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73章 打瘋了
  那么強大的猴子,斗戰族史上的最強圣皇,曾與天帝并肩而行,就這樣……戰死,什么都沒有留下。

  殘影炸開,從此消逝,再也見不到。

  蒼穹滴血,天哭驚萬界。

  黑狗、腐尸、九道一等,經歷過各種驚濤駭浪,看遍生離死別,可現在依舊無比的悲愴,傷感。

  黑狗低吼,仰頭望天,探出大爪子想要抓住什么,結果卻只能是一場空。

  剛烈的猴子,從不低頭,永不后退,哪怕是殘影,也要在大戰中結束這一生,桀驁不屈,這樣落幕。

  這天地不自由,他寧戰死!

  那撐開天穹的鐵棒,也在流血的大手下炸開,伴他征戰一生的兵器都毀掉了,關于猴子的一切,都不復存,再也找不到。

  “猴子!”腐尸大吼,那種憤與怒,那種悲與慟,響徹了天上地下。

  黑狗像是瞬間老去了,身體佝僂,雙目渾濁,失去某種精氣神,它踉蹌著,抱住那頭紅毛怪物。

  那是圣皇的親子,唯一的子嗣。

  即便他滿身紅色尸毛,身體腐爛,充滿不祥氣息,可是黑狗等人也都當成稀世珍寶,生怕傷到他。

  “孩子……小猴子!”黑狗落淚。

  曾被天帝放在肩上的小圣猿,現在這么慘,而他那父親,死前也是放不下他。

  “我死,他活!”這是圣皇最后的話語,強勢而簡短的遺言,只有四個字,霸氣無邊的強者,也有牽掛。

  絕世圣皇從來不知道是什么是軟弱,可是最后,他卻有了不舍,舔犢之情盡顯,哪怕渾噩了,他終是放不下這個孩子。

  “我要救活他!”黑狗心如刀絞,抱著猴子唯一的子嗣。

  旁邊,那個衣衫襤褸、滿身都是大道傷的光頭男子,無聲的握緊拳頭,小圣猿是他的兄弟,當年有過太多的歡聲笑語,再相見卻是這樣一幕,滄海桑田,物是人非,欲語淚流。

  突然,有驚變發生。

  圣皇唯一的親子猛地劇烈掙動起來,口中發出無意識的低吼,被他父親奪回來的火眼金睛墜落。

  “孩子!”黑狗、腐尸幾人都緊張而心驚,快速出手,想要保護好他。

  這對他們來說,是世間無價至寶,沒有什么比得上,是他們兄弟唯一的血脈了,即便可能永遠也救不活,可也絕不容尸體再有失。

  小圣猿的眼窩內很空洞,此時竟淌下血淚,他低吼不斷,三頭六臂都在顫抖,他想要掙脫出去。

  “小猴子!”

  “孩子!”

  小圣猿的尸體難道還殘留著某種本能,這是在慟哭嗎?他似乎知道父親死去,現在血淚成行。

  這讓人跟著傷悲。

  “兄弟!”光頭男子上前抓住他的手臂,心中絞痛,替他難受,圣皇的最強血脈,當年光芒萬丈,最后竟落到這步田地。

  “吼!”

  小圣猿金睛墜落,空洞的眼窩血水長流,最后更是散出濃郁的黑霧,他徹底失控,在那里發出可怖的獸吼聲。

  沒有意識,沒有自我,只是被人利用煉化的遺骸,殘存的本能也在被磨滅,剩不下什么了。

  最后,有一團刺目的光爆發,在他體內綻放,無比的神圣,成為光雨,洗禮他不祥與腐爛的肉身。

  許多黑霧竟然被逼出體外,濃郁的詭異物質沸騰,在哧哧聲中,消散了不少。

  在小圣猿的體內,像是數十顆太陽星焚燒,凈化它的尸骸,沖擊那些黑霧,洗禮體內的可怕腐血。

  那光雨是某種神圣物質,是圣皇死前所留!

  轟!

  就在這時,小圣猿的身體熊熊燃燒,火光沖霄,在他體內傳出瘆人的聲音,像是厲鬼在慘叫,又像是讓人心悸的滅世級兇獸在嘶吼。

  那是什么?

