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94章 灰色因果

第1494章 灰色因果

  這簡直是凌遲酷刑,楚風從來沒有想到過,有朝一日,他要被轟穿軀體,千瘡百孔,遍體是傷。

  別說其他地方,現在,他連五臟六腑都碎成一塊一塊的了,都要爛掉了。

  此外,天靈蓋四分五裂,要飛落出去了,這是人間極道酷刑,而且在持續,不斷進行中,罕有的體驗。

  “早晚有一天,我去尋到源頭,我弄死你們!”楚風發狠。

  這無量劍光即便是自然形成的,但是,他也覺得,有其規律,有其屬性,甚至不能完全排除有生物布置、設定了這種刑罰。

  現在說什么都沒用,那就死磕到底吧。

  當下,只要不是謀劃地球文明輪回的黑手在盯著他就好,那種不可描述的生物現在絕對不是他所能沾染的。

  只要眼下這雷光無人控制,一切都好說。

  當然,這并不能排除,天劫的源頭不是人為布置的,起源階段不見得無生物、無意識,只是當下形成規律后,看起來就成自然了。

  咕咚!

  他吞咽雷光,運轉特殊的呼吸法,直接動用佛族的大雷音呼吸法,起初有一點的效果,但是很快沒什么用了。

  他的五臟轟鳴,雷光浮現,而后被劈的心臟都有許多個破洞了。

  什么是最強天劫,就是同一境界,無出其右者,古來沒出現過幾次,這是對同境界無敵妖孽的特殊對待。

  有史以來,各個紀元都算上,一旦遇上這種劫難,能活下來的太少,極其罕見,正常情況下都被劈死了,成為灰燼。

  “我恒王就是同境界最強了,而我共是擁有陰與陽雙道果,雙恒王加身,你能劈死我?!”

  楚風像是挑釁,但其實是在給自己鼓舞,為自己打氣,他真有些受不了,要被劈散架了。

  事實上,這種大劫真的可怕到極致,難以承受,強如楚風,進化到了同領域中的極致,臻至無暇大圓滿狀態,強的不能再強了,現在也身體破破爛爛,他的一些骨頭都被劈斷了,露在外面,呈焦黑色。

  他的身體都雷光擊穿,前后透亮,滿頭發絲都燒焦了,脫落了,現在他很凄慘,都快成骷髏狀態了。

  換個人,縱然是一般的天尊來了,都要死,沒什么活路。

  “精神涅槃法,不死焰,給我極道升華!”

  楚風低吼,這些是從武瘋子道場抄來的秘法,他讓自己蛻變,在死境中復蘇,想快速恢復到最強狀態。

  他清楚的知道,一個弄不好就會死在這里,被劈個形神俱滅。

  這是死劫,同時也是機會,熬過去,海闊天空,承受了這種的洗禮,他將會更加強大。

  至于所謂進化疲憊期,可能因此而打破,都這種生死刺激了,都要被轟成人肉干,煉成灰土了,還疲憊什么?

  能活下來的話,身體的一切問題都解決了,等若千錘百煉,讓自身升華了。

  若是熬不過去,那自然是萬古皆空,關于他的一切都將不復存在。

  所以,生死關頭,楚風一會兒發狠,一會兒又有些猶豫,有些糾結。

  到底要不去要找罐子,將它撿回來?

  將它尋回,毫無疑問,能夠蒙蔽天劫,他又可無恙了,但是,真那么做就失去了一次最強的洗禮,而且若是這次躲避與退走,連信心都將受打擊。

  “拼了,那破罐子有什么好,里面有各種問題與古怪,我之所以扔掉它,就是為了擺脫,不至于始終依賴?,F在才被雷劈,我就去找它,還真要成就它罐天帝威名???滾你,我楚終極要崛起,這是第一步,必然要成功邁出去,不能剛起步就瘸腿,終究是要靠我自己!”

