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81章 無上降臨

第1481章 無上降臨

  帝尸就這樣動了,突然坐了起來,毫無征兆,震撼了所有人,連狗皇都驚呆了,當場大叫。

  它不是受驚嚇,相反,身體顫抖,熱淚盈眶,狗皇發自內心的喜悅,情不自禁的落淚。

  “大帝!”

  這是它對那個人最為親切的稱呼,當年,它還很小時,就跟在帝者的身邊。

  他帶著它走過那流血的年代,貫穿璀璨的大世。

  到頭來卻是它還活著,而功參造化、早已成為天帝的人,卻伏尸殘破帝鐘上。

  它怎能不傷悲,如何不落淚?

  當年被阻擊,這位天帝毅然留下斷后,大戰來自魂河、天帝葬坑、古地府的各路至強者,結果連它都有機會逃走,可是,這位可敬的帝者自身卻如璀璨大星墜落,讓整片星空暗淡,就此隕落!

  雖然殘鐘帶著他的尸體沖了出來,可是又能怎樣?一代帝者終究是逝去。

  三位天帝征伐不祥,決戰詭異源頭,黯然而終。

  “大帝,你活了……”狗皇嘴唇都在哆嗦,滿身都是敵血,身體打顫,搖搖晃晃,踉踉蹌蹌,沖了過來。

  所有人都心驚無比,都被鎮住了。

  當年死去的帝者,在今天復活了嗎?

  “您……回來了?!”光頭男子口干舌燥,內心激動,震撼無比,他簡直想要大吼出來。

  武瘋子、泰一亦驚呆了,即便他們很自負,甚至可以稱之為整片星空下的狂人,但現在也都張口結舌,宛若凡人在面對神話。

  眼前這個人有驚天的來歷,今天能見到他的尸體就已經不可想象。

  誰能想到,現在要見證他復活?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老資格如他,現在也如同回歸到少年時代,熱血澎湃,激動難以自抑,直接跪下去,頂禮膜拜。

  不止他一個人,在場的其他人也強不到哪里去。

  可是,稍微冷靜,人們也看到了異常。

  帝尸雖然突兀坐起,可為何他的雙目這么的可怕?

  連眼白帶瞳孔都沒有光澤,整體黑暗,像是死寂的深淵。

  “不要接近!”楚風開口。

  他體內的石罐輕震,腳下金色紋絡交織,他瞬間就洞徹,這并非真正的帝者復活。

  狗皇情緒激動,但也沒有失去冷靜,這么多年都熬過來了,常伴帝尸,沒有人比它更清楚他的狀態。

  它黯然神傷,在那里止步。

  “有問題,出大事兒了!”腐尸開口,他是專業人士,常年行走在地下,挖掘各種史前地宮與大墳。

  他經歷了太多不祥,對這種尸骸突然通靈坐起來最為敏感。

  突然,帝尸身上冒出一縷縷的黑氣,蒸騰而上,虛空炸開。

  果然有變!

  附近,流淌出魂物質的山壁崩裂,各種石窟突然爆碎。

  場面太嚇人,像是要滅世般,黑暗氣息鋪天蓋地!

  黑霧太恐怖,不可抵御,簡直讓諸天都要墜落了,要侵蝕萬界!

  一瞬間,也不知道有多少天域都暗淡了,仿佛有濃郁的黑色大霧要從域外降臨,籠罩天地。

  至于現場這里,更為可怖。

  若非殘破帝鐘轟鳴,擋住這種黑霧,阻止帝尸蔓延出絲絲縷縷的能量,那么在場的人多半都要死。

  這本是帝尸的兵器,但現在卻在與他對峙!

  殘鐘震出的大道符文,形成守護光幕。

  楚風一步上前,擋在最前方。

  黑霧被他腳下的金色紋絡阻住了,終究不是活著的天帝,他溢出的也只是絲絲縷縷的殘余能量。

  便是如此,也驚心動魄。

  曾經的帝者,怎么會溢出黑色的大霧,詭異而可怕,這是被污染與侵蝕了天帝本源嗎?

