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72章 魂在何方

第1472章 魂在何方

  鐵棒無雙,沉重如山,沖入戰場,橫掃魑魅魍魎,將無數的魂河生物全部震碎!

  這一擊霸絕天地,那磅礴的鐵棒粉碎一切,轟殺一切敵!

  古鴉慘叫,又一次丟掉真命后,它徹底膽寒。

  再現真身后,它心中不安,有種想逃走、再也不出世的念頭,被那無匹的鐵棒擊破了某種精氣神。

  這是誰?它躲在遠處,內心強烈的不安。

  “啊……”若隱若無間,有一聲怒吼,響徹了這片戰場,并震動了諸天,帶著不甘,帶著無盡的憤怒。

  恍惚間,所有人都看了一只圣猿,頂天立地,睥睨古今未來,擎著鐵棒,指向魂河終極地。

  轟!

  他又一次出手了,鐵棒轟碎界壁,橫斷魂河,讓這里無數的魂光焚燒,化作魂物質粒子,全部蒸干了。

  并且,鐵棒一端戳進終極地,將那里打爆了,無垠的厄土沉落,徹底爆開來。

  這一刻,諸天都聽到了哀鳴,無數的厲鬼、數不盡的魂河生物慘叫,那里是巢穴,是詭異的源頭,現在被人擊破!

  諸天顫栗,血雨與異象無數,在各界轟鳴,爆發開來。

  所有強者都震驚了,許多人都看到了,一只模糊但卻也能夠看到的猿猴,通體帶著暗淡的金光,映照在各處天域中。

  而絕頂強者更是有感,透過被轟碎的魂光洞,透過那條路,看到了部分真相。

  那是昔日那位……斗戰族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圣皇嗎?!

  他太強了,此時在戰何地?是……魂河!

  所有強者都懵了,真的太逆天了,當年征戰魂河的圣皇,他又出現了,再次殺了過去,單臂擎棒,竟……打爆魂河厄土!

  轟的一聲,諸天各界,所有老怪物都被驚的出世。

  他不是殞落了嗎,在今天居然重現,或許,那不是活著的圣皇,他的狀態很不對,只是一道殘影!

  即便如此,他的這種氣勢,他的這種無敵的霸道姿態,依舊驚懾諸天,絕世無匹。

  他站在那里,俯視魂河盡頭!

  這是何等的勇武?蓋世無雙,太震撼人心了。

  這一刻,黑狗落淚,無比的激動,口中吼著:“看到了嗎,這是我們當年的兄弟,他來了,再戰魂河!”

  接著,它也有無邊的傷感,因為它清楚的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它一聲低吼:“圣皇……兄弟!”

  黑狗心中有悲,有大慟,因為,那是圣皇殘影,不是真正的他啊,斗戰族最強大的那個人終究是死去了。

  殘影不滅,聽到了它的呼喚,其兵器裹帶著圣皇生前留下的影子,沖破一切阻擋,鐵棒壓魂河,打到了這里!

  “猴子!”遠處,腐尸也是一聲大吼,有無盡的悲與痛,那么霸道,那么勇武無敵的斗戰族的最強者,居然要再也見不到了。

  當年噩耗動天下,可殘存下來的故人還是不愿相信,認為他那么強大,終究會頑強的活著。

  今天,他出現了,打爆魂河厄土,依舊霸道無匹,可是卻這么的讓人黯然神傷,忍不住想落淚。

  鐵棒橫空,那模糊而黯淡的金色身影,緩緩的沉落,向著那個被挖去雙目的紅毛怪物而去,那是他的親子!

  低吼聲傳來,縱為絕世霸主,斗戰族史上最強的圣皇,可是現在,其殘影卻也是如此的傷悲,持棒而吼,撕裂魂河,壓爆厄土。

  殘影有悲,即便渾噩了,只是出于某種本能,他還是伸出了手,顫抖著,想要摸向那個紅毛怪物的頭顱。

  殘影,本是一個剛烈的猴子,從不屈服,永不低頭,一生都在戰斗,從不會表達自己的感情,可是現在,他的手卻在顫抖,舔犢之情盡顯,這一刻,許多人都大受觸動。

  “兄弟!”黑狗大叫。

  “猴子!”腐尸也在低吼。

  九道一也輕嘆,這位圣皇一生命運多舛,幼年喪父,靠自己一個人頑強掙扎,在動亂中崛起,可是又中年喪子,經歷了人生中的種種大悲。

  即便是斗戰圣族,意志比鐵堅,可面對這種打擊,這種挫折,也難以承受吧?連九道一這個老怪物都在嘆氣。

  “孩……兒!”