  他的眼窩中,有黑血流淌,他的身體在全面龜裂,他張開嘴無意識的大叫。

  然后,他在碎裂,形體即將不保。

  黑狗與腐尸幾人目眥欲裂,迅速壓制,動用所有手段幫他穩固肉身,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猴子死了,他唯一的孩子難道也要被燒成灰燼嗎?

  哧!

  刺目的光綻放,從小圣猿身體上的裂縫中蔓延出來,更多的黑血濺落,還有大量的霧靄彌漫。

  “等一等,不要阻止!”黑狗突然開口。

  它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無比緊張地盯著小圣猿。

  同一時間,其他幾人也都像是想到了什么,全都收手,在旁守著。

  “是當年神蠶嶺那位的力量?”連九道一都驚疑。

  圣皇幼年喪父,他們這一族只剩下兩人。

  另一個就是他失蹤的叔父,遠走他鄉,年輕時曾與某族公主有婚約,兩族關系因此格外親近。

  自古以來都有神蠶超十變當會逆天之說。

  事實上,十變就已經很強,便是在末法時代都能化不可能為可能。

  一旦超十變,那真是不可想象。

  尤其是,這種天功目前來看潛力無邊。

  因其叔父的關系,圣皇練過這種功,剛才打入小圣猿體內的物質,應該就是那種可涅槃的能量。

  喀嚓!

  果然,小圣猿體內發出脆響,周身骨頭都在斷裂,骨髓四濺,全身都在痙攣。

  至于皮毛等全部脫落,景象可怖,腐爛的身體很嚇人。

  幾人呼吸都要停止了,這是圣皇的后手,原本他自己有可能因此再活過來,現在……給了他的孩子。

  “不妙!”

  小圣猿七竅流黑血,自體內向外焚燒,通體四分五裂,馬上就要徹底斷開了,不成樣子。

  在此過程中,魂河那邊并無動靜,那只模糊的大手被鐵棒刺穿,血液灑落后就慢慢暗淡消失了。

  顯然,魂河深處有問題,那只大手自出現時就有些模糊,不真切,現在更進一步證明,此地出了狀況。

  不然的話,真有無上完好無缺的話,一旦出世誰可敵?

  魂河生物退后,一時間很寂靜,大軍中的強者都膽寒,那么強大的古鴉就被人撕了,死傷太多。

  當然,最主要的是那只大手,居然被捅穿,血濺虛空,這實在讓他們發毛,連那種存在都會負傷?

  就這樣僵持,足足過了很長一段時間。

  小圣猿的身體沖起一團刺目的光,道祖物質蒸騰,不死之力擴張,而后血肉與碎骨不斷脫落。

  他被一團光包裹,居然在迅速縮小,成為一個真正的孩子,不過幾歲的樣子。

  “活過來……”黑狗低聲吼著。

  最終,小圣猿不再是三頭六臂,收回了當年戰死時保持的神通法相,恢復為一顆頭顱與雙臂的樣子。

  可惜,那種不死物質被黑血與不祥的物質沖擊,最終潰散了,并沒有改變他的肌體活性等。

  到頭來,他只是變小了,依舊滿身紅色尸毛,雙目流黑血,血肉腐爛,不足以逆天。

  “你又成為了當年的樣子……”腐尸用手撫摸幼小的圣猿。

  黑狗則將他抱起來,嗓音嘶啞,身體佝僂,當年小圣猿這么小時,正在被天庭所有人照顧,當成寶。

  現在,驀然回首,古今恍若一夢,那個璀璨的大世破滅了,什么都變了。

  黑狗不甘,腐尸也在輕嘆,他們廝殺,他們戰斗,為了什么,只是想讓諸天存續,滅了不祥,平掉禍亂。

  “到頭來,我們還有幾人?”光頭男子也在輕語,很傷感。

  盛極一時的天庭,怎么就會突然崩開了呢,僅剩下的幾個人也都成了孤魂野鬼。

  尤其是眼下小圣猿,落到這步田地,深深觸痛幾人。努力活著,只為證明那個時代不曾徹底葬滅,可也只剩下三兩人了,更加的難受。

  此時,諸天間,血雨如瓢潑,那是圣皇死去后的天哭異象。

  更有道祖橫尸并沉墜的畫面呈現,至于仙王墜落的場景也映照各地,風云暴涌,諸天轟鳴。

  外界,諸天間,許多人自從認出那是傳說中的那只猴子,以鐵棒打爆魂河后,全都心中劇烈顫動不已,皆有所感。

  難道天庭還會出現嗎?當年的人不曾死盡,終有一天,還會再征厄土?掃蕩所有災亂源頭???