  ……

  此時,未明之地,有人在低語,冷淡而低沉,不久后終傳來淡淡的笑聲。

  混沌霧蒸騰,在其上方,一片虛無地帶,那未明之地裂開了,有一座殿堂浮現,映照出來!

  殿堂很驚人,在虛與實間不斷轉換,最為驚人的是,那里有不祥的物質逸散而來,而低語聲,淡淡的笑聲,正是從那里發出的。

  不祥物質不止一種!

  有黑血從支撐殿宇的粗大的銅柱上流淌下來,纏繞著黑霧,濃郁的化不開。

  也有煞白的物質繚繞,猶若白紙被絞碎,紛紛揚揚。

  更有金色的物質,初看雖然燦爛,但是卻孕育有濃郁的詭異之力,仔細聆聽,可以聽到無邊哭泣聲,又像有祖魔與祖仙在喃喃低語。

  此外,也有灰色物質彌漫,在殿宇中擴張,尤其是那里還有一個人形生物屹立,長發披散,細腰盈盈一握,身段修長,看起來很美。

  此地竟有活著的生靈。

  她膚色白皙,只是一雙眸子是灰色的,多少給人以沉寂、不祥的感覺,令人敬畏。

  在其旁邊,有金色物質凝聚出一個男子,滿身燦爛,但眼底深處卻是不祥,是無盡的詭異能量在擴張,猶若兩個沉淪的宇宙濃縮在那里。

  另一邊,有慘白的物質組合,勾勒出一個身材婀娜的女子,很修長曼妙,白發如雪,面孔無血色,眼眸慘白,有些嚇人。

  不遠處,還有黑血流淌,黑云翻涌,有黑衣男子出現……

  在這座殿宇中,有多位看起來年輕的男女出現,他們在冷漠的交談,在低低的輕語,連笑聲都有些冷。

  此時,那最先出現的灰色眸子的女子,露出疑色,而后輕語,道:“宿主又現,消失很久,還以為死去,鎖住他,為仆為奴,聽吾號令?!?br/>
  她平靜而冷淡地開口,然后就從她的身上浮現出一團灰霧,變化不定,從殿宇中飄落出去,從混沌間消失。

  旁邊,有生靈詫異,道:“你當年寄生過的人?不是消失了嗎,現在緣何突兀再現?”

  “不知!”灰眸女子話語簡介,雖然很美,但是卻缺少感情波動,同時濃郁的不祥也讓她看起來難以親近。

  “相距遙遠,找的到嗎?”

  “無妨,即便相隔億萬里,也是剎那間可尋,無視空間遠近,他身上有吾之印記,灰霧上門,相當吾一縷分身親臨?!被翼踊貞?。

  楚風不在這里,不然的話一定會有熟悉感,必然在第一時間覺得似曾相識!

  明州,一片山脈間。

  高山傾塌,長河蒸干,圓月都像是殘缺了,不知道多少山頭被掃平,被夷為平地,山間枯葉與雜草都不可見,全部在雷光中成灰。

  楚風凄凄慘慘,動用了各種手段,不死鳥族的精神涅槃法與不死焰等,全都展現了,結果還是成為將死之身。

  “再涅槃!”他低吼。

  并且,這一次開始運轉特殊的經文,在催動另一種秘法,乃是武瘋子的七死身,這是不久前剛勒索到的,現在他就開始嘗試了。

  他準備分化出一道身體,去吸引天雷,嘗試下,真身是否可以藉此避開。

  此時,他正在經歷死劫,十分符合修煉七死身的前提背景。

  只是,他多想了,哪怕他天縱之資,真的在數次嘗試后成功分出一道淡淡的身影,可雷霆還是沖著他的真身而來。

  雷光將他轟的滿身都是大窟窿,前后透亮,血液都濺不出來了,因為都被雷光蒸的要干枯了。

  最終,楚風百般嘗試,發現最適合抵擋天劫的,還是盜引呼吸法。

  并且,在這垂死之境,他有了新的體悟,這種呼吸法吸收了不死鳥族的涅槃秘法后,在他自身呼吸時,無論是精神還肉身都有了變化,讓他的身體活性增強了一截。

  轟!