  磅礴的鐵棒下,那殘影顫動的手落在紅毛怪物身上,發出微不可聞的聲音,想像昔年他小時候那樣撫摸他的頭。

  吼!

  滿身都是鮮紅尸毛的怪物嘶吼,奮力一掙,向殘影出手了!

  此時,殘影沒有躲避,任他重重的打在胸前,自身不動,手又一次發抖,撫摸他的頭,眼底深處是他小時候的樣子。

  “吼!”

  紅毛怪物通體腐爛,帶著不祥與詭異的氣息,他三頭六臂,但身子卻早已殘缺,而眼窩那里更是可怖,無比的空洞,火眼金睛被人挖走。

  “我……沒有保護好你?!睔堄拜p聲說道,像是在說對不起,讓一個剛烈的猴子,顯現出這樣柔弱的一面,簡直不可想象!

  并且,他本應該是渾噩的,可現在居然被某種情緒左右,有了一絲真靈浮現,傷感與痛苦無比。

  黑狗黯然而悔恨,道:“你不要自責,當年我們都沒有保護好他,應該強行送這個孩子離開,不讓他去戰斗?!?br/>
  昔日,的確想送他離開,可是他自己卻執意留下,要與眾人在一起,在魂河死戰到底。

  腐尸也開口,道:“你應該是……先行戰死了,以你的剛烈性格,一旦出手,必然沖殺在最前方,不會容許自己的孩子死在自己之前,除非你先死?!?br/>
  當年,大戰太恐怖,遍布四方,雙方陣營都被打散了,到處都是終極強大的血戰,到處都在流血,無處不慘烈。

  就是黑狗與腐尸當年也殺到狂,被沖散,各自在一方拼命。

  他們能夠猜測出,猴子一定是先自己的親子而死。

  鐵棒鎮壓魂河,這時殘影再探手,定住自己的孩子——紅毛怪物,而后他發出一聲悲吼,從虛淡的影子中溢出絲絲縷縷的特殊物質,注入到自己孩子的體內。

  這是要做什么?

  許多人驚異。

  “要活!”殘影低吼。

  三頭六臂的紅毛怪物,眼部空洞,竟有血淚淌出,他身體僵硬,一動不能動,被殘影注入大量神圣光華。

  黑狗神傷,這……還能救活嗎?

  它早已洞察到,根本救不回來了,可是,現在能說什么?

  黑狗雙眼紅腫,想到太多的往事,小圣猿幼小時的樣子又浮現在眼前,那么的天真可愛。

  在某段特殊的時期,小圣猿曾被封印,但卻不斷自己跑出來,哭著要找失蹤很久的父母,而后被天帝放在肩頭,同游天下,何等寵溺?被所有人照顧。

  到頭來,他卻成了這個樣子,這個被所有人喜愛的小猴子,太慘,太讓人揪心。

  “給我殺了他們!”

  魂河深處,古鴉終于緩過神來了,下了這樣的命令。

  它還有最后兩條真命,當年全盛時期足有九條,這可不是九命貓的秘術,也不是凰族的涅槃術,而是實打實的真命。

  今天,接連被人打爆,它怒火滿腔,它自己不前進了,號令大軍出動,魂河別的沒有,就是仆從軍多,也有大量不祥與詭異的原生生物大軍。

  “殺!”

  魂河大旗招展,涌動出來大量的強者,氣息驚天動地。

  此外,除了古鴉外,又出現三位頭領,看地位不次于它,各自領軍,殺了出來,并且全都是人形的。

  這一刻,黑狗、九道一、腐尸等都大怒,全都要沖過去下殺手,心中本就有悲憤,這古鴉居然還敢主動出擊。

  “想救活那只小猴子,就不要妄想了,根本不可能,不過我還是要阻止你,連一絲希望與念想都不給你們留!”古鴉惡狠狠的叫道。

  它通體散發白光,今日它真的很恨,一再失去真命,對它來說,是影響一生的重大損失。

  轟!

