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91章 正主出現

第1491章 正主出現

  你大爺的,你那眼神太慈祥了,能不要不要這么看我?我都想打人了!腐尸受不了,真的要忍無可忍了!

  對面,楚風悵然,傷感,因為,他總覺得,這腐尸的魂光與小道士一致,絕對就是一個人,沒跑了!

  然后,他就行動起來,在臨別之際,他想將有些事情扯清楚,不留遺憾。

  今天發生了太多的事,大祭要開始了,諸天都可能不復存在,淪為祭壇上的貢品,以后生死兩茫茫,也許與這腐尸是最后一次相見了。

  所以,楚風想弄清楚,此人與自己的兒子到底是什么關系。

  當!

  楚風邁步,一手抓住銅棺的邊沿,自身腳下金色紋絡蔓延,他嘗試禁錮此棺,不讓它第一時間飛走。

  真的很奇怪,他腳下金色紋絡蔓延后,竟與此棺略微共鳴!

  這讓楚風一驚,石罐散發的金色漣漪,這些波紋擴張后,居然能夠牽引銅棺?

  狗皇發呆,腐尸震驚,這銅棺代表了過去,現在,未來,沒聽說有什么人隨手一摸就能讓它共鳴。

  “你身上有什么東西?!”

  狗皇回過神來,無比震撼,而后又毛骨悚然,它想到了一些久遠到無法考證的舊事。

  這銅棺共有三重,被人帶走一重內棺,還剩下兩重外棺,可是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人知道,其原主人究竟是誰!

  它到底是何人煉制?

  三重神秘的古銅棺,究竟起源于什么年代?

  連九道一都凜然,盯著楚風看個不停,可惜有大霧遮擋,他望不穿,但是他心中也劇震不已。

  因為,他也是了解內情的人。

  他口中的那位,震古爍今無人敵的存在,也就是留下淡淡金色腳印的那位,曾經帶走了最里面的一層內棺。

  同時,那位也是較早擁有這三重棺槨的人。

  可是,古老如那個時期,追溯到那位的年代,也根本無法挖掘出此棺的根腳與來歷,不知道的它真正的源頭。

  只知最里面一層棺,其能量級別可達諸天至高級!

  現在,有人隨手一模,居然就讓此棺輕鳴,通體都瑩瑩燦燦,近乎透明,各種符文都綻放出來。

  何其古怪!

  這怎能不讓人心驚?

  甚至,在場了解內情的狗皇、腐尸都有點毛骨悚然,這主到底是誰???怎么能夠做到這一步???

  ”狗皇直立著身體,用一只爪臂肘碰了碰腐尸,小聲道:“該不會真是親爹來了吧?數個紀元前的老怪物!”

  “我打死你!”腐尸想掐死它,有這么損的老友嗎,沒事給人找爹?這太狗皇了!

  狗皇搖頭道:“算了,你去和他好好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看他也不像是故意占你便宜?!?br/>
  這還不占便宜?!

  腐尸感覺自己張嘴就能如同惡龍般噴火,但他還是克制了,他碎碎念,因為,我好脾氣好,他這樣安慰自己,不與你們一般見識!

  其實,主要原因只有一個,他打不過大霧中的男子,不然早就下黑手了。

  不過,腐尸的確心有疑惑,他停下腳步,準備與楚風好好談一談,是什么原因讓這位來亂認親?

  “行,咱們說清楚,你到底是誰,屬于那個年代,是什么時期的怪……不,英杰?”腐尸想說怪物,但最后又開口了。

  楚風心頭凜然,他雖然還年輕,并不老,但是不能說,萬一露出馬腳怎么辦?

  須知,這里可都是債主。

  九道一早先就與他有糾纏,絕對在醞釀什么呢。那條狗更不是善茬兒,在三方戰場時曾威脅給他下咒,讓他找大藥。至于武瘋子就更不用說了,與他恩怨糾纏,現在他更是成功勒索來一部七死身的經文。

  這要是被他們知道,他很年輕,猜到他究竟是誰,而且還在這里裝大尾巴狼,那他后半生就不要冒頭了!

