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70章 落地成皇

第1470章 落地成皇

  黑狗莫名其妙,這小老頭是誰?眼神綠油油的,這么盯著他看,有毛病吧!

  它很不滿意,呲著殘缺的大牙,惡狠狠地回瞪了一眼,根本就沒意識到自己將人家的師尊給叼走了。

  武瘋子這叫一個氣,你將本皇道場給抄了,叼走……擄走吾師,結果你倒還大模大樣。

  瞧你那狗臉耷拉著,一副不鳥本座的眼神,什么人啊,什么狗啊,太可恨了!武瘋子真想立刻動手拍死它。

  另一邊也不太平。

  黎龘很誠懇,不斷解釋。

  “我雖萬念加身,但真的死了!”

  “黎黑子,你閉嘴!”眾人不想聽。

  你這老陰貨,還有臉提?

  而且,到現在了,這已不是重點,你別轉移話題!

  此時,幾個老究極只想知道,你為什么跑我們后院去了?!

  幾人眼神如煉獄,森冷的駭人。

  黎龘一臉嚴肅,道:“其實,我這是為你們好!”

  幾個空巢老究聞言,頓時怒血沸騰,火冒三千丈,什么話都不想說了,就想弄死他!

  黎龘擺手,看著幾人,義正詞嚴,道:“一切都是為了救你們!”

  你再說一句試試看?!幾人圍了上來,都準備動手了。

  黎龘道:“我只是想去看一看,你們后院是否有不祥,有詭異,怕你們被害了!”

  他一臉鄭重之色,道:“你們看,魂光洞多危險,居然連著魂河,真正的洞主應該被人害死了,被取而代之?!?br/>
  害死個毛,魂光洞的主人原本就出自魂河,幾人黑著臉,這種理由你也說的出口?

  黎龘一本正經,道:“這種危害很嚴重,你們別不在意,很嚴重,不容反駁!”

  你還有理了,不讓我們說了,不容反駁?這個極品的黎黑子,你怎么不去死!

  “你都從我們洞府帶走了什么了?”有人幽幽地問道。

  “什么都沒帶,就你們那點棺材底,我看不上眼,你們看到我在大陰間的棺材了嗎,比你們豐厚多了,不缺你們的那點東西!”

  幾人不想聽下去了,這無恥的老陰貨,一如史前般無良,他們選擇直接動手,弄死算了!

  轟!

  成片的蘑菇云炸開,幾個空巢老究極含恨而擊。

  結果,遠處傳來呱的一聲,白鴉怒叫,哀鳴,滿身羽毛炸飛,渾身上下光禿禿,氣到顫抖,惱羞成怒。

  它原本還暗自開心,偷著樂呢,坐看幾人內訌,結果莫名其妙,反遭受突然攻擊。

  這自然是黎龘做的,他壓根就防著幾個肝火旺盛的老究極呢。

  剛才,他身體發光,如同一面平滑溫潤的鏡子,將所有攻擊術法全都反射到白鴉那里。

  這是一種失傳的妙術,很難練成。

  黎龘一臉正色,道:“各位,這里是魂河,不要如此,不然只會讓親者痛仇者快。你們看,那白禿子笑的有多開心,有多痛快!”

  白鴉聞言,這說誰呢?

  看到黎黑子指向它,白鴉頓時勃然大怒,你才禿子呢,你們全家才是白禿子。、

  不過,它通體雪白,沒一根毛,確實有些顯眼。

  它惱恨無比,身上白光暴漲,蓬松的羽毛迅速的長出,覆蓋了軀體。

  “成何體統,大敵當前,自當一致對外?!本盘柕娜诤象w走來,手中拄著一根銹跡斑斑的破爛長矛。

  莫名間,那桿矛給人極其驚悚的感覺,讓魂光都忍不住要顫抖。

  幾位老究極安靜下去,面對魂河,的確不是內部撕裂的時刻,這點共識還是有的。

  當然,幾人心中還是不忿的,這該死的黎黑子,你不是被老天收了嗎,就此不見,多好!你真不該再復活回來!

