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88章 魂河落幕

第1488章 魂河落幕

  古地府的強者、四極浮土下的怪物剛一出來,就被惶惶拳光覆蓋,那種神威不可阻擋,太猛烈了,霸道絕倫!

  轟隆一聲,他們感覺像是回到年輕時代,被生死大敵壓制,而后打爆了,血與骨都在飛散出去。

  這種滋味太不好受,這本應該是沒有成長起來前的體驗,在熱血激蕩的年代,他們身處少壯時期,競逐天下,百戰不死,爭霸慘烈,與各路英杰攖鋒,最終踩著別人的血與骨崛起。

  可是現在,他們自身成為了背景墻,若非祭文在血液中流淌,他們估計會死去!

  這個人絕對不是同級數的生靈,不是剛突破,就是因自身狀態特殊的緣故而能夠初步掌握那種力量,現在轟殺的拳印不可阻擋。

  幾人都看到了,,擋在身前。

  而它真身則在倒退,避開一劫,蠶蛹擊破時空,它出現在大后方。

  “現在,怕也無用,擔心也不行,不管他是真突破了,還是假突破,都會格殺我等,唯有死戰,我們還有底牌!”

  “沒錯,消息發出去了,我相信,援軍就要到了!”古地府的強者喝道。

  “噗!”

  結果,他又一次被擊中,被拳光轟了出去,在半空中崩解,體內的祭文暗淡了很多,他也快不行了。

  “不!”古地府的強者膽寒,原本掌握億萬生靈的生死,可現在他自身卻在遭遇生死大劫。

  地府盡頭刻著一行字:萬靈的歸宿!

  本是高高在上,立身在時間長河上,坐看萬物競逐,生靈往生,而現在他自己卻要不行了。

  “殺光無上生物!”光頭男子激動,在后方大吼著,感覺血液如海嘯般在血體內呼嘯而過,他恨不得親身殺過去。

  “擊潰詭異源頭,一戰平定天下大亂,從此世間再無不祥!”狗皇也大吼,等待多少年了,終于看到這一天。

  它曾經追隨的天帝,現在歸來了,真的要做到這一步了,鏟平詭異源頭!

  “猛??!”此時,就是大黑手黎龘都驚嘆,深感敬意與佩服,甚至不由自主的跟著共鳴。

  “太強了,縱然我等晉升更高層次,也難以望其項背!”黑血研究所的主人顫聲道,本身也熱血沸騰了起來。

  武瘋子沉默,多少年了,他們這一脈都在追求更強,甚至他的師傅,以及歷代師祖都在路上了,想渡過去,想達到這種傳說中的層次,可是現在看來,任重道遠,最起碼這些人還不行。

  只是不知道那位鼻祖如何,其來頭詭異,神秘而強大,深不可測,當初傳說是從葬坑中爬出來的!

  每當想起,武皇心頭都不自在。

  轟!

  突然,漆黑的洞口出現,一條道路從模糊到清晰,有生物冷漠無比,大步走了出來,帶著海量的陰煞氣息!

  接著,另一邊陰風怒號,骨灰漫揚,又一條道路出現此地,濃郁的不祥物質沸騰,從那里沖出。

  一剎那,古地府與四極浮土又來生物了,都是無上級,各有一名,降臨此地。

  他們原本背負雙手,昂首而立,非常的自負與冷漠,可是瞬息間臉上出現愕然之色,徹底被驚住了。

  他們看到了什么?己方陣營的強者在被一個人轟殺?!

  轟!

  最為震撼的是新來的古地府的強者,原本眼神幽冷,宛若深淵般,俯視著此地,可現在他看到了一個拳頭,璀璨奪目,直接就到了他的眼前。

  噗!

  他被打爆了,這才出場就身體破碎,整個人像是摔爛的瓷器般飛灑了出去,到處都是他的不祥能量。

  他簡直不敢相信,沒有等到魂河生物畢恭畢敬的迎請場面,現在直接被人轟殺了一次肉身?!

  “誰?吼!”他怒吼,大叫著。

  “快催動祭文!”有人喝道。

  畢竟是無上生物,雖然暴怒,但是在自身遭劫的剎那就有所反應,血液中祭文復蘇了,經同伴提醒后,在其血肉間更是剎那形成詭異光幕。

  即便如此,他也險些死亡,其本源直接被打散了部分,再也無法回來!