  下一刻,不等黑狗、腐尸動手,那通天的鐵棒震動,殘影爆發了,金光億萬丈,像是一位圣皇徹底復蘇。

  那種氣息,那種蓋世的戰力,讓人驚悚,讓諸天顫栗。

  它像是有一股不滅的執念,現在再次被激發,與魂河生物勢不兩立,尤其是那頭古鴉,更是被他鎖定了。

  殘影瞳孔爆射神芒,那是超級火眼金睛中蘊出的符文,他的親子被人挖走雙瞳,他現在就用這種無上妙術對那敵人出擊。

  “嗯?!”

  古鴉早已退走,進入厄土中,遠離戰場,可是現在它驚恐的發現,那眸光,那特殊的雙瞳居然牽引著它,不由自主飛回了戰場中。

  “斗戰族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圣皇真正復蘇了?!”外界,有不少人驚呼。

  身在半空中,古鴉就滿身羽毛炸立,它預感到死亡臨頭,末日來臨,一時間,它動用了所有的禁術,施展此生能夠動用的最強法,并且促動那柄特殊的劍鋒,也在催動一對火眼金睛獻祭。

  “喪禽!”

  遠處,黑狗怒極,當著他們的面,古鴉還在以小圣猿的眼睛獻祭,立誅都不足以平憤!

  當!

  大鐘顫動,直接將那柄不可想象的劍鋒給罩在里面,任它鋒芒絕世,也不能刺穿,更無法逃走。

  “啊……”

  古鴉慘叫,它被一股莫大的力量牽引,還在半空呢,就被一雙金色的大手抓住了,而后生生撕裂。

  噗!

  它連魂光也都如此,被撕成碎片,又失一條真命。

  剎那間,它在遠處再現,可是它驚悚的發現,那雙金色的眸光依舊鎖定著它,跨越時空,將它束縛,如同身陷牢籠內,再次被牽引,出現在那頭黃金圣猿的近前。

  “出手啊,救我!”古鴉大叫,亡魂皆冒。

  遠處,三位新出現的領軍的人形生物一起動手,帶領大軍殺了過來,貫穿虛空,眨眼就到了眼前。

  與此同時,古鴉也在吟誦咒語,想要動用最拿手的保命術逃走,此外它也在命令滿身都是紅色尸毛的小圣猿阻擊其父。

  可是,任它千種手段,萬般掙扎,都改變不了什么了,這一刻的金色圣猿不可匹敵,像是真的全面爆發了,復蘇了。

  噗!

  斗戰族的最強猴子,再次將古鴉撕裂,并且轟出一拳,將它打成血雨,打成光束,形神俱滅。

  古鴉到死都不能相信,就在魂河前,就在家門口,被人轟殺,打了個灰飛煙滅,再也無法復活。

  接著,殘影單手壓制住紅毛小圣猿,又一次注入神圣光輝,另一手則擎黑鐵大棒,輪動開來,像是打穿古今未來,轟的一聲,向前砸去。

  雖然為帝戰之所,但是,整片戰場都在劇烈晃動,恍惚間似乎還傳來喀嚓聲。

  昔日的圣皇,如今的殘影,一棍下去,打的海量的魂河生物怒吼,咆哮,不甘,成片的炸開。

  即便是那三頭領軍的生物,殺到了近前,可是現在也被鐵棒打崩了一人,血濺戰場,另外兩人橫飛出去。

  吼!

  這一刻,殘影將自己親子的那對火眼金睛接引了過來,放開了小圣猿,將其眼睛歸位,而后雙手持棒,縱身一躍,殺向厄土。

  首當其沖的自然就是那兩個攻向他的強大生物,被黑色的龐大鐵棒覆蓋,大道紋絡無數,遮攏戰場。

  砰!砰!