  狗皇焦躁,它知道內情。

  這么多年來,它早已清楚的了解到,帝尸體內有黑暗與不祥的能量,但它無法凈化,改變不了什么。

  只是今天,這種黑色大霧前所未有的濃重,難道帝尸要徹底黑暗化?它無比擔心,害怕。

  “是不是深淵中有什么東西跟上來了?!”腐尸沉聲道。

  身為專業領域的強人,他最為擔心的就是,魂河終極地的無上出來了,借尸施法,那最為可怕。

  魂河,古地府,最為可怖,代表著詭異的源頭,是不祥的祖地。

  如果這種地方的無上生物出來了,入主帝尸,那簡直不敢想象。

  或許,天帝遺骸將因此成為世間最可怖的怪物!

  九道一如臨大敵,手中的戰矛照亮此地,宛若黑暗中的一座燈塔,在此鎮邪。

  楚風也心頭一沉,他從深淵下回來時總覺得不安,像是有什么東西跟出來了,令他后背冒寒氣,有些發瘆。

  他向前邁了一步,臨近帝尸,不管怎樣說,他現在有偉力加持,肯定遠強于其他人,擋在了最前方。

  他覺察到,自己身后的虛影很焦躁,竟有無形的氣場擴張,抵住帝尸散發的黑霧。

  遠處,魂河生物顫栗,剛才也不知道死了不少,與山壁一起大面積的瓦解。

  現在楚風站在最前沿,對于敵我雙方陣營來說都是有益的。

  場面總算被控制住,帝尸雖然坐了起來,但歸于平靜,并沒有再進一步的動作。

  “是不是有什么東西在附近徘徊,要進入他的身體中?”腐尸問道。

  楚風搖頭,目前并沒有感應到。

  只要他還能立身在這里,就不會允許莫名的古怪接近帝尸。

  況且,他也有些狐疑,自身背后的虛影到底是誰?

  值此之際,他忽然有一個大膽聯想,難道與這天帝尸體有關?!

  因為,現在他背后的影子并未攻擊帝尸。

  他可沒忘記,早先九色魂主與他對峙時,竟直接惹出他身后的一雙大手,強勢出擊。

  當然,這只是猜測,不見得靠譜。

  或許這影子與他立場一致,他無殺意,背后的身影自然也就不會主動攻擊。

  這一刻,他竟有些失神。

  因為,心中的猜想太驚人,讓他有些發毛。

  除此之外,楚風想到身后生靈的來頭時,覺得還有一個嫌疑比較重大的目標。

  那就是——種子!

  他現在懷疑,難道是第二顆種子復活導致?

  自從來到這里后,隨著石罐吸收魂物質精粹,種子有了活力,明顯在復蘇。

  而在此過程中,他身后的影子也在逐步凝實,先是有大手出現,接著雙足等也要顯化出來了。

  電光石火間,楚風想到很多,心有些亂。

  他快速靜心,現在沒有時間多想,容不得他走神。

  “嗯?!”狗皇突然瞪大眸子,死死的盯著帝尸,用心去感應,露出驚容。

  它追隨帝者漫長歲月,早已沾染他的氣息,甚至有他賜予的本源能量,不然的話怎么能常年陪在帝尸身前?

  它與帝尸天生親近,可清晰感受到到帝尸的各種細微變化。

  “我覺得,大帝他……似乎好轉了一絲,體內的詭異減弱了一縷,難道他散落在此地的印記凝聚出了?”這是狗皇的猜測。

  它在發抖,在激動,在喜悅,恨不得仰天長嘯。

  “嗯?!”

  楚風驚異,早先從深淵回歸時,感覺像是有什么東西跟上來了,難道是這位帝者殘存的印記?

  可是,他又皺眉,在下方時,石罐猛然震動的那一瞬間,時空都凝固了,他腦中曾短暫的空白。

  那種感覺很不好!

  即便是一剎那的腦中空白,可若是有什么無法想象的強者在暗中,也足以做出許多事!

  楚風懷疑,那一刻,在他身上險些出事。

  他有些猜測,難道真的將帝尸的某系重聚的印記接引回來了?

  腦中空白時,是因為帝念想上他身,卻被擋回去了?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被攻擊了,有魂河的無上終于出手!

