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89章 王不見王

第1489章 王不見王

  這是何等可怕的場景,主祭之地探出的枯骨大手居然被踩碎掉了,散落在虛空中!

  須知,它才出現時,就讓諸天墜落,讓無上生物都在瑟瑟膽寒,忍不住要跪下去膜拜,威勢無雙!

  現在,一雙腳走來,蹚過時光長河,就這樣將它踏裂,怎能不懾人?撼動了天上地下,所有強者都震撼。

  無上生靈在逃,真的想跑了!

  這還怎么打?他們付出巨大代價,從體內抽離出大部分的祭文,以血凝聚成符,召喚主祭之地。

  結果,祭地中才有枯骨大手探出來發威,結果就這樣被人阻擊了!

  “吼!”

  一聲沉悶的吼聲傳來,主祭之地內那個枯骨生物怒了,誰在挑釁?

  誰在毀他手骨?這是在羞辱他嗎?!

  沉睡多年,守在主祭之地,看護這道門戶,今天他被自己陣營的生靈喚醒,結果居然被人輕蔑的踩爆?

  他的另一只大手探出,并且還有腐爛的羽翼,以及一顆猙獰的頭顱,以及大片的骨刺,從那虛無中浮現,他要從通道中跨出來。

  枯骨生物強到不可想象,它的氣息出世后,有的大界受到沖擊,要毀滅了,比如魂河所在世界在瓦解。

  深淵宇宙在龜裂,連規則都在被磨滅!

  這種景象太恐怖了,枯骨生物的戰力等階讓人驚悚,實在強大的離譜,根本無法揣度。

  它的真身要是出來,在世間走上一遭,諸天多半都要大損,萬物都要被磨滅大半,進化者可能都會經歷一場生死大劫。

  那雙腳再次動了,向著主祭之地走去,在后面的虛空中留下一行淡淡的金色腳印,它走向枯骨生物。

  同時,在那后方,淡淡的金色腳印居然凝練了虛空,讓天地穩固了,所有世界都不在顫栗,都安靜下去。

  他要入主祭之地,要對付枯骨生物。

  此刻,混沌霧中的男子也動了,英姿偉岸,眸若閃電,拳印如洪爐,似蒼天,不可匹敵,事實上他一直以來都無懼,敢與枯骨生物動手。

  一聲轟鳴,那口大鼎出現在他的頭上,他一步邁出,頓時時光長河倒流,向前逼去。

  在他的頭頂上方,大鼎中垂落下絲絲縷縷的母氣,每一條很懾人,蘊含無盡奧義,每一條都是一種大道鏈,超越諸天各界間的等級。

  原始母氣如簾,垂掛下來,讓他的身體越發的模糊了,朦朧而威嚴,仿佛只身就可以鎮壓古今未來。

  轟!

  他徑直踏向主祭之地,與此同時,面對那個枯骨生物時,直接轟出去了一拳!

  這個地方,頓時被各種超越道祖物質的粒子淹沒了,宛若上蒼決堤,沖擊古今,席卷時間滄海。

  與此同時,那雙腳已經進去了,踏裂入口,同時對枯骨生物踩下。

  這片地帶,徹底被混沌淹沒了,被無上的能量粒子侵蝕了,什么都看不到了,一片虛無,一片朦朧與模糊,超脫諸天之外,外界人難以尋覓,無法定位。

  最后關頭,人們看到,那口青銅棺槨被送了出來,還有那棺材板轟鳴,鏗鏘作響,綻放無量霞光,蓋在了銅棺上,嚴絲合縫。

  砰!

  銅棺飛了出來,落在魂河出口的必經之路上,像是在震懾著什么。

  深淵下,幾位無上都痛苦無比,因為,那種級數的交手雖然沒有沖著他們來,但是有莫名的粒子沖擊,雖然很稀薄,但還是嚴重影響到了他們。

  他們想遁走,甚至,成功撕裂了界壁,開辟出通向外界的通道,可還是被波及了,有些人大口咳血,倒飛出去,墜落深淵下。

  有些人身體破破爛爛,被腐蝕的很厲害,猶若被時光刀劈中數十萬次,自身壽元都銳減一大截。

  走不了!

  主祭之地散發的莫名粒子,以及擴張出的恐怖波動,隔斷了此地與外界的聯系,將他們困在此地,無法脫離深淵宇宙。

  “這……”

  他們驚悚了!

  幾位無上生物的臉色都變了,預感到今天要出大事!

  主祭者還未出現呢,還沒有來,而那片地帶沒有人主持,只靠一個枯骨生物根本擋不住那兩位。

  枯骨生物會被抹殺!

  這該怎么辦?