  這兩個生物很強大,但是也被打爆了,血雨橫灑。

  他們也都有真命,可是此時的圣皇發狂了,喪子之痛讓他有了某種情緒,沒有渾噩,保持一點靈性,大開殺戒。

  他禁錮了活著的領軍生物,哪怕還有真命在身,也無法活下去了。

  接連數次,殘影將他們全部轟爆,徹底的誅殺干凈,只有點大片的血液焚燒,伴著飛灰消散。

  “看到了嗎,這就是我兄弟,誰可敵?!”黑狗激動的大叫著。

  它知道,圣皇時間無多,多半不能久留了,要渾噩下去,亦可能要消散。

  它怒吼:“踏平魂河厄土!”

  “呱!”

  遠處,白鴉叫著,它父親被殺了,有真命加持都難以自保,讓它忍不住憤怒與顫抖,恐懼而心慌。

  它轉身就走,逃向厄土,它真的不想戰斗下去了,這群人都太可怕了,況且它到現在還不是完全體呢。

  再待下去,這是找死。

  “此路不通!”

  這時,一道黑的讓它發慌的烏光突兀的出現,并且迅猛的襲殺,斬出一刀,噗的一聲,將它的頭顱給剁飛了。

  “呱!”白鴉慘叫,在遠處滴血復生,重組真身,舍棄原本的真體不要了,這也導致它實力再降。

  它一陣哀鳴,被這大黑手盯上了,難道要死在這里?

  “給我殺,滅了這群魂崽子,真要有大個的活著,復蘇過來,本皇也帶來了天帝當年的東西,我非弄死他不可!”

  黑狗吼道,號召所有人殺上去。

  腐尸也大喝:“沒錯,這里出了大問題,不然的話,所謂的魂河無上生物早出來了。掀翻魂河,一戰平亂,就在今天!”

  這個時候,他一手鎬,一手锨,將前方的那個滿身鱗片的怪物都鑿穿了,打崩了,受圣猿父子刺激,他也發狂了。

  “可惜,我的魂,缺失很多,如今游在何方?!”腐尸有些不甘。

  “老子打爆你!”另一邊,九道一頭灰發披散,將那頭孔雀給挑了起來,血濺虛空。

  盡管那只孔雀無比的恐怖,尾羽上一顆又一顆眼睛睜開,爆射詭異光束,將九道一都傷到了,可見它實力的逆天,可是,它還是被九道一挑殺了,轟爆了。

  那個殘缺的盾牌都沒能擋住,古盾一閃消失,飛走了。

  孔雀魂母的胞弟死了,這像是惹了大禍,更多的的魂河生物殺出,不乏強者,密密麻麻,戰斗不曾結束,更激烈了。

  “今天殺個痛快!”九道一喊道,如同入魔了般,提著銹跡斑駁的爛矛,大步流星,向厄土進發。

  “殺!”

  這個時候,黑狗呼吸急促,它剛才也沖在前方,殺了一位頂級強者,此時坐下來大口喘息,果然是血氣不盛,非常衰敗了,它很疲累。

  不過,它還有大殺招,它是誰?精研場域,是這個領域的巨頭,雖說時靈時不靈,但也是分時候的!

  最起碼,現在它非??孔V,因為高度認真,極度嚴肅,它早已在暗中排列下大型的殺伐場域,現在爆發了。

  它就坐在場域中心,嘶吼著:“殺!”

  頓時,在轟轟聲中,不斷的爆開,一路推進,魂河生物成片的死去,就如同天刀收割稻草人般,一排刺目的光束旋轉過去,大面積收割,斬滅一切阻擋。

  此時,圣皇果然狀況不對勁兒了,逐漸迷失,要渾噩了,甚至消散。

  他此時將一身的神圣光輝不斷注入自己孩子的體內。

  黑狗能說什么,只能在近前守護,看著,痛苦的喘粗氣。

  “我本就不在了,孩子,活!”圣皇殘影開口,這是在安慰黑狗,也是在請它照料小圣猿嗎?

  “好!”黑狗雖然知道,逝去的終究是逝去了,不可再挽留住,但也只能這樣回應,不想讓圣皇殘影悲傷。

  “本皇要殺了你們全部??!”

  這時,黑狗怒吼,再次站了起來,要殺遍魂河盡頭!

  它在激活最后的真血,雖然體內的血消耗都快沒有了,便是傷口都滴落不出血絲,但它還是催動!

  一時間,它的身體暴漲,實力激增,提升一大截,所有人都吃驚。

  這狗不要命了嗎?它垂垂老矣,油盡燈枯之身,也敢當作鼎盛狀態來戰斗?!