  “幾位師傅,弟子有禮!”黎龘認真的見禮。

  九號的融合體感慨,道:“難為你了,這么多年,一如既往的善良,心中永存光明,實在太不容易了?!?br/>
  幾個空巢老究極聽聞后,面皮都在抽筋,全被氣的不輕。

  幾人差點噴他一臉唾沫星子,會說人話不?

  就你們這徒弟,也敢說善良,光明?在史前他就被稱作大黑手好不好?!

  黎龘無比嚴肅,道:“弟子謹遵教誨。雖道路艱阻,櫛風沐雨,我亦一往無前,始終如一!”

  你這么義正言辭,不嫌虧心嗎,臉皮不燒嗎?幾個老究極憤怨。

  什么道心堅固,始終如一,你這黑子,是要一條道走到黑!

  幾人眼神極其不善。

  九號的融合體認真地點頭,露出慈祥的笑容,很欣慰,這表情讓幾個老究極差點渾身冒煙炸了。

  然后,九號融合體一臉嚴肅之色,道:“幾位,別不愛聽,以后你們會明白,吾徒和善,光明駐心,在無邊黑霧中踽踽獨行,著實不易?!?br/>
  “你們這對師徒,良心喂狗了嗎?夠了!”黑血研究所的主人實在忍不住了。

  “汪,你說什么呢?!”不遠處,大黑狗不樂意了,眼神極其不善,盯住了他。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頓時閉嘴,算他沒說。

  此時,狗皇對武皇,那可真是強勢的一塌糊涂。

  “本皇從不說謊,我會看的上你那仨瓜倆棗?我隨便拔根毛都比你粗,你個毛頭小子居然叫武皇,這是要與本皇并列嗎?”

  武皇眼神慘綠慘綠的,他很想說,我壓根沒開口呢,你這惡狗就先噴我,他么的,找說理去???

  還有,這狗喊他什么?毛頭小子!

  轟!

  黑狗說到唾沫星子飛濺時,又一狗爪子拍出去了,當然下手的目標不是武瘋子,而是遠處的白鴉。

  又是一地鴉毛!

  白鴉怒了,你們都有病吧?自己內訌呢,怎么不先打死幾口子,為什么氣不順了,都總是對我下手?!

  它被氣壞了!

  “決戰吧,本座受夠了!”白鴉悲憤的大叫,管他呢,哪怕被它父親責怪,被終極地的規則懲罰,它也要出一口惡氣。

  不然的話,鴉生還有什么樂趣?太窩火了,它已經受夠了。

  “來,戰吧!”黑狗咆哮,然后,它轉身沖著所有人吼道:“我不管你們間有什么大怨,即便是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也都不要給我在這里內訌,別扯本皇后腿,現在血洗魂河的時候到了,準備大殺!”

  此地的徹底安靜了,可怕的氣氛瘆人到極點。

  “好,如你所愿,提前揭開血色大清洗的序幕,戰吧!”魂河深處,終極厄土中傳來冰冷的聲音。

  一頭白色古鴉若隱若現,那是白鴉的父親。

  哧!

  一根白羽飛來,猶若天箭,又像是潔白長矛,洞穿虛空,帶著磅礴的能量,驚懾諸天的氣息,光芒耀乾坤。

  轟隆一聲,它打碎一切,轟向黑狗。

  砰!

  黑狗低吼,口中音波如洪水決堤,抵住白羽箭,讓它在身前炸開,導致黑洞都被炸出來許多口,景象驚人。

  “你老了,不行了?!被旰咏K極地內,那頭老白鴉開口,聲音淡漠。

  “殺死你足夠了?!?br/>
  這一刻,黑狗身體烏光暴漲,身體變大,俯視整片厄土,大爪子極速放大,連狗指甲都比星斗巨大許多倍。

  它一爪子向魂河終極地抓去,恨不得直接將那傳說中的厄土抓爛,徹底會掉。

  “呱!”

  魂河終極地深處,白鴉之父冷漠,探出一只鋒利的爪子,同樣可怖,向外抓來,在那里異象駭人,爪子下是無數的星球破碎、星空湮滅的畫面,這簡直是滅世的景象,那是昔日造成的各種真實殺劫嗎?