  天空中,劍光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各種兵器鎮壓下來,當然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

  最為讓他憤怒的是,居然有昔日舊景浮現,都是他經歷過的最為痛苦的事情,比如父母死去,妖妖墜入大淵,黃牛、歐陽風等人被太武擊殺等畫面。

  而這些畫面,最終又凝聚成為雷霆畫卷,向著他遮攏而來,劈殺他。

  “老夫,絕對不能死,與你拼了!”

  楚風少年體,滿身傷,這個時候嗷嗷的叫著,被刺激的眼睛都紅了,什么進化疲憊期,完全不存在了。

  他恨不得那天劫化成人形生靈,與之決死一戰,非弄死對方不可,這真是欺人太甚,竟這樣刺激與折磨他。

  而這還不是可怕的,到了最后,竟有各種不曾經歷過的畫面出現,比如他被送上了祭臺,被活祭了。

  比如,他的親朋好友,那些故人,也被人綁在銅柱上,然后被無情的斬首。

  比如妖妖,被人自大淵中撈出,一樣被梟首!

  “你想誤導我,這是未來會發生的事情,讓我多想嗎?滾你!”

  楚風癲狂,但是,卻越發的有抗性了,劇烈掙扎,紅著眼睛對抗到底,原本都覺得要力竭了,可是現在被刺激的,他仿佛煥發出第二世,又活過來了。

  什么是史上最強天劫?

  那是可以造成所對應境界的生物必死的大劫,正常來說,無人可過,無人能活,根本熬不過去。

  只是,楚風的確強的離譜,同層次中還未敗過。

  現在,雖然千瘡百孔,身體破爛,甚至都沒人模樣了,但是,他依舊活著,而且周身都是刺目的符文,戰意高昂的嚇人。

  “你想劈死我,我楚終極就是不死!”

  “瑪德,老夫,不,本座很年輕,小爺才十幾歲,潛力無邊,要跟你死磕到底,絕不會夭折!”

  “來,來,來,你這不懂得最老愛幼的愚蠢的家伙,吾楚終極要干掉你,讓天地從此無雷劫!”

  雖然做不到,但是,架不住他想開口,發泄心中的憤懣。

  這場大劫,擊穿了這片廣袤的山脈,毀去所有山峰,虛空中無數的秩序神鏈、大道規則浮現,不斷絞殺楚風。

  但是,他就是不死,頑強的活著,不斷的掙扎與對抗。

  這場雷劫持續很久,直到天邊雷光暗淡,漸漸消退,楚風成功熬過死劫,沒有殞落在此地。

  “老夫,不,小爺,活下來了,他么的,等著瞧,別讓我崛起成長起來,不然以后有機會了,非弄死你不可!”

  諸天外,永恒不可描述之地。

  有人哈哈大笑,道:“即便不想不念又如何,吾終于看到曙光,感應到有人渡最強天劫,吾會漸漸知道歸途,踏著帝骨回歸!”

  與此同時,陽間極北之地,武瘋子默默摩挲手中的陶罐碎片,在上面浮現出各種紋絡,漸漸發光,變得刺目無比,組成一篇經文!

  他自語:“練還是不練?!”

  這陶罐來頭恐怖!

  當初,楚風擊殺太武天尊時,太武手中曾有米粒那么大的一小塊碎片,映照出莫名的力量。

  而其師,那位白發大能手里則有指甲蓋那么長的一小塊碎片,能夠與之共鳴,讓她相隔億萬里都有所感應,知道太武出事兒了,迅速出動真身殺去。

  至于武瘋子手中,則有一堆碎片,幾乎能組成完整體!

  下一刻,武皇默默誦經,開始修煉這篇經文!