  轟!

  光束滔天,黑狗發狂,一爪子就拍死了對面成片的魂河怪物,它一往無前,向前推進,滅殺群敵。

  恍惚間,可以看到,在它的周圍,浮現許多道身影,有頂天立地的巨猿,有無比霸氣的血氣滔天的人族強者,還有天帝橫空,鼎震萬界,更有女帝臨塵,橫掃魂河厄土……

  這些都是它觀想出來的人,它思念那些故人,懷念與他們并肩戰斗的時代,現在情緒牽引,將他們都幻化了出來。

  這極其的恐怖,恍惚間,它仿佛獲得了新生,衰敗的真血在發光,戰力不斷提升!

  “狗子,你要活著!”腐尸吼道,擔心它這樣消耗,會很快死去。

  “曾經的故人,你們魂在何方?!”黑狗低吼,提著帝鐘,大步前行,不懼戰死,一路猛闖。

  鐘波炸開了,瞬間震世,轟穿前方一切阻擋,無邊的大軍像是紙片人般紛飛,焚燒成灰。

  “師伯,我來了,我還活著??!”

  一個光頭來了,闖到此地,臟兮兮,衣衫襤褸,身體有些破損,那絕對是昔日觸及到了無上生靈的術法余波所致,難以徹底消除此傷。

  “是你……好!好!好!”黑狗與腐尸都驚訝,都驚喜,都激動,又遇上一個活著的故人,沒有比這更好的消息了,心中瞬間暖呼呼,充斥著無盡的喜悅之情。

  “活著就好!”黑狗道。

  “我距離太遠,跨越了一重又一重天趕來,總算沒遲到!”光頭來了后,也不廢話,直接大開殺戒。

  他吼道:“老子雖然一向慈悲,但也分對誰,今天當主殺伐!一念成佛,一念成大魔,殺!”

  無數的花瓣飛舞,在他周圍綻放,而后全部化成了他的樣子,向前轟去,大殺四方!

  黑狗又哭又笑,又傷感,總算有活人出現,還有誰能回歸?

  “還有人嗎?”黑狗希冀地問道。

  “應該沒有了?!惫忸^男子輕聲回應,很低沉,很苦悶,然后全部爆發為一個字:“殺!”

  遠處,黎龘神出鬼沒,干掉了一些極其強大的魂河生物,并且也在幫自己這方的人出手,對敵人下黑手。

  “混賬!”魂河方,一個強者大怒。

  砰!

  剛罵完不久,他就被偷襲了,離著很遠,就被人打了一記妙術,后腦幾乎被洞穿。

  戰局對黑狗、九道一等人很有利,此時他們打到魂河生物犯怵,居然都有些怕了,殺的血流成河,死傷無數。

  然而,就在這時,不好的事情發生了,魂河終極地內傳來一聲嘆息,震的所有人都氣血翻騰,腦中嗡嗡作響。

  接著,一只很模糊、很虛淡、但也能量濃郁、法力蓋世的大手探了出來,緩慢但卻有力,朝著戰場這邊拍落而來。

  這一刻,所有人都驚悚了,魂河終極地有不可想象的生物復蘇了嗎?!

  “打了這么久都不出現,以為都寂滅了,現在居然出來了,假的,還是真的?”九道一的眼睛都立了起來。

  這一刻,原本都已經半渾噩,憑著本能在照顧小圣猿的猴子動了,霍的抬頭,然后抓著鐵棒,迎著那只大手大步而去!

  “猴子,不要亂來,我還有后手,或許能平了此地!”黑狗大叫,想要阻止圣皇殘影。

  “不必,我終被驚醒!就是在等這一天,很久了,一直等著打出此生最強一擊!痛痛快快戰一場!我是誰?我來自斗戰圣族,生而為戰,死也要在最后的大戰中落幕!只是可惜,我殘缺了,只是一道影,盡力吧,打出最強一擊!”

  猴子喝道,大步前行,雙手持鐵棒,高高舉起,而后他躍了起來。

  轟!

  鐵棒發光,通天徹地,矗立在天地間,捅破了蒼穹,什么都擋不住它!