  不然保準被追殺,被打死,尤其是武皇,會活吞了他。

  若是他手中的石罐能始終有威能也就罷了,但這東西從來不聽他使喚,很被動,時靈時不靈。

  “老夫成道歲月久遠,自己都忘了誕生哪一紀元了?!背L嘆氣。

  此時,他很深沉,被大霧遮蓋,盡顯滄桑,仿佛一個活了億萬載歲月的老怪物,從蟄眠中剛復蘇沒多久,無比落寞。

  這讓幾人心頭劇跳,還真是一個活化石級的生靈?到底避開多少紀元大劫,活到現在?

  這時,腐尸有點發懵,他的肉身來歷無比古遠,體內的魂光都換幾茬了,眼前這主該不會真是他這肉身最早時代的老父親吧?

  他感覺很荒謬,但就不受控制,有了這種讓他自己都覺得發毛的猜想。

  還有一個爹?無比強大,活到現在?那可真是見鬼了!不,或許算是……見親爹了!

  呸,我在想什么呢?

  他欲抽自己一耳光,這都能胡思亂想到,哪里有這么莫名奇妙的老父親。

  腐尸沉下臉,道:“我來頭大到無邊,同三位天帝都交情莫逆,甚至,我的肉身可以追溯到數個紀元前,就是同‘那位’都可能是兄弟。不信,你問老人皮,他多半知道,了解情況。盡管那位在我等心中的記憶都模糊了,都淡下去了,但我與他真的有關系,這世間誰敢欺我?!”

  九道一露出矜持的笑容,在那里點頭,這的確是實情,腐尸來頭久遠與大的嚇人。

  腐尸道:“老人皮是從最古時代活下來的,追隨過那位,而他每次遇到我,都盯著我看個沒完,那眼神,那目光,像是在欣賞美玉,不,像是欣賞絕代神姿的雄主,看的我每次都發毛?!?br/>
  九道一微笑,但他心中確實感嘆,為什么盯著俯視看個沒完,因為腐尸曾是那位當年親手埋下的,確實是兄弟關系。

  每次相見,九道一都心情復雜,會想起那個時代的各路英才霸主,昔日仙王云集,一時多少豪杰,可都不見了。

  這時,九道依舊帶著矜持的笑,但眼神綠油油,看著腐尸,讓后者頓時毛了。

  腐尸道:“我嚴重懷疑,人皮這老家伙有問題,每次都看的我起雞皮疙瘩,他該不會是我這肉身的后代吧,是我當年的子孫?”

  九道一原本還在微笑傾聽,可到了這一刻,直接熬嘮一嗓子,道:老崽子,我打不死你!”

  有人認你當兒子,你就敢認老夫當孫子?我敲爛你!九道一拎著長矛當棍子用,就要揍他一頓。

  “停!”楚風擺手,直接了當,道:“我沒說肉身,我說魂光,你與我兒子波動一致,屬性完全相同?!?br/>
  他可不想深究肉身,再這么下去,九道一都成他后代了,太亂了,他可承受不起這種老禍害的因果怨力。

  “等會而,你說什么?讓我想想!”腐尸僵在那里,瞬間直接明白發生了什么,霎時間“大徹大悟”。

  “是主魂那王八蛋做的好事?”他臉色陣青陣白,他意識到,是主魂做出來的!

  然后,他就跳腳了,道:“主魂,你個王八蛋,那么霸道,帶走了大部分魂力,可結果呢,卻栽跟頭了,活該!”

  他原本想笑,幸災樂禍,可是稍微琢磨,臉色就垮了,這事兒沒法笑,他與主魂是一個人。

  “主魂,你太可恥了,自己栽跟頭,害得爺爺我也跟著窘迫,跟你一起倒血霉。我……他么找誰說理去,就因為主魂,我就多了個……老父親?”