  黑狗駝背,原本直立著身子,可是現在卻像是蒼老了十萬年,抱著小圣猿,看著九道一,然后對他作揖。

  它幾乎都要貼到地上了,眼睛通紅,這是從來沒有的事,過去它是多么的桀驁,從來不會如此。

  但現在,他很認真,也很鄭重,道:“猴子……只有這一個孩子,他臨死前對我囑托,只有四個字,重逾億萬鈞,壓的我透過不氣來!”

  九道一快速拉起它,道:“我想辦法?!?br/>
  “不要想了,我要兩千張符紙!”黑狗道。

  九道一:“……”

  換個場合,換個生物這么跟他說的話,他絕對二話不說,直接出手,縱然是人腦袋也給打成狗腦袋。

  然后再告訴他,你瘋了吧!

  不過,眼下九道一怎么開口,怎么發火?他強忍著自己的臉不要黑,面皮不要抽動。

  最終,九道一嘆氣,他也很傷感,如果有辦法,他不愿意救嗎?圣皇父子二人,值得用盡所有手段與力量去救。

  可是,他們真的死了,尤其是圣皇,形神俱滅,連最后的念想都消散了,兵器炸開,殘影戰至潰滅。

  這還怎么救?

  九道一抬頭望天,他也想到了自己那個時代,有另一個天庭,比黑狗他們的天庭更古老,或許算是前身。

  一時間,他眼角發熱,雖然為人皮,沒有血肉,他竟也要落淚。

  “我曾經也有一群兄弟,也有一群叔伯,可是,都死了,有十世冠絕天下的王,有力可裂上蒼的至強者……”

  九道一壓下那股悲傷的情緒,搖頭嘆氣。

  每個時代都沒有每個時代的悲傷,這就是沉浮的大世,誰能逃脫?

  他安慰黑狗、腐尸,道:“就連那位的弟子門徒,師尊親子,兄弟朋友,不也是死去了嗎?雖掃滅了能夠找到的所有敵手,還不是一個人孤獨的上路,無聲地坐在銅棺上,看染血的諸天界,不斷橫渡,留下一個落寞的背影,殺向未知而不可回的遠方深處?!?br/>
  九道一有些感傷,那位對得起所有人,卻唯獨對不起身邊的人,有紅顏采桑獨居,很多年都等不到他回來。

  他丟了身邊的人,曾有女子哭泣著,要他照顧好兩人唯一的孩子,可是到頭來呢?什么都不在了,親子獻祭,紅顏遠去,兄弟盡墜。

  但他能有什么選擇?不去成帝,諸界死絕,終成帝后,橫掃了所有敵,自己卻連眼淚都落不下。

  最后,他只給世間留下一道背影,漸漸淡去,后世連他的記憶都要沒了,從每一個人的心中斬去。

  九道一不知道那位做了什么,究竟又付出了什么,為何會如此?

  連在他的心中都模糊了,只有靠睹一些舊物,才能保留那些記憶,還能知曉他存在過……

  腐尸也沉默,也失落,因為他不僅與黑狗這一世的人關密切,更與九道一口中的那位有莫大的交集。

  只是,他的記憶模糊了,關于那位的一切,都在日復一日的淡去,強如他也留不住。

  可是他卻知道,彼此關系曾很近!

  “你是想委婉的告訴我,救不活了是嗎?”黑狗問道。

  然后,黑狗瘋了,狀若癲狂,只重復一句話,我要救他們,我要救活這個孩子!

  兩千張符紙,真以為世間還有?九道一也要瘋了,但是,他卻只能硬著頭皮,說能救活,一定給它。

  不然的話,敵人沒殺它,黑狗自己就瘋了。

  果然黑狗的狀態很不對勁兒,哭了又笑,笑了又哭后,一聲大喝:“殺!”