  “這是……突破到了諸天間允許存在的至高領域了嗎?!”他怒吼,同時心顫,膽寒,怎會如此?

  他認出了那個人,是昔年的那位天帝,怎么會達到這個層次了,讓他骨頭縫中都在冒寒氣。

  這時,四極浮土的強者也得到了一次“洗禮”,剛走出通道,就被人堵在那里轟爆了一次,怒不可遏。

  很快,葬坑中也有人到了,一個怪物猙獰瘆人,滿嘴都流淌濃稠的液體,腐蝕虛空,讓時光都不穩,混亂了!

  可惜,他們依舊不敵,即便多了三人,也還是都見血,上來就被轟殺了兩次。

  并且,不好的事情發生了,古地府早先的那位強者,被混沌霧中的男子徹底盯上了,不斷轟擊。

  最終,噗的一聲,他的祭文崩散,再也沒有凝聚出來。

  “不!”他大吼,他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被一個級數比他高的強者攻擊,失去祭文的保護,他還怎么呆下去,必死無疑。

  事實上,現實比他預想的還殘酷,在他逃遁,在其他人掩護時,他快速被拳光淹沒了,而后炸開。

  一番鎮殺,他被拳光不斷碾壓,徹底磨滅,形神俱滅。

  并且不好的事情進一步發生,青銅棺材板像是一面鏡子,照耀永恒不滅的光輝,不僅映現出天帝身影。

  現在,青銅棺材板再次照耀,又顯化出一口大鼎!

  盡管幾個詭異源頭有無上生物來援,可是現在形勢卻更加危急了。

  轟的一聲,拳印轟穿一切阻擋,前方真血四濺。

  與此同時,那口大鼎垂落下無盡的母氣,鎮壓向前,將一個怪物直接壓爆了。

  若無祭文,此人將身死道消。

  縱然如此,這個生物失去了很多本源,再來幾下,估計也要被滅掉了!

  嗖嗖嗖!

  這一刻,幾人都消失了,依靠祭文,再次躲入那永恒未知地,超脫諸天外。

  可是,這地方太邪了,有莫名的大恐怖存在,也威脅著他們的性命。

  這讓幾位無上陷入兩難之境。

  “沒有辦法了,我們抽出大部分祭文,組成祭符,貫穿主祭之地,召喚那里活著的存在出手!”

  一人喝道。

  可是,其他人沉默。

  因為,這樣做的話,他們會元氣大傷,會失去大量本源,一個弄不好就會身死!

  “還等什么?他堵在外面,這是要堵門殺,沒有其他選擇了!”八首無上怒吼。

  他最為焦急,因為再給他來一兩下的話,他必死無疑,再也無法重聚真身了。

  他確定,那是超越他們這個級數的能量,即便不夠完整,但也是涉足了更高領域中。

  “又來了!”

  這時,四極浮土下那個怪物聲音發顫,有東西附著在他的背上了,讓他個詭異生物都感覺發毛。

  旁邊的人臉色都變了,有人喝道:“各位,一起聯手,我等進行小祭,獻出體內大半的祭文,讓主祭之地浮現出來,鎮殺此獠!”

  然后,他們就從此地沖出去了,不敢在這片詭異而死寂的地方呆著了,真的有東西在窺視,在接近他們,覬覦他們的血肉靈魂,太恐怖了。

  甚至,他們已經聞到了身體將死的氣味兒!

  他們覺得,如果不到必死的絕境,此后再也不進來了。

  轟??!

  這次出來后,幾人聯手對敵,并且都在第一時間凝聚祭文,召喚主祭之地,要牽引它浮現出模糊的輪廓。

  早先,他們就呼喚過,不過沒有這么徹底,曾想開啟一條道,接引來絲絲縷縷的禁忌偉力。

  結果,通道那里被混沌霧中的男子以棺材板堵住,并震碎了那里。

  現在,幾人豁出去了,從他們體內飄出的祭文聚向一起,居然化成一張古樸的符紙,較為完整。

  轟??!

  它發出無量光,照耀萬界!

  這一刻,到處都是祭文之光,可怕無邊。

  并且符紙傳來聲音,像是在禱告,宛若有億萬生靈在許愿,在祈禱,呼喚什么東西降臨。

  “這幾個無上,狗東西,強行劫掠諸天萬界過去這么多年積淀的愿力,為的就是溝通某一地,進行所謂的祭祀!”