  然而,它驀地倒退,毛骨悚然,感覺大不安。

  “我……居然忽略了,剛才為何像是失明般,靈覺失常,不曾發現帝尸,像是某種因果力量在牽引我,要抓過去……”

  白鴉之父,當真是滿身羽毛炸立,最后那一刻,它才像是想起黑狗背負帝尸而來,有莫名因果之力牽引他,要去觸及帝尸,這太可怕了。

  它忍不住顫栗,極速收爪倒退。

  那只巨大的狗爪子,鋪天蓋地,轟落在厄土,要將那里打穿!

  不過,無聲無息,有一層光浮現,霧靄蒸騰,各種難以言說的場景全都浮現了,比如諸天腐朽,無上生靈爛掉,各種不可名狀的景象齊現,抵住狗爪子,并且要腐蝕它。

  黑狗果斷收手,而后拎出了帝鐘,準備轟砸過去。

  “狗子,你虛了,且先罷手,讓我來?!?br/>
  這時,九號的融合體上前,手中拎著一桿銹跡斑斑的爛矛,看著不起眼,但是那種內斂的鋒芒著實懾人。

  “你才虛了呢!”黑狗喘氣,自身血氣枯竭,的確太費力了,它真想一巴掌轟開終極地,可那不現實。

  所以,它只能提著帝鐘上前。

  “狗子,久違了,想不到你這毛頭小子也這么老了,唉,歲月是把殺狗的刀啊,人世間就是一幕幕悲劇?!?br/>
  九號的融合體開口,無比的感慨,多少有些悵然,傷感。

  黑狗第一次覺得膩歪,在這群人里,唯一比它還老的怪物就是這人皮,倚老賣老,太膈應人了。

  “你都只剩下幾張皮了,怎么還沒死!”黑狗沒好氣的說道,拎著帝鐘,在那里不忿。

  這時,武皇、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一群老究極,這才像是發現它背負一具尸體,而后皆毛骨悚然。

  早先,為何沒有覺察到?

  這是怎樣的一種力量?居然會被忽視,難以關注到尸體!

  一時間,幾人都心頭劇震,無比沉默了。

  九號的融合體開口,道:“死不了啊,地難葬,所以我來魂河了,看這里的怪物收不收我,讓我早點腐朽吧,我真活夠了?!?br/>
  眾人無語,這話說的,真是讓人覺得油膩。

  “估計你要完了,今天會死在這里?!焙诠氛f道。

  “那拭目以待,我就怕到時候會捅死幾個大個的,我可不是吃素而來,我今天什么都吃,葷的、素的、兵器、魂光!我都要!”

  正說話間,又有幾張人皮悠悠蕩蕩,飄了過來,迅速與九號合一,讓他看起來更加飽滿了,越發像一個正常的人。

  這一刻,幾位老究極都凜然,第一山果然邪門,這老東西太神秘了,九張人皮果然都是一個人的!

  以往只是猜測,現在被證實了,這就可怕了,比單一的九號恐怖了許多倍!

  “血肉都沒了,你怎么就沒腐朽呢,這么能熬?!焙诠凡环?,那老東西修煉的法門太特別,道路無比古怪,讓人羨慕不來。

  “叫我九道一吧?!本盘柕娜诤象w開口。

  接著他又道:“我那血肉還在呢,估計是迷路了?,F在留著人皮當念想,我估摸著,他終有一天能夠找到回家的路,會回來團聚的。還有我那骨頭,也不知道跑哪去了,也希望他沒事吧,祝他安好,我在家等他?!?br/>
  眾人眼暈,非常的無語,這是什么怪物,他的皮與血肉還有骨頭都是各自立山頭,是分開的,有些跑路了,目前各混自己的?太邪性了!

