回應。

  “我等所知不多,但卻明白,大祭意義關乎甚大,影響古今未來,比之上蒼之上的存續與生死之事還要重要十倍、百倍,絕不容有失!”

  殿宇中,又出現一道模糊的身影,多了一種不祥物質在彌漫,他在強調,無比的嚴肅。

  在場的生物皆沉默,也都鄭重無比,沒有人敢有絲毫的輕慢與大意。

  雖然他們不知道大祭的真相,但是卻知道,每一紀元都會有一次,隆重而正式,其意義重大無比。

  若非如此,怎么會有主祭者回歸?那種級數的生物,對于諸天內來說,強到不可描述,不可思議,早已超脫。

  “哪怕我等的源頭被滅,諸天生靈口中的不祥傾覆,詭異種族就此不存,也要確保大祭順利進行,什么都不及它重要!”

  砰!

  灰眸女子手捂胸口,自座位上霍的起身,隆起的胸部起伏越發的劇烈,她那冷漠而瑩白的面孔的非常冷冽,瞳孔懾人。

  真是豈有此理!

  在她的眼底深處,是無邊的殺意,有宇宙覆滅的可怕景象,星骸無數,猶若塵埃般遍布在破碎的灰暗天地間。

  那個宿主在攻擊她的分身?不可饒恕,難以忍受!

  “你怎么了?”有生物詫異,露出異樣的神色。

  回眸女子冷漠,沒有說話。

  她不想告訴這幾個生物真相,不然的話,他們本就在覬覦這次的灰色紀元,想取而代之,現在若是發現,她連宿主都掌控不了,自會生出些許變數,盡管影響不了大局。

  ……

  這一切自然都與楚風有關。

  楚風接連數次,將灰霧中的生靈給錘爆,擊穿其軀。

  “小灰灰,過來!”

  當聽到這種稱呼,灰霧中的生靈簡直恨死他了,這么狗血的稱呼,居然落在它的頭上。

  竟敢這么喊它,怎么聽都是在叫寵物。

  它的胸口劇痛,實在可惡,竟被宿主攻擊,而它居然抵擋不住,過去從未有過這種挫敗記錄。

  嗡!

  在它眼神冰冷,在想辦法時,那個男子張開大手,五指間金色符號密布,瑩瑩燦燦,一把將它撈在手中,并禁錮了。

  什么符文?它瞳孔收縮,居然可以讓詭異本源凝固,無法侵蝕那只大手一絲一毫,這就有些可怕了。

  這是石罐上浮現過的金色紋絡,楚風嘆息,他與那罐子斬不斷,彼此間牽連太深。

  嗖!

  下一刻,楚風帶著它瞬移,橫渡數百里,霎時間來到一座現代文明城市的附近,那里燈火通明。

  楚風以強大的神識搜尋,很快,在郊外一株老樹下找到石罐,就在亂石間,在這個躁動的夜晚,它平凡普通,沒有任何出奇之處。

  他神色復雜,到頭來還是撿了回來,沒辦法,這東西與他難以割裂,短時間內還真的離不開它。

  他自然明白,灰色生靈找上門來,一定是因為失去石罐后,不再蒙蔽天機,他行蹤泄露所導致的。

  灰色紀元到來,大祭要開始了!

  這個時代,灰色生靈一族將是主角!

  現在只出個可侵蝕天尊級的灰色生物,而且它還只是分身。

  若是這次解決掉它,其真身說不定就會親臨,甚至有更厲害的生物趕來。

  這一切,都將會是大患。

  終究還是需要石罐遮蔽天機,掩蓋他的行蹤。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真香定律?

  當想到這些,楚風惱羞成怒,揪著灰色生物,開始毆打。

  現在,他已經看清,這灰霧中有個一尺來高的小人,很美,若是正常人那么高,稱得上婀娜秀麗,仙姿動人。

  只是,一雙眼睛是灰色的,太兇,正惡狠狠地盯著他。

  “看什么看,沒見過豐神如玉的美少年嗎?”楚風邊說邊穿衣服,早先身上的衣衫早已成灰燼,在雷劫中破滅。

  現在,他的血肉重塑完畢,晶瑩透亮,透發著濃郁的生機,滿頭烏黑的發絲也長了出來,面孔俊秀,眼神清澈,不僅恢復,還勝從前!