  腐尸越說越激動,然后抓狂了。

  “無論如何,你也不應該找個爹啊,你他么坑我,要認自己認去,我反正不同意,和我沒關系?!彼榫w起伏劇烈,受不了這種刺激。

  “或許不是你那主魂,我那長子很年輕態,靈魂并不老邁,也不沉穩,不過,坑人這點倒是沒錯,嗯,我經常揍他屁股?!背L在旁幽幽地開口補充。

  一剎那,腐尸閉嘴了!

  被揍屁股?

  此時,黑狗眼神綠油油,黎龘眼神綠油油,九道一眼神綠油油,光頭男子眼神也綠油油!

  然后,腐尸就要原地爆炸了!

  這里可都是熟人,而他聽到了什么?一時間老臉鮮紅如血。

  腐尸跳腳,真的要發狂了,情何以堪?

  此刻,就連那武瘋子、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這群老崽子也都在眼神綠油油的看著他。

  這是什么情況?腐尸簡直不想活了,他……丟不起那個人!

  “你不要說了,主魂在哪里,我抽死他!”腐尸激動無比。

  “多半是你那主魂又分化了,剝離出去一縷魂光,不知道要去做什么壞事,不,也許是要搞大事!”九道一慢悠悠地說道。

  “他在哪里,我真想用銑鎬敲死他算了!”腐尸自鼻孔中噴白煙,從雙目中冒鬼火。

  “一次意外,他又轉生了,當在陽間?!背L嘆氣。

  腐尸氣的夠嗆,道:“什么?死過一次,這也太凄慘了!主魂干的都是什么事,太不靠譜了,比那條狗都不靠譜!”

  狗皇正在幸災樂禍,聽的津津有味呢,結果最后被這么連帶著貶了一句,狗臉直接耷拉下來了,道:“總比多了一個老父親靠譜!”

  “我戳死你,敢扎我心!”腐尸憤懣。

  楚風嘆氣,道:“當年是我沒保護好他,唉,想來現在應該有十幾歲了,我可憐的孩兒,你在何方,是否安好?不要流落在荒野,讓我揪心?!?br/>
  在場的人,嘴角抽搐。

  腐尸則是越想越不是滋味,自己的分魂也太倒霉了吧?別真個風餐露宿,食不果腹,在鄉間乞討。

  那樣太可憐,可悲了,腐尸頓時坐不住了,情緒再次激動,對楚風發飆。

  “你說你,都這么強了,修為這么高,一大把年紀了,還黃昏戀,幾個紀元的老怪物了,還生孩子,你虧心不虧心?你老臉不紅嗎?而且,你還保護不了他,要你何用!”

  楚風的臉頓時黑了,你管我呢,再說了,我多大年齡要你操心?

  他很想說,本座風華正茂,才十幾歲好不好?他也有點不要臉了。

  不過,這種話他終究是沒說出口,完全不是時候。

  現在,他正裝老,裝活化石呢。

  “行了,你又不是我要找的兒子,走你!”楚風不想理他了。

  腐尸又被氣的夠嗆,同時也不想搭理他了,主要是太狼狽,不知道如何相處,他恨不得立刻逃走,再也不相見。

  帝尸、殘鐘都被狗皇搬運進銅棺,就要啟航了。

  然而,有人急了,呼的一聲跨進銅棺,拉住狗皇,不讓它走。

  “是你這癲子啊,有什么事?”黑狗問道。

  武瘋子緊閉著嘴巴,也就是打不過對方,且這黑狗拎著帝鐘呢,要不然,他非想教訓它如何做好人,做好狗,同時也要問它,誰才是癲子。

  狗皇笑瞇瞇,道:“我看你很順眼,不久前戰斗時非常勇猛,自創的妙術也不錯。嗯,你叫武皇,夠狂的,因為我也被尊為皇,咱倆的稱號差不多。聽說你很瘋,既然你自稱皇,想繼承我的皇位道統,說不定咱倆還真有緣,你體內沒準流淌著我幾縷真血呢,或許有我的高貴血統?!?br/>
  滾你!武皇幾乎控制不知自己,要發飆了!