  主祭之地要失陷?當想到這個問題時,他們頭皮發麻,簡直不敢想象那種可怕的后果。

  主祭者一旦知道,必然會發怒,天知道會有何等的恐怖的災難降臨,諸天都承受不住那位的怒火。

  古往今來,還沒有主祭者在開啟大祭前,便失去祭地的事情發生呢!

  若是失了祭地,會鬧出笑話。

  灰色紀元到來,那位灰色主祭者怎么可能會容忍這種恥辱?

  但是,現在說什么都晚了,幾位無上生物根本阻止不了。

  他們恨不得時間河流逆轉,這一切都回到原點,什么都沒有發生,他們真的承受不起那種可怖的后果。

  有人膽寒,有些恐懼,自然就有人興奮與喜悅。

  此時,魂河界地出口那里,狗皇美的鼻涕泡都要出來了,多年過去,它終于再次臨近那口青銅棺槨。

  就在不遠處,銅棺橫在那里,寂靜不動,但卻威懾住海量魂河大軍,令他們不敢輕舉妄動,不敢全面沖出來。

  “汪,哈哈……”

  狗皇很風騷,現在看不出老邁之態了。

  它穿著自己的九色……戰褲,一只大爪子叉著腰,一只大爪子在半空中一揮,道:“殺,滅了魂河!”

  它意氣風發,多少年了?足有一個紀元沒有這般暢快了,而今天帝歸來,終要再相見,它抖起來了。

  銅棺中的帝者歸來,還有什么可怕的?

  “瞧你激動的那狗樣子!”九道一揶揄。

  他也很高興,很振奮,親眼目睹那雙腳無恙,重新出現,并踩爆了主祭之地的枯骨生物,讓他熱血激蕩,手持戰矛,開始大殺四方!

  對他這種大不敬的話語,狗皇難得的沒有反擊,依舊咧著大嘴傻笑。

  現在,這里成為他們的主場,雖然是在魂河,可是看那些原生物成什么樣子了,精氣神都潰散了,想要逃離此界。

  成片的魂河原生物惶恐不安,很想沖入陽間,離開身后的世界。

  今日,他們真的絕望了,無比的驚悚,他們都看到了什么?無上生物慘敗,主祭之地的枯骨守護者被人踩爆!

  傳說,不是他們這一陣營掌控天下,俯瞰古今嗎?

  可是現在,全都變了,沒看到無上強者都在想逃走嗎?

  他們還有什么理由留下來鎮守殘破的魂河?今日一戰,魂河被打穿,算是徹底破落,離滅亡也不遠了。

  不過,海量的魂河生物雖然騷動,但看到那口棺后,都很緊張,甚至瑟瑟發抖,許多生物不敢逾越。

  唯有部分殺紅眼睛,徹底不在意自身生死,只想瘋狂到底的魂河生物不在乎了,殺了過去,想沖擊陽間。

  砰!

  九道一揮動戰矛,矛鋒宛若數十輪大日騰空,灑落億萬縷光輝,是無比可怕的鋒芒,將一些頭領級別魂河生物洞穿,血濺虛空。

  “還想逃走,吾師在此,誰敢逾越雷池半步?!”光頭男子大喝,這個時候,他那光禿禿的頭越發的锃亮了。

  心情大好,不僅臉泛光彩,就是他那顆禿頭也是如此!

  “千變萬化,一念花開,看本皇君臨天下!”狗皇也殺到亢奮,忍不住一抖身體,這次不是狗毛亂飛,而是真的出現許多個它,殺了出去。

  不過,很快它又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這種無上法不適合這么高調的施展,因為開創這門秘術并又完善到無敵層次的那位女帝,很不喜歡它亂叫喚施這種法。

  如果說,狗皇還有什么害怕的人,非那位莫屬!

  只是,很多年沒有見到她了。

  至于其他,包括銅棺中那位天帝,沒成長起來前,都曾經被狗皇追著屁股咬過許多年,天生不敬畏。

  “哧!”

  泰一發出神光,在魂河生物中大開殺戒,真正的血洗四方。

  不過,最為驚人的還是黎龘那里,他是殺紅了眼睛,這一次堂堂正正,打穿魂河,正面硬撼大軍。

  黎龘,有史前大黑手之稱,不光是喜歡背后下手,他真正的實力也是深不可測的,不然何以有那么大的名氣。

  “看我一念君臨天下,立地成仙君!”黎黑子殺到激動處,也開始亂吼了。

  這讓狗皇詫異的看了他幾眼,總覺得這黑小子不是好東西,難道想偷學它的功法?

  黎龘發飆,一剎那,竟真的分化出數十個自己,全都如同真身般,然后開始大殺四方。

  這一刻,魂河生物哀嚎,縱然是強者也被成片的收割與放倒,根本擋不住狂躁狀態中的黎黑子,在被橫掃!