  它精神亢奮了起來,現在無比的想殺敵,同時,像是自我催眠,它覺得小圣猿可以救活,猴子也終將再現。

  保留著這份美好,它一往無前,瘋狂殺敵,尸體成片的倒下。

  魂河大戰再次開啟,這一次,黑狗先將小圣猿放在了帝尸旁,勇猛無匹,豁出去了。

  “孫子們,都給本皇過來,讓爺爺看看當年的怪物還剩下幾個?”

  “你找死嗎?!”

  魂河盡頭,自然有生物無懼,從心里來說,他們一直很有底氣,畢竟多少個紀元了,他們都不滅。

  甚至可以說,諸天的存續,都在他們的掌控中。

  金屬甲胄撞擊與摩擦的聲音傳來,鏘鏘作響,一個牛首怪物,擁有人類的軀干,但更強壯,像是個巨人,此外他長有血鵬的羽翼,滿身紅毛,踩在地上,讓地面都在輕顫。

  轟??!

  他凌空而起,落在帝戰之地。

  “你這尸怪雖然通靈了,但是,看你的樣子也知道,是被不祥物質侵蝕所致,忘記前生意味著背叛!”黑狗喝道。

  “管好你自己吧,死到臨頭了!”牛首怪物的話語森寒無比,瞳孔都在綻放血光,滿身煞氣滾滾涌動出來。

  虛空炸開了!

  他的能量太強橫,無以倫比。

  “尸怪,本皇現在直接送你上路,沒心情搭理你,給我去死!”狗皇叫道。

  當!

  一聲鐘響,那扣在戰場上的大鐘騰空,不過那被它壓制的劍鋒也嗖的一聲飛走了,消失在厄土中。

  “轟!”

  大鐘轟鳴,發出刺目的光,鐘波宛若海嘯般炸開,向著前方席卷過去。

  鐘波漣漪千百道,比劍光還可怕,這一次狗皇全力以赴,為了一擊格殺這個強敵,它也算是豁出去了。

  它的血在焚燒,它的魂光在沸騰,催動帝鐘,簡直是無物不殺,摧枯拉朽。

  那個強大的牛首怪原本很強,氣機懾人,站在那里讓虛空都不穩固,不斷的龜裂,崩塌,可是現在卻變色,轉身就逃。

  然而,一切都晚了,鐘波宛若天劍斬時光,斬千古,真正催發出了幾縷帝威,轟殺萬靈。

  那個牛首怪物像是蒼老了億萬年,無比蒼老,而后又炸開了,當場粉碎,形神俱滅!

  不止如此,在他的后方,一片大軍在鐘波中如同潮水下的沙堡,無聲無息的潰散,消失在原地。

  “本皇今日拼了,我倒要看一看,還有沒有無上妖魔在這里沉眠!”黑狗大吼。

  不久前,猴子輪動鐵棒,發出蓋世一擊,以鐵棒擊穿模糊的大手,而那手的主人卻沒現身,徑自消失。

  這已經讓所有人懷疑,那不是真正的生靈出擊,而是某種手段,是昔年無上生靈所留的大道痕跡所化。

  所以,狗皇、腐尸驚怒與悲慟的同時,越發的相信,或許真能打穿此地,屠掉大半個魂河。

  當!

  鐘波震世,響徹天上地下。

  黑狗大殺四方,沖向終極厄土方向,嘴角掛著冷冽的笑,大嘴張開,殘缺的犬牙發光,讓魂河有靈智的的原生物都毛了!

  “這狗瘋了,笑的這么妖,它才是蓋世大妖魔!”

  “干掉它,太瘋了,殺了我們許多強者!”

  魂河畔,一些原生物大叫。

  那帝鐘震動時,橫掃六合八荒,當真是打爆一切,連帝戰之地都在晃動,都在轟鳴,要崩裂了。

  哧!

  古鴉曾用過的那柄劍鋒又現,此外,早先九道一擊殺的那只孔雀所用的殘破盾牌也浮現出來,共抵帝鐘!

  黑狗笑了,口中只有一個字:“殺!”