  無論是肉身還是魂光都強大的驚人,楚風覺得,他一只手下去,能捏死無上生物!

  當然,他不會迷失在這種錯覺中。

  然后,灰色生物憤怒了,簡直要瘋了。

  因為,楚風像是摸狗頭似的,一只手拎著她,另一只手則在又拍又揉她的頭。

  真當我是寵物,是一只狗子嗎?灰色生物怨憤地想大吼。

  與此同時,未名之地,各種不祥物質彌漫的殿宇中,灰眸女子再次霍的起身,身體微微顫抖,尤其是頭部那里,讓她被受刺激,頭皮都在發麻,感覺忍無可忍。

  她與分身間的關系很復雜,難以割裂開,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有人在擼她的頭!

  這是什么狀況,灰眸女子簡直要瘋了!

  她是誰?灰色源頭的使者。

  她是什么身份?天選之人!

  而現在有人在羞辱她!

  最為關鍵的是,坐標地不顯,早已朦朧,而后更是徹底模糊下去,根本無法定位。

  她能感受到,那個人在橫渡,飛快離開原地,現在不知道去了哪里,這就糟糕透頂了。

  現在,分身落入宿主手里,任由其捏拿,竟無力反抗。

  下一刻,她寒毛倒豎,因為覺得,晶瑩秀麗的耳朵被人捏住了,正在用力拉扯,這簡直……不可想象。

  這么多個紀元,有哪個使者遭受過這種折辱?

  她,正在經歷!

  這可是灰色紀元,屬于她們的時代,而宿主卻反客為主,正在調理與教育她!

  旁邊,有生物露出異色,覺得灰眸女子表現怪異,為何會坐立不安?

  事實上,這個時候,楚風正在橫渡天地,利用場域手段,一走就是數十州,遠離明州。

  在此過程中,他不斷逼供,將灰色生物當成階下囚,起初看她還算精致,手段相對還溫和,提著她的耳朵,讓它講述所有因果。

  然而,這灰色生物根本不配合。

  “你是不是真想化身為狗皇?我成全你!”

  楚風沒什么手軟的,一拳轟了過去,將它擊穿,其身體幾乎斷為兩截,但是這種詭異生物的生命力太強,灰霧不散盡,它便不死。

  這縮小版的婀娜身體,迅速凝聚,重新組合在一起,再次出現,其眼神兇戾,死死地盯著他。

  楚風冷笑,將它禁錮在那里,拍了拍她的頭,道:“落在我的手中,你還妄想反噬?”

  然后,他體內的灰色小磨盤轉動了起來,一縷又一縷灰色物質沒入他的皮膚中,沿著毛孔進入身體。

  “你到底怎么做到的?”灰色生物真的震驚了,親眼目睹,這家伙又一次煉化其本源,壯大自身。

  “舒暢!”楚風感嘆,他在汲取灰色物質,體內的小磨盤越發的真實,都要熔煉為實物了,緩緩轉動。

  隱約間,仿佛看到它似存在無數個紀元那么久遠了,磨盤碾碎萬物,凈化一切本源,在那里慢慢地轉動。

  霎時間,楚風像是望穿虛空,看到了輪回路上的景象,好似見到光明死城中那個巨大而粗糙的石磨盤。

  “沒我的完整!”

  楚風輕語,那個磨盤上只有一行金色的字符,而他的灰色小磨盤上則被他刻上了很多,照抄石罐上所有金色符號,融入其內。

  “你!”

  灰色生物驚悚,自身的本源少了四成,這個古怪的宿主太可怖,以不祥物質為食嗎?

  天空中,明月高掛,銀輝灑落在山林間,潔白而寧靜。

  楚風坐在山峰最高處的大青石上,輕微吐了一口氣,結果還有電光交織呢,天劫之力未徹底散盡。

  他現在的肉身還有魂光依舊在被天劫留下的特殊符文以及雷光所滋養,還在消化好處呢。

  “莫名被雷劈,然后,你這小東西又登門,這是想索魂嗎?我打不死你!”