  他清楚,這狗顧左右而言他,分明是轉移話題呢。

  “還我師傅道骨!”他直截了當,不想聽它——犬吠。

  “讓他留在我身邊多好,人仗狗勢,有朝一日復蘇,我能教導他進入更高層次?!闭f到最后,狗皇意興闌珊,擺了擺手,道:“罷了,還是還你吧?!?br/>
  畢竟不久曾合力誅敵,它也不好意思留下那并無太大用處的道骨。

  不過,狗臉就是變的快,剛才它還對武瘋子另眼相看呢,結果轉瞬間,還他道骨后,轉頭就去叮囑黎龘了。

  “這癲子不是好人,身上有古怪的味道,多半在練某種可怖的邪功,小心別成為你的大敵,趕緊將你在大陰間與大陽間夾層地帶的棺材中的真正身體弄出來,不然別陰溝里翻船,被這瘋子弄死,這人……我感覺不對?!?br/>
  這是狗皇的提醒。

  黎龘淡定,道:“敗在我手下的對手,從未有人再能追上我的腳步。養生棺,先放那吧,以陰陽二氣以及不同文明的大道鏈滋養不滅身呢?!?br/>
  狗皇聽聞后,懶得過問了。

  武瘋子則斜著眼睛看人,你們當我是空氣吧?真是欺人太甚,以后……必然要再掂量你們!

  接著,狗皇又對武瘋子暗中傳音,道:“趕緊回去吧,你老巢被人掏了,但我發誓,絕不是我,本皇只帶走了這副骨架,我去晚了?!?br/>
  武皇發呆,然后轉身就走,火燒火燎,帶著道骨直接沒了蹤影。

  不久后,極北之地傳來他的怒號:“黎龘,你敢洗劫我道場,盜取我之典藏!我發誓……”

  黎龘愕然,很想說,這他么……真不是我做的!雖然我很喜歡那么做,但這次……冤枉我了!本座這是為誰背了黑鍋?

  然后,他就看向黑狗。

  狗皇起誓,不是它,并且它早和武瘋子說清楚了。

  “還有人敢讓我背鍋?誰做的,不知道我在史前的稱號嗎?”黎龘憤懣,居然讓他有理說不清,不用想也知道,那癲子指定認準他了,解釋也沒用。

  楚風淡定,背負雙手,飄飄然便準備離去。

  此時,他超然世外,自我催眠,關我什么事!

  然而,臨去前,他突然一陣發毛,后背上有人在對他吹冷氣,脖子涼颼颼,有什么東西還趴在他背上呢,一直沒下去!

  這時,他才回過神來,頓時頭大無比,原來自己身上還有東西呢,這都要散場了,他這種可怕問題還沒解決呢。

  他很想問這群老怪物,這是什么?但是,他這樣名義上的大高手向他人請教合適嗎,會露馬腳嗎?

  不管了,這關乎生死,讓他毛骨悚然,必須得問。

  “你們看我背后有東西?”

  狗皇、腐尸、九道一等人都莫名其妙,不解其意。

  楚風直接死心了,轉身就走,他不想停留了。

  “各位有緣再見!”

  他跑路了,一刻也不想停留。

  轟的一聲,青銅棺晶瑩,帶著狗皇、腐尸與光頭男子也沖霄而去,沒入星空中,眨眼不見。

  九道一、黎龘也剎那遠去。

  泰一、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也沒有停留,各自歸去。

  當離開毀掉的魂河入口那里后,楚風感覺自身腳下的金色紋絡在變淡。

  但是,他身后,那個生物似乎更清晰了一切,這讓他毛骨悚然,太真實了吧?

  這是要徹底顯化出來嗎,到底是什么?!

  是帝尸的魂魄嗎?

  還是第二顆種子誕生出了什么東西?