  后方,九道一憤怒,臉皮都在抽搐,那是昔日海量的生靈,以及數不盡的大界被抽取干凈后提供的。

  那些大界都成為末法之地,而海量生靈則死去。

  這太可惡了,將諸天當成祭品,卻還借用萬界中各個時代的生靈的愿力,來溝通最初的詭異源頭。

  可恨!該殺!

  九道一、狗皇等人都很憤怒。

  天崩地裂,魂河所在奇異大界在龜裂,在焚燒,要炸開了,連那魂河盡頭的山壁都在簌簌的塌陷,可怕無邊。

  此外,深淵也在瓦解,在不斷的縮小,都要炸開了!

  可想而知,這種舉動多么的可怕,祭符出現,召喚所謂的主祭之地,因果太大了,其影響根本無法想象。

  轟隆??!

  這個時候,陽間的域外,傳來爆鳴聲!

  尋常進化者的肉眼都可以看到,在那天穹外,有一口銅棺,如同璀璨帝星般,從那域外飛來,向著大地俯沖過去。

  青銅棺槨,完整體要徹底降世了!

  顯然,祭符出現,召喚那主祭之地,讓混沌霧中的男子感覺不妥,動用更強的手段,進行攻擊。

  轟??!

  青銅棺槨降世,去鎮壓祭符,阻擋主祭之地出現。

  并且,在咚咚聲中,男子大步前行,去鎮殺幾位無上生靈。

  嗖嗖嗖!

  這一次,無上生靈全都躍入深淵下,避而不戰,不敢在搏殺了,等待主祭之地浮現模糊輪廓,鎮殺那位天帝。

  “逃??!”

  這一刻,魂河盡頭,山壁上以及山腹中的海量魂河生物全都惶惶不可終日,嚇的瑟瑟發抖,而后亡命般逃離。

  這個地方沒法呆了。

  連無上生物都遁走,進入深淵,而他們的棲居地,那連綿的山體,宏大的山壁,都在龜裂,魂河都斷流了。

  他們怎么敢再呆下去?再有任何大戰,他們都會死,成為灰燼。

  也幸虧剛才的戰斗沒有波及此地,這里的山壁環繞的深淵,另成一片宇宙,當中的一粒塵埃都是一片死寂的世界。

  混沌霧中的男子,沒有怎么理會這些生物,他在追殺那幾個無上,不想放走他們!

  “該輪到我們出場了,絕不能讓這些魂河生物進入陽間!”狗皇喝道。

  “走,殺了他們全部!”九道一開口,他很有底氣,提著那桿戰矛,堵在了連著陽間的出口那里。

  此外,最為讓他們有底氣的是,畢竟這里還有一個神秘強者呢,周身都被大霧包裹,早先可是敢與無上對峙,皆無懼。

  楚風沒出聲,主動進入魂河,未曾輕易出手,只是在壓陣。

  因為,他最主要的任務是防備深淵中有無上逃脫出來,萬一沖擊狗皇、九道一幾人,或是闖入陽間,那就是慘禍,會血水滔天,一界死寂。

  “殺!”

  大量的魂河生物逃亡,結果卻被人堵住前路,自然都殺紅眼睛。

  砰!

  楚風說不出手,但也不可能徹底不管,面對這么多生靈沖擊,他向前邁了一步,金色紋絡蔓延,壓制的大片的生物癱軟在地,不能動彈了。

  然后,泰一、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迅速而果斷的出手。

  這些人都不是善茬子,來自地下世界,現在直接就大殺,頓時血光飛濺。

  這一天,對魂河來說太糟糕了,也太恐怖了,從此之后,魂河徹底沒落!

  “痛快!”

  黎龘哈哈大笑,殺進殺出,在魂河生物中大肆出手。

  他沒有什么手軟可言,他的紅顏知己,墜入魂河,被接引到這里成為不可名狀的怪物,他心中有恨。

  再者說,這本就是兩大陣營的對決,他無情而冷酷的下殺手。

  黎龘,千變萬化,神通如海,妙術如浪,鋪天蓋地的打出去了,成片的大招如同璀璨演化板房綻放。

  一時間,他殺的最為兇殘。

  九道一也殺瘋了,主要是他有些擔心,早先那位只顯化一雙腳,留下一行金色的腳印,進入深淵后的世界再也沒有出來,究竟如何了?他很揪心!