  楚風憋著一口氣呢,不久前心態失衡,都想去歸隱了,結果直接被天雷劈了個半死,又遭灰色生物索命。

  砰砰砰!

  沒什么可說的,再打一頓,出完惡氣再說。

  “賊老天,你沒事兒劈我做什么?我招你惹你了,誰定的破規矩,不就是進化嗎,還要被天打雷轟,可恨!”

  灰色生靈憤怒,怨恨,到最后有點絕望了,很想說,你混蛋,你被雷劈,你遭天打雷轟,為什么打我?你去打雷??!

  你去打天劫???憑什么拿我撒氣!

  這一刻,灰色生靈真要瘋了,被打的鼻青臉腫,身體破爛,多次洞穿,甚至被打的身體四分五裂。

  “我叫你劈我,我讓你沒事兒用雷霆轟人,我早晚有一天拎著閃電去劈你!”楚風憤憤,然后,下手更起勁兒了。

  灰色生物受不了,在痛苦中都要嗷嗷叫了,什么形象,什么自負與傲氣,現在被打散的差不多了。

  “住手,宿主,你要明白自己的命運,這樣辱我,將來會永墮灰暗!”

  “還敢犟嘴?”

  楚風再次下手,將它打的破碎,并且直接吸收其六七成本源物質,再這么下去,肯定要磨滅了。

  “不交代大祭什么情況是吧,行,我留著你,以后一天打你十頓,沒事兒就煉化你,有事兒更要毆打你!”

  灰色生物聽到后直接閉嘴,忍受著劇痛,什么話都不想說了,這宿主太可怖,也太混賬了,還不如直接殺死它呢。

  這算是拿它當出氣筒了,要慢慢拾掇它。

  此時,混沌霧靄上,未知之地,那灰眸女子眼底深處是無盡的冰寒,她強忍著,坐在那里不動,她清楚的知道,自己被毆打了,正在被人暴揍,奇恥大辱,不可想象!

  她的尊嚴,她的使者榮耀,她的顯赫地位等,都受到了沖擊,在被人顛覆,居然被人拎著打,讓她真身感受清晰。

  她憤怒,同時也心累,宿主為什么不殺死那縷化身,就此一了百了算了,這是打算長期留著出氣嗎?

  當想到這一可能,她不寒而栗。

  灰色紀元到來,她身為使者,該族是這個時代的主角,她怎么能夠長期被人這樣折辱呢?

  兩者若是糾纏不斷,那種局面讓她強烈不安!

  最終,楚風打夠了,強行將灰色生靈揉搓成一只狗的形態,那模樣,分明就是狗皇!

  “你有個哥叫大狗皇,以后你就叫小狗皇吧?!?br/>
  灰色生物心態差點炸裂,這個宿主當誅,太可恨了,這是人干的事嗎?它簡直要癲狂。

  域外,銅棺中,狗皇眼神閃爍,總覺得有什么狀況,有什么地方不對勁兒。

  “汪,別讓我知道是誰,不然,本皇咬殘你!”狗皇惡狠狠地叫道。

  銅棺橫渡,帶著他們不知道駛向何方。

  ……

  陽間,皎潔的月光下,山峰上很幽靜。

  “我真的想回家啊,做個普通人也好,厭倦了征戰,廝殺,可是……我現在回不去了?!?br/>
  楚風嘆氣,平靜下來后仰望明月,一只手無意識的摸灰色的狗頭。

  他想回到過去,真的有些厭倦現在的生活了。

  回首往昔,平平淡淡才是真,如果可以選擇,誰愿成天活在刀光劍影中,沐浴鮮血,踏過尸山骨海,到處血淋淋,誰愿經受?

  找個喜歡的姑娘,結婚生子,退出這一切光怪陸離、猶若夢幻一場的神魔世界,可是,還能回頭嗎?

  現在,他要回到地球,很有可能就要被那讓地球文明陷入輪回更迭中的終極黑手盯上,自投羅網。

  楚風嘆氣,他回不去了。

  他擔心,主導地球文明輪回的那個終極黑手,會進一步將他當成特殊的試驗體。

  “他到底是什么人,究竟有多強?!”