  金色的圣猿在焚燒,他爆發出刺目的光輝,而后轟隆一聲,雙手持鐵棒,向著那只大手砸去。

  “住手,還用不到你上路!”九道一喝道。

  “這是我的選擇,原本就要消散了,現在最強一戰,依我天性而為,這樣的天地,不自由,我一道殘影茍延殘喘做什么?戰!”

  一聲大吼,響徹了諸天萬界!

  一頭通天圣猿,滿身金色毛發炸立的強者,他輪動鐵棒,極盡升華,向著轟去!

  他只身而迎戰不可想象的生靈。

  極盡璀璨,無量光照世,諸天間都是圣猿的戰意,都是他的吼聲。

  他是天帝的兄弟,年輕時代曾與天帝并肩而行,不弱多少,苦修無數歲月,幾乎都要踏上天帝路了。

  可即便如此,又能怎樣?他有無邊的遺憾,保護不了自己的孩子,平不了大亂,現在他只愿最后一戰!

  極盡升華,圣猿焚燒一切能量,打出最強一擊,轟了出去!

  轟!

  這一刻,諸天都在顫栗。

  真血灑落出來,那只大手居然被撕裂了,被鐵棒打的高高揚起,而后又被鐵棒的一端順勢洞穿,如同絕世長矛刺透那只手掌!

  血灑落,諸天轟鳴,萬界顫抖。

  大手漸漸淡去,留下一些血跡!

  圣皇擊破那只大手,這種戰績簡直逆天了!

  外界,所有強者發呆,身體都在不由自主的顫抖。

  “看到了嗎,這是我兄弟!”黑狗哭著大叫,他知道,就此要永別,再也不見。

  那個生物有問題,被轟退了,可那畢竟是不可想象的存在,怎么可能不付出代價就擊退他那模糊的大手?

  猴子虛淡了,周身瓦解,崩裂,即將徹底消散。

  鐵棒捅穿了那只手,鮮血淋淋,而棍體自身也被腐蝕,寸寸斷裂,而后炸開!

  猴子倒退,用盡最后的力氣轉身,一步跨越到自己孩子的面前,努力保持自身不崩開。

  最后的時光,他將體內遺留的神圣物質全部猛的打入小圣猿的體內。

  “猴子,你挺住啊,我救你!”黑狗大吼。

  腐尸也咆哮,沖了過去。

  “我死,他活!”

  這是圣皇殘影最后的話語,看著自己的孩子,他堅定無比,這是最后的遺言,他殘留的精粹全部注入小圣猿的體內。

  然后,他瓦解了,消散了,金色光雨猛然……炸開!

  “啊……”黑狗大叫,滿臉淚水,鐵棒不見了,猴子消失了,最后的念想,就這樣永遠都看不到了。

  “活過來!”腐尸嘶吼。

  九道一也沖了過來,卻是無力回天。

  “圣皇叔叔!”光頭男子大哭,悲愴無比,然后又沖過去抱住小圣猿,呼喚著兄弟。

  黎龘上前,遞給黑狗幾張祖符紙,道:“我只留一張,剩下的都給你!”

  接著,黎龘又補充:“太少,不夠,或許一百張,甚至五百張才行,讓一個消失、已經不存在、成為虛無的強大圣皇復活,太難!”

  “我要一千張!”黑狗霍的起身,抓住九道一的手臂,吼道:“算我求你,那個人還留下多少,我全要,找到所有!”

  一千張?!

  九號沒有生氣,他理解這種痛苦,真有一千張又如何?應該也救不回圣皇,消失,成為虛無,終究是不可再現。

  可是,他能反駁嗎,會揭開那血淋淋的真相嗎?或許,暫時答應是唯一的選擇。

  人總該有希望,萬一真的有一天圣皇會再現呢?

  “這個世間,許多人都想看到那個猴子再現啊?!本盘枃@道。

  “我兄弟,猴子,他不該死啊,會回來的,會活著出現!”黑狗大哭,哽咽著落淚,它顫抖著仰頭望天:“魂在何方?!”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今天 河北十一选五投注表 股票软件下载大全 广西快3开结果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中奖规则 pk10四码二期必中方法 幸运飞艇是哪里出的 有五十万怎么理财 贵州快三开奖号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五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