  那一刻,石罐猛然劇震,擋住了一次致命的襲殺。

  楚風目光幽幽,立身在原地,寂靜無聲。

  今天的經歷超出想象,非??膳?,也十分復雜,他需要鄭重戒備,絕不能有絲毫的疏忽。

  不管帝尸生前多么的可敬,多么的偉岸,但是現在,終究不是他了,楚風只能擋在那里,默默對峙。

  狗皇,胸膛起伏劇烈,那么偉大的帝者,怎么會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遙想當年,他震懾禁區,橫掃黑暗,鎮壓千古,平定血與亂,付出了太多。

  百世過去,人間就已不知他的名。

  曾經光耀萬古,觀照諸天,一心想平掉詭異源頭,他殺了太多的不祥的生物,可自身也血灑戰場,歸于死寂。

  老狗想到過去,一雙渾濁的老眼中頓時模糊了,熱淚都忍不住要滾落出來了。

  “我去采大藥,還你英姿再照人間,佇立千古,最后一戰怎能沒有你?!”狗皇咆哮,它無法忍受看到這種狀態下的帝者。

  他從來都是無敵的,理應橫推世間無對手,不應這樣死去。

  狗皇發狂,當下向著宏大無邊的絕壁洞窟沖去,它要找到那種大藥,就在這里,它聞到了氣味兒。

  “你們都去采藥?!背L開口,他站在這里沒有動,凝視深淵。

  他要確保這些人的安全,不容有失,此外還要嚴陣以待,絕不容許詭異源頭的無上生物染指帝尸。

  雖然還沒有最后確定究竟是什么生物跟出來了,但是,此時此刻,楚風終于有所感應,竟有些毛骨悚然,他盯著深淵,隨時準備鎮殺過去。

  “走,一起殺過去,采藥!”腐尸喝道。

  光頭男子吼道:“師伯,等我,我們一起上,還大帝崢嶸歲月再現!”

  現在,他們都拼命了,既然有那么一線機會,怎能不發狂,怎能不出手?

  九道一向前邁步,沉聲道:“死戰到底!”

  一聲嘆息,深淵下果然有東西,此前沒有人能確切的感應到他,現在它無聲的顯化,出現了!

  黑暗中,他發出模糊的光,整體很朦朧。

  他像是屹立在史前的仙鄉,又像是在站在宇宙的另一端,只身站在永恒的最高點,俯視億萬蒼生。

  僅是他出世的剎那,帝鐘就轟鳴,將所有人都覆蓋,不然的話,狗皇、光頭男子這些人都要死盡了。

  這不是刻意抹殺,而是一種真正無上的氣息在彌漫,在席卷,在場的人承受不了。

  在此過程中,楚風腳下的金色紋絡迅速蔓延,擋在前方,庇護眾人,同時他身后的虛影也在凝實,也在散發至強能量。

  楚風戒備,除卻要自己陣營的人外,更要避免帝尸被侵蝕!

  “你們不該來,自投羅網?!鄙顪Y中,那道朦朧的身影發聲,這一開口而已,諸天萬界都在轟鳴,要瓦解了,要墜落了。

  他沒有多說什么,那意思再明顯不過,沒有人可以救他們!

  這不是故作姿態,而是真正的俯視,屬于萬古無敵者的自信。

  突然,就在這時,帝尸再動,直接站起身來!

  這震驚了所有人,包括楚風都心頭悸動。

  帝尸居然這樣異動!

  轟??!

  神光億萬縷,帝尸昂首而立,霸絕萬古,直接出手,猛然打出蓋世一拳,打爆深淵,轟穿了永恒!

  深淵中,那個生物顯然也未料到會有這樣一幕。

  轟!

  他炸開了,在原地消失,被那蓋世一拳轟碎。

  “大帝!”狗皇熱淚盈眶,這就是他追隨過的主人,現在這是真的回來了嗎,還是殘念有感,發出最后一擊?!