  不過稍微深思的話,就會讓人悚然,身上起雞皮疙瘩。

  “本皇不想與你說話!”黑狗不想搭理他。

  這時,魂河終極地深處傳來異動,然后一股磅礴的威壓傳來,讓所有人都有種要窒息的感覺,忍不住顫栗。

  強如他們都如此,可想而知這有多么的瘆人,太恐怖了。

  一塊石頭緩緩飛來,不斷放大,成為恢宏的道臺。

  接著又是一塊,從那終極地飛出。

  足有數十上百塊,拼湊在一起,成為一個滿身都是裂痕、歷經過無數戰火的宏大平臺,也有點像祭壇。

  它曾經四分五裂,被重組在一起,如今上面還有干枯的血殘留。

  平臺在擴張,很快就無垠了,宛若一個大世界!

  “當年的帝戰之地,雖然被打爆了,僅留下殘缺的一角,但也足夠支撐你我陣營如今的戰斗規模了,來吧,決一死戰!”白鴉之父在厄土深處冷聲道。

  它冷幽幽,越發強硬。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都震驚,那是天帝血嗎?!

  那是魂河終極地的無上生物的血液嗎?

  平臺上,血跡斑斑,都是昔日大戰所留,不過那些干冷的血痕早已沒有靈性,當年磨掉了一切生機。

  “有血也不見得是帝者所留,最起碼你們看到的就不是?!本诺酪婚_口。

  他仔細觀察了一番,應該沒有帝血,即便磨滅靈性了,帝血也不是一般強者可以承受的,不會遺落在外。

  “嘿,又見到這戰場的一角了?!焙诠烽_口。

  然后,它縱身一躍,來到了那無邊無垠的平臺上,小心翼翼地將帝尸放下,準備血戰到底。

  黑狗道:“吾生命或許到了終點,世間枷鎖,全部斬滅,此地唯有血戰到底,不怕死的給我一起上,想拖后腿的給我離開,都趁早!”

  “那就殺吧,今天殺個日月無光,魂河暗淡,老子也要發狂一番,試試能否將殘廢的魂河終極地給滅了,血洗干凈!”九道一開口,亂發披散,眼神如電芒,這一刻他不再和善,沒有笑容,宛若一個蓋世的魔主降臨!

  他所散發的氣息驚懾天地,這一刻諸天各界都有感應,都在震蕩,有些地方發生天哭,血雨狂灑。

  并且,他在吟誦一種古咒,嘗試召喚自己血肉與與骨頭,不知道如今走在到了哪里,希望他們能回來參戰!

  縱然幾位老究極很強,可也都頭皮發麻,感覺肌體要被割裂了,那股氣息太驚人。

  這還沒爆發大戰呢,九道一這個怪物就給他們無比的壓迫感,太瘆人了。

  嗖!

  泰一動了,沖上了祭壇,道:“我也曾年少輕狂,也曾為一個時代的主角,也曾是一個……好人?!?br/>
  再回首,他一聲輕嘆,他的路充滿了血與骨,為了永恒,為了更強,他不再那樣的光輝燦爛,染上過血腥。

  嗖嗖嗖!

  幾個老究極都登上了平臺戰場。

  “你這桿矛……該不會是那個人留下的吧?”這時,黑狗注意到九道一手中的爛矛,即便滿是銹痕,可也是如此的讓人不安。

  哪個人?在場的老究極驚疑,但很快他們就想到了,一定是傳說中只身就敢挖開古輪回路,想找到古地府的那個人,他留下的……兵器?!

  所有人都震驚,這可能嗎?簡直要嚇死諸天中的一群老怪。

  “你猜!”九道一淡淡地回應,依舊在吟誦古咒,召喚血肉與骨頭那兩位。

  “不先勒索好處了?”黎龘暗中對黑狗傳音。

  “不將他們打殘了,不弄死他們,指望得什么好處,這是魂河,不是其他地方,骨子里的血腥與殘暴,你還沒真正見到過?!惫坊拾抵谢貞?。

  這時,恐怖氣息浩蕩,白光撕裂蒼穹,但是卻難以損傷這座祭壇戰場分毫,白鴉之父緩緩逼近了!

  這頭古鴉的確強大無比,哪怕有傷未好,現在也很可怖。

  在它的身后,在它的前方,到處都是生物,將它包圍,擁簇在中心。

  可以說,無邊無沿,大軍密密麻麻,許多都是干尸,也有純靈體,更有通體都長滿紅毛的怪物等。

  黑狗嚴肅起來,它很了解,魂河不好打,不好對付,當年自己的陣營可是殞落了很多的強者!