  砰!

  黎黑子打瘋了,囂張而霸道,數十個自己一起出擊,有的拎著萬母金印,與的持著鐵棒,有的在揮舞雪亮的天刀,縱橫劈斬,如同驚濤拍岸,無量神光綻放。

  他所過之處,天塌地陷,打的四方敵人崩潰,魂河生物如同沙灘上的城堡,在能量浪花卷來時,剎那就坍塌,不復存在。

  黎龘血液奔涌,情緒高漲,殺到興奮與癲狂,不斷向前推進。

  然后……光頭男子就痛叫了起來,怒視黎黑手,道:“你瘋了,對誰下手呢,偷襲我后腦勺?!”

  “對不住,看它锃亮,大道紋絡交織,一時疏忽,沒忍住……下了黑手?!崩椠撢s緊解釋。

  不過,這解釋怎么給人感覺,越描越怪呢?!

  唯有與他同時代的幾人,來自地下世界的那幾位淡定不驚,但卻在腹誹,這混蛋就喜歡下黑手,成習慣了!

  幾人瞬間就猜到,保準是黎黑子看到光頭男子很強,正擋在前方,沒忍住就習慣性給了他一悶棍!

  當然,這也和殺瘋了有關。

  “你注意點!”光頭男子憤憤不已,還沒人敢對他下黑手呢,這后世的老崽子真是……瘋了!

  黎龘訕笑,道:“再次注意,保準不會有了。不過剛才那一擊不重,我那個化身手持的是萬公金印的仿品,只是普通法則凝聚的,不是真正的萬公金印?!?br/>
  這話說的,怎么感覺這么別扭呢?不僅光頭男子瞪眼,泰一、黑血研究所的主人也都是神色不善。

  幾人很想說,你還要臉不?都這個時候了還好意思提萬公金印,那分明就是萬母金??!

  不過,有一個人比他們的臉還要黑,還要難看,到最后臉都有些發綠了,黑綠黑綠的,那就是武皇。

  他盯著黎龘的數十道身體,越看越是覺得不對勁兒,這哪是什么化身功夫?

  “黎龘,黎黑子,你這是偷盜了我的經文嗎!這是我的七死身,怎么被你練成了,你什么時候偷學的?!”

  武瘋子怒了,真的有些失態了,因為越看越像,沒跑了,他已經確定這絕對是自己開創出來的那部經文。

  “啊,這是你的啊,我都快忘了,當年隨手翻了一本經書,感覺還不錯,就隨便練了練,想不到還能用!”

  “你大爺!”武皇眼睛通紅,出離憤怒,這真是欺人太甚。

  不過,另外幾人都很平常心,他們本來就不對付,不久前他們還聯手去域外殺黎龘呢,結果弄死了個化身,斃掉的是所謂的執念。

  現在,黎龘這么坑,當年做過這種事,完全可以理解,彼此對立,并且按照黎黑子的屬性來看,這完全是他的常規操作。

  “你什么時候盜的經文?”

  “別說的那么難聽,相互交流而已?!崩椠摶貞?。

  “誰和你交流了?!”武皇怒視。

  “當年交流過啊,咱倆不是切磋過嗎,血斗過嗎?我將你打了個頭破血流,然后你就跑了,我后面尋思著,你那功法還不錯,然后就一路跟下去了,跑你老巢中借閱了一番?!崩椠撃槻患t心不跳,面不改色的說道。

  “欺人太甚!”武瘋子真要瘋了,這個混賬的黎黑子,太不是東西了,當年一戰過后居然尾隨他而去!

  武皇生平僅有一敗,就是昔日與黎龘的那場決戰,不過那一役他也表現的很驚人,很高光,震動了天下。

  因為,兩人交戰后,武瘋子與黎龘廝殺了很久,足足大戰超過八百回合,這才被打破額頭,就此遁去。

  “有話好說,武道重在切磋,回頭咱再交流!”

  武瘋子不想與他說話了,下定決心,等回去后就閉關,將某種無上法走通,再也不能猶豫了,哪怕身體腐爛,出現大問題,也要堅持練此無敵功!

  然而,讓他吐血的還沒完。

  不過,這一次不是黎黑子刺激他,而是令其有人。

  同時,那人也讓黎龘面色一滯,有些發呆,有人要和他切磋。

  大霧中的男子找上他,想看一看七死身這種玄功,說是借鑒一下,準備自己再演一門無敵法。

  沒錯,這事兒正是楚風干的。

  他一點也不愧疚,也沒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武瘋子這一系的人追殺了他好久,收點利息怎么了?

  再說,又不是沒抄過你老巢,不久前我剛干過!虱子多了不怕咬,反正已經從你那里盜取許多經文了,也不差多這一部!