  它有心理準備,它這一生經歷了太多的悲歌。

  果然,蓋世一擊過后,那尸體無聲無息就倒了下去,曾經的無敵強者,壓蓋古今的天帝,終究是死去了。

  深淵中,那道朦朧的身影重組,剎那凝聚出來,他嘆道:“很強,可惜,終究不是你。當年戰死,消逝的再也回不來。

  “誰說的,他會回來!”狗皇吼道。

  大淵中,朦朧的身影沒有看他,而是盯住了楚風。

  “你們都走!”楚風開口,他示意九道一、狗皇等,都先退走,他只身橫空而立,擋住深淵中的生物。

  早先,他的感應沒有錯,果然有什么東西跟著他出來了!

  “你終于出現了?!鄙顪Y中的生物盯著楚風這個方向,平靜地開口。

  他在說誰,是在說楚風嗎?

  楚風不這么認為,他覺得不是在說石罐,就是在說種子,再不然就是指他身后的模糊身影!

  不久前,深淵下的可怖生物就跟出來了,一直在觀察,在確定嗎?現在他要出手了,是因為有足夠的把握了?

  楚風的心沉下去了,對方有把握這才出世,那意味著他們沒有活路了。

  連石罐都對付不了這個詭異生物嗎?他嘆息,罐子雖強,可終究不是活著的至強者。

  現在,大禍臨頭,誰能逆天?

  “我來,你們都走!”楚風開口,還能怎么辦?自身堵在最前方,讓所有人退走,也只有他還能一戰。

  “不,我來!”狗皇眼睛通紅,它揚言,該動殺手锏了!

  可是,他們這一陣營的人知道,殺手锏或許只有一擊之力,所謂的殺手锏打空怎么辦?

  九道一嘆氣,道:“還是我來吧?!?br/>
  狗皇瞪眼,道:“都什么時候了,你退后!”

  “為什么?”九道一回頭看它。

  “你不靠譜!”狗皇很直接。

  腐尸點頭,光頭男子點頭。

  武瘋子與泰一也都點頭。

  甚至,黎龘也在點頭!

  “你們怎么不相信我?”九道一搖頭,很無奈,不斷嘆氣,最后長聲道:“不要忘了,我比你們都活的時間長,你們可知道,我曾接觸過誰?”

  “你在說那位嗎,他回不來?!鄙顪Y中那個無上生物開口,他不急不躁,穩如磐石。

  九道一挺直了脊背,昂揚而立,大喝道:“可他留下了這桿戰矛,曾是他的戰利品,雖然不是他的真正兵器,可是他祭煉過,留下過的他氣息!”

  “那又如何?又不是他回歸?!鄙顪Y中的無上生物平淡地說道。

  “又如何?你來看!”九道一斷喝。

  他手中那桿戰矛在焚燒,上面的銹跡居然全部脫落,不是腐朽之物,銅銹化成光雨,揚滿天地間,覆蓋蒼宇。

  這一刻,天上地下寂靜,一股神秘而無以倫比的強大氣息彌漫開來,無遠不屆,**八荒到處都是。

  然后,竟有腳步聲響起,向魂河而來,像是踩在了無上生物的心間。

  所有人震撼!

  像是有一個人,從無垠的戰場盡頭走來,腳下伏尸無數,他身上染著血,一步一步從那里回歸。

  腳步聲由遠而近!

  那個人像是從世外,又像是從古史虛無間凝聚而來!

  他踏過了萬宇億宙,走過了很多個紀元,孤身一人,來到史前,來到太古,來到遠古,走到近古,不斷的接近!

  所有人都在顫栗,全都震驚。

  縱然是深淵中,詭異源頭的無上生物,現在也寒毛倒豎!

  “你是誰……身上流淌著那位的血嗎,是他的后人???”狗皇震撼,聲音都發抖,看著寂靜持矛而立的九道一。

  圣墟,快的話兩個月結束,慢的話三個月結束。其實2019年就該完本,但這一年對我來說多災多難,身體各種問題,不然的話怎么可能會寫那么少?這是我寫書十幾年來從未有過的事。

  一直在休養,恢復的還可以,2019總算過去,2020年我將青蔥蓬勃。

  勸各位書友,平日能抽出時間的話盡量運動下吧,身體好一切好。感謝大家,謝謝你們的支持。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好运彩app 四ill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三肖期期淮黄大仙房价实现一 河南481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七星彩专家杀号最准确 广东36选7好彩3 福彩3d和值对照表 2019炒股软件排行榜 辽宁体彩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