  它要為猴子報仇,要為當年戰死在魂河畔的故友們復仇,以衰敗之體催動帝鐘,向前推進,一路轟殺。

  它真希望有無上生靈在茍延殘喘,給它一個親身面對的機會,然后,它要動用天帝留給他的殺手锏,嘗試一下屠無上!

  機會只有那一次,留待最后,所以,它拼了老命,也要前進,絕不后退!

  “猴子剛烈,眼里不揉沙子,可本皇也不是怕事的巨頭??!”它大叫。

  這時,腐尸自然也出手了,同他一起并肩而行,向前殺去。

  “師伯等我!”光頭男子離開小圣猿那里,邁開大步,追了上去。

  “殺!”九道一也提著長矛,灰發披散,雙目射出冷電,再次如同魔主般殺氣滔天,逼向魂河終極地。

  “犯魂河者——死!”

  這時,一柄長刀切開了天地,呼嘯著,爆斬下來,刀氣萬重,宛若從域外宇宙打來,要與天比高。

  九道一上前,一拳轟去,宛若恒星成片的解體,前方大爆炸!

  一只六首的怪物踏入戰場!

  它有雄獅的身體,鬃毛從脖子那里蔓延到肚子以下,最為可怕的是它有六首,分別為牛、龍鵬、象、犬、獅。

  光頭男子一看這頭古獸,當時眼睛就紅了,這是當年無上之下一個極為兇殘的魂河生物,曾撕裂大量天庭部眾,全部被它吞食了,血腥而殘暴,赫赫有名的六首獸,昔日威震天下。

  “你這個雜亂種,果然還活著,今天老子非活剮了你不可!”腐尸寒聲道,身體發光,不過卻也繚繞著陣陣黑暗氣息,仿佛來自地獄,源自地府。

  六首獸的確可怕,口中噴吐的氣息全部化成刀光,它天生擁有絕世身神通,六首可讓它展現出六道大神通!

  “可悲,當年的孤魂野鬼就剩下你們幾個了吧,還敢再來?!”

  狗皇道:“六頭的雜亂種,爺爺宰了你,當年如果僅是你們這里一道臭水溝也能攔住我們?早被天帝鎮掀翻了?!?br/>
  “殺,我來斬它六首!”腐尸沖了過去。

  黑狗也向前沖,兩條后腿著地,人立行走,提著大鐘,向前轟殺。

  不過,也有怪物擋住了他,那是一頭腐爛的人形生物,而且周身都纏繞著鐵鏈,像是一個被束縛的蓋世厲鬼。

  他全身都是黑色的長毛,濃密無比,宛若在魂河中都被限制自由,帶著枷鎖,是個極其危險的生物。

  不過,這時枷鎖打開了,它一聲嘶吼,抓住了早先古鴉的那柄短小的劍鋒,化成一道烏光就殺了過來,直撲狗皇而去。

  “誰殺了我師叔,滾過來受死!”這時,一頭白孔雀出現,兇猛無比,像是白色的恒星在焚燒,照耀在天地間。

  它盯上了九道一,頓時戾氣滔天。

  “又與那孔雀魂母有關?”九道一皺眉。

  “那是吾師!”

  不久前,九道一擊斃了孔雀魂母的胞弟,現在魂母的弟子又來了,這一脈很強。

  事實上,孔雀魂母地位很高,主要是因為它有個好兒子,當年幾乎就成為無上生靈,成為魂河主事者之一。

  有這樣一個逆天的子嗣,所以它才被尊為魂母。

  不過,可惜的是,它的那個準無上子嗣被打殘了,沉入魂河無數歲月,至今都沒有任何動靜。

  但是,這一脈的地位不減,依舊很高。

  現在,孔雀魂母的這個弟子走出,自然不簡單,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當年那位險些成為無上的強者的師弟。

  這一脈,明顯是后代比上一代更強。

  比如魂母的長子就比它自己強。

  而這個弟子,也比魂母的胞弟強。

  “沒什么可說的,這次,也戳死你!”九道一開口,擎著破爛戰矛,直接向天空中扎去,砰的一聲,讓天穹都炸了,混沌氣籠罩四野!

  大戰再次爆發!