  這是楚風很關心的問題。

  如果說,在生出歸隱念頭時,他還有動力變強,也是因為想活下去,防備那個未明的終極黑手。

  “能活到那個時候嗎,等我足夠強,去地球摸你的狗頭!”楚風怨念無邊,他真的想有一天足夠強,可以直面那個黑手,可以從容的回到地球。

  然后,他手中的灰色小狗就惱了,真成出氣筒了,有事沒事兒都要被擼,都要挨揍,太欺負人了。

  “我的父母,我的故友,都投生在陽間,我還能去哪里,要找到他們才行?!?br/>
  楚風嘆息,開始砸狗頭,灰色生物嗷嗷直叫,疼的眼淚都要滾落出來了。

  灰色生物也看出來了,這主正煩躁呢,很不爽,所以,它今天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遇上這么個怪物。

  到底誰是詭異,誰是不祥的生靈,這個宿主完全無懼它,可以反過來汲取的它的本源符文與能量。

  還有天理嗎?灰狗仰頭望天,淚眼婆娑。

  楚風頓時瞪眼,道:“你什么眼神,裝什么深沉,看什么天,你看著我,走幾步,叫幾聲,快點,說你呢,狗子!”

  “嗷!”

  灰狗戾氣滔天,灰色大霧澎湃,無法忍受,它這樣兇殘的生靈,主祭者的后裔,居然真被人當成狗子了。

  這讓它情何以堪?

  它要拼命了!

  結果,楚風一頓狠拍后,直接將它塞罐子里去了,放逐與禁錮。

  混沌中,未知之地,灰眸女子終于長出一口氣,剛才對于她來說簡直是噩夢,每一分鐘都是煎熬,被人撫摸頭,被人毆打,被人褻瀆,太不堪了,實在讓她要發瘋了。

  “我早晚有一天會找到你!”她暗自發狠。

  這時,許多人的面孔一一浮現在楚風的心頭,父母轉生在哪里,今世還有重逢日嗎?

  小道士,居然是腐尸的魂光分身,這死孩子,怪不得欠打,原來根子上就壞了!

  想到小道士,他自然又思及秦珞音,這個孩子她娘,已經很絕情地割裂過往,表示與他不再有交集。

  為了共同的孩子,楚風已經盡力去溝通,但是,對方很決絕,既然如此,他也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從此再也不會去挽留什么。

  楚風輕吐一口氣,他又想到前女友林諾依,她來到陽間了,后來到底去了何方,要去何地征戰?

  這女人也是個迷,在那輪回路的盡頭,在那座神秘的古殿中,居然有其印記,在極其古老的年代就曾是個了不得的大人物。

  老驢成才子了,曾在三方戰場現身,而東大虎更是找到了,黃牛呢,歐陽風在哪里?還有許多人都未見。

  隨后,他想到了銀發小蘿莉映曉曉,這孩子都長大了,時間過的真快。

  少女曦最近怎樣了?他要去見一見!

  妖妖,當想到這個名字,楚風一陣心痛,她墜入黑暗大淵,此生還能相見嗎?

  “還是不夠強啊,我要是有天帝之威,即便有終極黑手在小陰間又如何?我一樣敢回去!”楚風發現,一晚上都在嘆氣了。

  總的來說,他實力還是不夠。

  便是想歸隱,現在的實力都有些危險。

  “走了,去三方戰場,為羽尚天尊送魂藥,為他續命!”楚風輕語。

  那是妖妖的祖上,曾在三方戰場多次庇護他,現在他從魂光洞那里采摘到大藥了,終于可以救他。

  “嗯?”

  楚風心頭一動,感覺到了山脈深處忽然傳來的異動。

  他身影一閃,從山頭上消失,進入群山中,盯著某一片天空,那里要出現天劫了,有人要渡劫!