  “本皇高興,殺的興起,今日滅了你們這幫魂崽子全部,都給我去死,上路吧,從此諸天間再無魂河!”

  狗皇嗷嗷的叫著,它很興奮,很激動,它所期盼的那位天帝回來了,讓它有了心氣,也仿佛擁有了無窮的戰力。

  這片地方一片混亂!

  魂河生物失去信心,沒有戰意,死傷慘重,眼看就不行了,人數雖多,但是不斷潰敗。

  轟??!

  然而,這一刻出現驚變,諸天搖動,有大界都在墜落,要沉入深淵中。

  此際,萬界轟鳴,仿佛要被點燃,要淪為祭品了,末日來臨的感覺出現在每一片天域中,恐怖氣息彌漫,達到極致!

  影響這一紀元的大事件正式發生了!

  而這也像是揭過舊的篇章,迎接新的紀元的開始!

  那主祭之地浮現出部分輪廓!

  它在永恒超脫之地顯化,映照下來。

  無上生靈合力祭出的祭符,是否被銅棺壓制都不影響大局,它只是在照耀出祭文,傳遞信息,早已達到目的。

  所以,主祭之地浮現了!

  這個時候,時空裂開,有一道可怕的縫隙,讓光陰倒轉,讓空間收縮,那里有什么東西要出來了。

  轟!

  諸天哀鳴,萬界生靈瑟瑟發抖,匍伏在地,像是失去了本身的意識,無數生物大腦中一片空白,像是隨時會死去,成為塵埃,化作劫灰。

  無論是九道一,還是狗皇,亦或是腐尸,強大如他們,現在的魂光也搖搖欲墜,根本不能直視魂河那里。

  楚風擋在前方,腳下散發的金色紋絡更加的密集了,也愈發的強大了,他抵住那種無以倫比的恐怖氣息,庇護身后的人。

  此時,不要說其他人,就是深淵中的無上生物都在顫栗,魂光搖動。

  “真的成功了,召喚出來了!”有無上生物嘶吼。

  他們盯上了混沌霧中的那個人,也看向他的青銅棺槨。

  “一切都該結束了!”葬坑新來的那個怪物興奮,顫抖著,低吼道。

  恐怖的氣息彌漫,在那破開的時空中,時光長河亂了,像是被人在改變流向,最為可怕的是,那里有一只枯骨大手探了出來!

  所有的氣息都是它散發的,鎮壓萬界,要毀滅諸天,視古今一切為祭品,這只枯骨大手太過瘆人,本不知道多強。

  在它干枯的骨質上面,長有一些長毛,很稀疏,但更加顯得瘆人!

  轟!

  枯骨大手直接抓向混沌霧中的男子,要將他一把抓住,從而鎮殺!

  混沌霧中的天帝迎敵!

  不過,枯骨大手散發的氣息實在太恐怖了,讓青銅棺槨都轟鳴,鏗鏘震耳,響徹萬界。

  這讓人毛骨悚然,那種氣息仿佛不可對抗,令無數進化者從頭涼到腳,那個級數的能量太強大了。

  便是深淵中的幾位無上都在顫抖,忍不住要叩首,迅速倒退,同時也忍不住想慶賀。

  突然,又一驚變發生!

  在那片未知之地,出現一雙腳,在虛空中留下一行淡淡的金色的腳印,雖然不是很清晰,但卻很真實的存在。

  那雙腳很慢,蹚過時光長河,就那么走去,接近,雙腳看似節奏和緩,但是卻讓人避不開,躲不了,直接踏向枯骨大手。

  在眾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中,那里竟傳出……喀嚓喀嚓聲,那只大手碎掉了,崩壞了。

  “怎么可能?!”有無上生物大叫。

  “主祭大人還沒有來嗎?那片地帶無人主持,我們……退!”縱然是無上生物都驚懼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上海期货配资 宋钱 快3怎么计算下期和值 3月27上证指数 辽宁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一期一码最准期期中 02百家乐 广东11选5合法吗 股票k线颜色代表什么 辽宁35选7走势图 浙江风采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