  “真熱鬧啊,本座也來了!”在這關鍵時刻,又有人登場,突兀的出現在平臺上。

  他很臃腫,渾身腐爛,躍上來時很瀟灑,可結果剛落到戰場上,腳下一個踉蹌,脖子嘎巴一歪,頭顱咚的一聲墜落在地上。

  “唉,肉不結實了,他么的,頭都造反了,自己跑了!”他咕噥。

  骨碌碌!

  那頭滾落出去,實在有些恐怖,對面許多干尸怒吼,結果在砰砰聲中,全部炸開了。

  此時,就是武瘋子都一陣無言,這主又是誰啊,太兇殘了。

  轟??!

  那頭顱越滾越大,超越星球,還在變化,向前碾壓過去,若非這是帝戰之地,平臺絕對早已崩了。

  “夠了!”

  白鴉之父喝道,它扇動翅膀,向前擊去。

  “大鴨子,謝謝誒,將你爺爺的頭送回來!”無頭的腐尸在說話。

  在白光沸騰中,那頭顱被擊飛,結果安安穩穩的落在腐尸的脖子上,他伸出雙手,咔吧一聲將自己的頭擺正,裝好。

  這時,即便是泰一都眼睛發直,覺得這主很邪門,絕對厲害的離譜。

  “狗子,想我了沒有,知道我離世時哭沒哭?”腐尸看向狗皇,哈哈笑道:“沒想到,我還腐爛的活著?!?br/>
  黑狗呲牙,真想咬死他??!

  臃腫的腐尸拍了拍屁股,道:“來,給你咬?!?br/>
  “汪,啊呸!”黑狗感覺惡心,那看肥肉都爛了,還在亂顫呢,誰他么敢下嘴,咬你,那不是自虐嗎?嘔心自己。

  “殺!”

  這時,戰場中的古鴉開口,下了命令。

  一剎那,無邊無沿的大軍殺氣滔天,驚動了諸天萬界,這種魂河氣實在太恐怖了,無數的生物向前沖去,震動了天上地下!

  “來,來,來!本皇從來就不怕大場面,不就是覺得你們人多嗎,無妨,看本皇蓋世大神通——落地成皇!”

  黑狗一抖身體,頓時烏光千萬縷。

  雖說它光禿禿,身上的毛都要掉光了,但是湊吧湊吧,也能有一堆狗毛呢,就好比爛船也有三千釘,它一抖落,狗毛漫天飛舞,然后……落地成狗!

  一群黑狗大叫著,嘶吼著,響徹三十三重天,全都撲上去了,咬啊咬,殺啊殺,驚呆了所有人。

  這就是蓋世大神通——落地成皇?

  這群黑狗的戰力的確非常強,極其駭人,并且全都持著各種古代有名的秘寶等,一起大殺了過去。

  那些兵器都是狗皇多年的收藏,頓時了打了蒼穹炸開,戰場劇烈顫抖。

  “呱,喵!喵!”

  白鴉慘叫,瞬間沒鴉模樣了,被打爆數次,都開始學貓叫了!

  這還真不是亂叫,它從開始就防著那頭兇殘的惡狗呢,提前施展了九命貓族的妙術,保自己不死。

  也幸虧這樣做了,不然的話,就沖黑狗這次專門盯著它打,直接來了個落地成狗……成皇,估計就弄死它了。

  即便如此,白鴉也在瞬間被抽掉了幾條命,被弄死好幾次了!

  “父親!喵,呱,喵,喵!”

  白鴉凄慘,羽毛凋零,血肉橫飛,霎時間而已,就快被一只又一只大黑狗給生吞活吃了。

  落地成皇太恐怖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七星彩开奖结果走势 一定牛河北十一选五彩票 中彩网甘肃快3走势图 鑫牛配资 贵州11选5开奖遗漏 江西配资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 湖北快三精准预测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直选 股票配资推荐丶卓信宝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