  黎龘出擊,在殺入魂河原生物群前時,回頭道:“各位,如果再有所保留,估計你們都要交代在這里?!?br/>
  “殺!”泰一臉色凝重,周身都在綻放光雨,不過那光雨帶著血腥,裹帶著他向前,橫掃一片生物。

  其他幾人神色嚴肅,全身都是血,有自己的,也有敵人的,緊跟著爆發。

  “各位,爆吧!不然的話就死在這里了,如果被這里的怪物給分食,甚至墜入魂河,成為他們的一員,那就可悲了?!焙谘芯克闹魅说?。

  這一刻,他明顯不同了,在他的身后,竟有一條模糊的道路,不知道連著何方。

  但是,隱約間可見,有絲絲縷縷的強大能量沖來,沒入他的軀體中。

  “殺!”他大喝,撲入干尸、原生物群中,直接打爆一片,戰力猛增。

  “吼!”又有一人低吼,在他的身后,同樣有模糊的通道相連。

  到了后來,來自地下世界的幾大強者都爆發了,有些人的背后甚至直接浮現出模糊的身影,像是盤坐在遠方,正釋放恐怖能量。

  傳說,成真!

  一直有傳言,地下世界,黑血研究所之主、泰恒幾人為幾個黑暗源頭,都說他們的背后可能還有莫名力量。

  相傳,他們背后有不可揣度生物,坐在未知世界,向他們傳遞能量。

  有人說,那可能是他們的前世遺骸。

  也有人說,那是垂死的強者,都活了幾個紀元了,被幾人意外掌控,如同植物扎根,汲取那幾個老怪物的力量。

  所以,他們幾人才能成為地下世界的黑暗源頭。

  現在終于證實,他們的背后,果然有莫名的路,有妖異的世界,有模糊的身影,可以帶給他們力量。

  轟!

  泰一、泰恒這對父子,以黑血研究所的主人,還有武瘋子等,現在都殺到眼紅,有些瘋狂了。

  容不得他們保留后手,不然的話就會被魂河大軍淹沒,被沖過來的可怕強者打成肉泥。

  “果然,一個又一個老鬼,都有豐厚家底,都不是好東西,根腳有大問題,皆連著莫名的世界!”黎龘開口。

  他嘬牙花子,有點遺憾,動作還是不夠快,那幾人的家當還沒有全部抄完呢,最起碼極北之地還未去。

  他要找的東西說不定與這幾人背后的世界有關,那幾處古界或許有線索。

  他不管了,除卻武瘋子外,其他幾人的老巢都被他掏空了,回頭再去研究戰利品,慢慢琢磨,或許能有重大發現,到時候按圖索驥,不信找不到。

  這時連九道一、腐尸、光頭男子都驚訝,最先打瘋了的是那幾人,武皇、泰一幾人全都發狂了。

  得到秘力加持后,這幾人陷入瘋魔境,無比渴望戰斗,現在誰喊,誰攔他們的話,估計都阻不住。

  魂河生物慘叫,各種獸首、禽翅,以及人性生物的胳膊腿等,四面八方的橫飛,到處都是血。

  打瘋了!

  幾人嗷嗷的叫著,大聲的嘶吼,居然殺到亢奮,便是自身被兵器刺穿,也都無所謂,依舊死命相向前沖,拼命廝殺。

  現在,他們身后的模糊影子越發凝實,仿佛要從某一遙遠的世界盡頭跨越過來!

  這是在汲取別人的道果,還是他們自己的前世遺體?一時說不清。

  不管怎樣說,現在他們得到了強大的力量,得到了支撐。

  黑狗都忍不住了,道:“我說你們這群小崽子,沉穩點,別發瘋,這是什么地方?正經的打,說你呢,怎么咬人???嚴肅點!”

  它都在呲牙,那幾個家伙有點瘋的不成樣子,殺紅眼,抱住魂河一位頭領的就啃,脖子都給咬斷了。

  黑狗喊道:“嚴肅點,這可能是滅世戰,注定要流血漂流,血染諸天,你們都在干什么?別咬人,哎呦他么的,差點咬到我,都瘋了嗎?!”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香港正版资料免费大全管家 6日股票推荐 好彩1玩法 正规期货配资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公发 急速赛车15 华夏配资网vip杨方配资靠谱 广东11选5一定牛 重庆时时彩分析软件开奖 贵州快3开奖结果查询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