  看來那個生物不弱,不然進化即便成功也不會出現天劫。

  楚風現在對天劫最敏感,因為,他剛被劈過。

  某一處山腹破開了,有個胸厚背闊的的老者出關,頭部锃亮,沒有多少發絲,張口呼嘯,氣勢不凡。

  “盤古開天地,鈞馱鎮人間,修道三千年,吾立神道巔!”

  他出來就吐氣出聲,相當的快意。

  楚風發呆,這是誰?小陰間的……古圣鈞馱!

  曾經有一段時間,他都以鈞馱蛋來取代烏龜王八蛋罵對手,想不到啊,時隔多年,在陽間又見到這老家伙了。

  當年,鈞馱果然進入陽間!

  “在陽間十幾年而已,吾便立身神級領域!”這老家伙,現在意氣風發,自信滿滿。

  然后,天劫到來,很兇猛,鈞馱開始渡劫。

  看著這個曾經與地球進化者為敵的老龜,楚風瞇著眼睛,他一下子想到了很多,當年小陰間各族都被波及,許多人最后都進入了陽間。

  其中,就有妖妖當年的未婚夫——星空下第三等人。

  現在看來,“陰間種”的確不凡,得到兩個世界的滋養,在陽間被眷顧后,修行速度會加快。

  當然,主要也是這些人都很不簡單,昔日受壓于小陰間宇宙,法則不全,大道有缺,不然這批人早該晉階了。

  此外,他們積淀了數千年,現在掙脫束縛,自然可以快速進化。

  甚至,楚風懷疑,有些從小陰間過來的老妖孽,現在或許有個別人成為天尊級生靈了。

  畢竟那些人是一個宇宙的積累,現在大道補全后,有些老妖孽說不定真的會有大機緣。

  不久后,鈞馱渡劫成功,換上一套衣服后,昂首而立,很是自信。

  然后,他就看到一個少年,站在月光下,正在對著他笑,露出一嘴雪白而燦爛的牙齒。

  “你是……那個……人販子?!”

  鈞馱嚇了一大跳,怎么突然遇上這個昔日的妖孽?

  不過,他并不害怕,相反露出冷笑,他現在是何等的境界,能一巴掌拍死對方吧?

  楚風有些發呆,又一位故人喊他人販子,還真是恍若一夢,猶若昨日再現。

  轟!

  鈞馱現在成為神級生物了,剛要散發威壓,結果他驚恐的發現,那少年張開一只大手,一把將他攥住了。

  “等會兒,住手,老朽有話說!”他嚇毛了,這人販子,這個小魔頭,怎么會越來越變態了,抬手就能捏死他?!

  嗡!

  就在這時,天穹裂開了,在劇烈顫抖,有灰霧傾瀉而下!

  “這是提前開啟了,新一紀元到來,大祭馬上就要開始了???”有人震驚,徹底呆住了,這意味著末日到來。

  混沌中,未知之地,灰眸女子等人也都駭然,全部站起身,迅速沖出殿宇外,這是發生了什么事?

  “主祭者大人……怒了,被人冒犯了尊嚴,他現在要收割祭品,直接大祭!”

  有人顫聲道,居然直接越過許多步驟,現在就要開始了嗎?

  灰霧傾瀉,天上出現一個大窟窿,從那里不斷流淌下來灰色大霧!

  下一刻,黑血、白煞等不祥物質,也都出現,自那天穹上的大窟窿中落下,配合灰色大霧覆蓋下來。

  甚至,人們看到,在也不知道多少億萬里地之外,有一片古地莫名浮現,像是在接引著誰歸來!

  那是祭地,它要出來了嗎?

  它仿佛跨過一個又一個紀元,要進入諸天間!

  并且,它提供坐標,要接引主祭者。

  恍惚間,像是有一道身影在快速接近!

  “完了,我們都要死!”

  “徹底結束了,諸天不復存,灰暗籠罩世間?!?br/>
  許多強者,無數的進化者,都絕望了,感覺大禍臨頭,他們意識到,最后的時間到來,一切都將結束。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单选表 股票涨跌靠什么 哪个平台能玩辽宁11选5 浙江快乐十二遗漏数据 股票新手入门书籍 股票价格查询 今天湖北快三预测号码推荐 山东扑克3实时走势图 安徽25选5技巧 福建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