  “哈哈……”超脫諸天外,有人大笑,正是早先提及不想不念的那個不可揣度的生物,他心情極佳!

  ……

  此時,楚風都快成一堆糊碳了,沒有人形,在被雷光轟出的深淵般的大坑中躺著,身軀到處都是焦黑色,他大口的喘息。

  可以看到,他的肉身在以肉眼可看到的速度恢復,血肉生長,骨頭爆鳴,并且有許多符文在交織,與血肉還有骨骼共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恢復人形,力量也漸漸回歸。

  不過,在他張嘴時,還時不時有雷光噴出,便是魂光中都有雷霆浮現,這是天劫的洗禮,雷光的澆灌,現在還沒有徹底消化完畢。

  隱約間,他感覺到,自身不同了,像是洗去了一層塵埃,自身更加的空明,有種擊斷某種枷鎖般的輕靈感。

  雙手握緊的剎那,他有種錯覺,仿佛一拳可以打死一頭無上生物!

  “變強了,這種感覺真的很美妙,仿佛無所不能,可以去征戰古地府,去殺向主祭之地了?!背L自語。

  “嗯?!”突然,他神色一凝,感覺有什么東西在窺視它,在迅速接近。

  他的雙目發出盛烈的金光,比以前更加的驚人,宛若兩口仙劍飛了出去,鏗鏘作響,符文擊穿虛空。

  就憑兩道目光,如同黃金仙劍般的光束,他就逼迫出了暗中的生物。

  那是一團灰霧,在當中露出一雙瞳孔,灰眸中死寂、幽邃、詭異、不祥,給人無比駭人的感覺。

  “宿主,為奴為仆!”那灰霧中傳來低語聲。

  楚風整個人都不好了,渾身寒毛倒豎,不是怕,而是驚怒,他的靈覺很敏銳,第一時間知道這是什么東西了!

  “仆你大爺,小灰灰,你給我滾過來!”

  當年,他接觸過,并且深受其害,差點因為它死去,這是灰色不祥物質,居然通靈,再次來到他的身邊!

  “你還敢再現,我弄死你!”

  楚風一聲大喝,直接沖了過去。

  那團灰霧詫異,宿主居然沒有被它禁錮,其體內的印記能夠被它感應到,但是為何掌控不了?

  砰的一聲,灰霧被轟穿了,在當中發出一聲怒吼,很凄厲,也很可怕。

  未知之地,那座神秘的殿宇中,灰眸女子感同身受,一聲悶哼,她覺得身體某一部位像是被人轟了一記。

  “灰仆,你給我去死,不,打你成狗!”

  楚風喝道,橫空而來,一拳鎮壓下去,全方位籠罩,想鎖住灰霧。

  他感覺到了,這灰霧很不簡單,不像是當年的那團的真身,只是一部分。

  可是,這些年未見,灰霧像是進行了某種兇猛的進化,比過去更強,更瘆人。

  “我實力還不如主人一根指頭厲害,宿主你現在脫離掌控,不久后更慘?!被异F中傳來聲音。

  楚風冷笑,他還真無懼這種物質了,因為他早有了抗性,體內灰色小磨盤轉動,他發現剛才侵蝕過來的部分灰霧都被煉化了,成為磨盤有益的補充!

  遠處,那團灰霧震驚了,它暗中分化最為恐怖的本源物質去侵蝕,結果反被煉化了?

  “誰慘,到時誰知道,現在我打你成狗!”

  楚風發狠,下定決心,要收拾這團灰霧,直接打滅都嫌便宜它,想煉化成一頭灰犬,而且是仿照狗皇的樣子!

  然后,他發難了!

  “大膽!”未知之地,那灰眸女子怒喝,聲音震動了整座殿宇。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内蒙古 11 选 5 走势图 极速赛车手急速赛车 单机急速赛车游戏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是多少 山东体彩快乐扑克三开奖结果查询 昨晚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组选包胆必中 河北快三预测推荐 家庭理财资产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