  楚風面無表情,在那里索要。

  他雖然抄了武瘋子的老巢,但是卻沒有得到所謂的時光術與七死身,而且武皇肯定不知道是他干的。

  趁現在,再得一部經書,管你們怎么想呢,能夠提升戰力,實現更高層次的躍遷,楚魔頭那可是……相當的心安理得。

  “你們,都欺人太甚!”武瘋子眼睛都有點發綠了。

  那可是他的經文,結果那兩人都沒看他,壓根就沒想過經他同意!

  “你這是勒索武癲子!”黎龘開口,又一次捅了武瘋子一刀。

  武皇氣到不想說話。

  不過,有些事想通后,他又漸漸平靜了。

  畢竟大霧中這位真的很猛,可擋無上生靈,現在說要觀閱經文,說不定是真的要去開創什么法,總比被黎黑手糟蹋好,不至于那么讓人覺得心中膈應與發堵。

  黎龘隨便就丟出去一部破爛經文,他還真錄制了!

  這讓武瘋子眼睛又綠了,這黑子沒憋好主意,還真有公布于天下的心思呢,不然何以至于隨身錄一部?忒不是東西!

  楚風直接給收了起來,心中舒坦,等此地事了后可以去研究,以后與仇敵大對決時,又多了一樁殺手锏。

  同時,他瞥了武瘋子一眼,現在收了他的好處,以后……就算了吧,暫且揭過昔日怨。

  事實上,武瘋子壓根就不知道某人剛將他的名字從小黑本上劃去,不然的話,將來是要被算賬的。

  這個時候,魂河生物被殺崩了,那群殺紅眼睛、瘋狂沖過來的怪物都被干掉了,遠處的那些怪物哪里還敢硬闖。

  最主要的是,前方有銅棺,更戳立著一尊大神呢!

  大霧中的男子,腳下金色紋絡蔓延,一直屹立不動,別看沒出手,但是威懾力太強大了!

  楚風一直在盯著深淵,避免無上生靈狗急跳墻,突然殺出來。

  轟??!

  主祭之地浮現模糊的一腳輪廓,劇烈顫抖,無匹的氣息爆發,各種光粒子彌漫,侵蝕外界。

  深淵中傳來嘶吼,有無上生靈都被沖擊的身體破爛了,更更有人四分五裂,人頭落地,又快速重塑。

  魂河的原生物徹底絕望了,悚然到極點,瑟瑟發抖,這還怎么對抗?根本沒有出路。

  魂河大軍中,白鴉臉色煞白,這……還讓鴉活嗎?遠處,無上生物都人頭滿地滾,讓它受到了莫大的驚嚇。

  “我想我娘!”這一刻,白鴉想到了幼年,遭遇幾次最為恐怖的事件時,它都忍不住想它娘,現在它覺得很羞恥,因為,它又有點想了。

  魂河生物瑟瑟發抖,不敢沖擊陽間,都停駐在遠處。

  狗皇終于得到機會,人立著身體,邁開一雙大長腿,嗖嗖跑了過去,沖向青銅棺。

  “兄弟,天帝,我來了!”狗皇大叫。

  九道一也跟了上來,道:“你說,那兩位殺進主祭之地了,會有交流嗎?”

  “沒看到他們對話?!备瑳_過來,大步流星,也向前趕去。

  這時,一道幽幽的聲音傳來,道:“王不見王,就如同我,不是也沒有和那兩位去相見嗎?”

  “說的好有道理!”狗皇點頭,然后突然又覺得不對勁,你是誰,是哪個王?

  不僅狗皇回頭,腐尸也在回頭,九道一亦回頭,因為都覺得說話的人口氣也太大了吧,你是哪個王?

  然后,他們就看到了大霧中的男子,他正迤迤然走來,相當的淡定,腳下金色紋絡蔓延。

  這位確實很強,可是,為什么總覺得不對勁兒呢?

  嗯,幾人想起來了,就沖你敲那癲子的竹杠,我們就覺得,你這個王水分有些過量,水分太充足了。

  看誰呢,誰是癲子?武瘋子臉黑綠黑綠的,真想殺人了!

  鏘!

  青銅棺槨輕顫,這時狗皇來到了近前!

  “兄弟!”狗皇低吼。

  轟??!

  與此同時,主祭之地轟鳴,劇烈顫抖,這一戰徹底結束,魂河世界,深淵宇宙都被莫名氣息覆蓋。

  此地的一切都徹底落幕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快乐双彩开奖软件 十一选五任五遗漏数据查询 新疆时时彩11选5 湖北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图 天天棋牌下载 2015上证指数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河北燕赵福彩排列七开奖结果 五粮液股票价格今日 山西快乐十分选号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