  亦或是魂土遍布全身與魂光內,藉此映照與溫養出了什么生物?

  剎那間,楚風一下子浮現出很多種猜想,他覺得都有可能,都很靠譜,這讓他身體一片冰寒。

  不久前,他也算是神威蓋世,打殺九色魂主的肉身,硬抗無上生物,與魂河盡頭的至強生靈對峙,鎮住所有人。

  現在,后遺癥出現了,幫他出手、給予他力量的正主要現身了!

  楚風都不用回頭,便感覺后面有熱氣,有呼吸出現,越發的真實,甚至,他都能感受到一股熱流沖到他的肌膚上,讓他寒毛倒豎。

  誰,到底是什么人,或者說什么東西?!

  很快,楚風又想到了一種可能。

  三位天帝,他其實都有接觸過,今天見到了帝尸,又隔著大霧,見到了銅棺中男子的模糊身影。

  三天帝中另外一位女帝,其實他也有過接觸,在那太上禁地中,在那莫名空間內,看到了女帝的遺蛻。

  今天,帝尸曾經動了,在那種狀態下,還欲出手,事實上真的打出了一擊,曾轟碎魂河無上生物的身體。

  而銅棺中的男子就更不用說了,曾下場,轟殺敵手,滅掉不止一位無上生物,更是擊破了祭地。

  三天帝中的兩位,無論是活著的,還是死去的,都直接干預并出手了。

  而最后一位呢,那傳說中的無敵女帝,是否也下場了?

  楚風想到了他背后的人,該不會是那位女帝吧?畢竟曾經接觸過其遺蛻,是否在那時于他的身上留下了什么?!

  有可能!楚風這么認為。

  傳說中的女帝,或許留下了身影,亦或是部分魂光,在他背后的血色光環中?現在要浮現出來了?!

  楚風驚疑不定,并不能確認。

  尤其是,當下一刻時,他又想到了一種可能。

  他來自什么地方?地球!

  小陰間的地球文明,早已不是史前那個原本的地球文明,按照九道一當初的推測,有莫名的存在出手,在人為主導。

  不僅是人,連帶著整顆地球都在輪回,一次又一次再現昔日的文明,只是為了在那種相似的環境下,嘗試再現出與天帝相似的生靈。

  甚至,連帶著整片小陰間都曾被人干預過。

  “終極黑手出現了?!”楚風心頭劇跳,如果是這個可能,那麻煩就更大了。

  因為,在九道一推演與猜測時,都不知道是誰在主導這一切,是誰在演繹地球文明的一次又一次的輪回更迭,不斷再現昔日的相似文明環境。

  “兄你到底是誰?咱們能聊聊嗎?”

  “你,可是那位女帝?”

  “你是否在地球就曾默默注視我,平靜地看著一切的悲歡離合,審視一個又一個相似文明的輪回往復?”

  “你究竟是誰?!”

  楚風不走了,找到一個相對安靜的地方后,一頭扎進大山中,與身后的生物溝通。

  他想回頭,可是數次都失敗了,脖子根本轉不過去。

  這一刻,他的神念,他的意識,他的靈覺,都被蒙蔽了,無法感應到背后的生靈是什么樣子。

  “我想,我們有緣,所以才能這樣走在一起,無論有何因果,有什么緣由,我們都可以細談?!?br/>
  楚風再次開口,身上的問題必須要解決,他可不想背著位女帝,或者背著一個莫名存在,一起上路。

  “你這樣沉默,卻始終跟我在一起,想要做什么?難道想成為全我,助我迅速突破,成就仙帝果位,于諸天間的無敵?”

  楚風不斷說話,嘗試引那身后的生靈開口。

  一聲幽幽嘆息,終于響起,那生靈不再沉默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怎么买股票入门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山 股票入门开户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股票开户需要多少钱 广西体彩11选5号码统计 宜人财富理财平台正规吗 快乐十分陕西跨度图表 2019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北京11选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