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69章 淚流滿面

第1469章 淚流滿面

  白鴉疼的想學狗叫,都要死了,卻還要體驗這種難以忍受的痛,不是肉身的,最主要是靈魂層次的。

  輪回土焚燒,專殺魂光!

  此外,也有被氣的成分,一個少年而已,境界不高,居然用木矛戳它屁股,血濺虛空,并大言不慚嚷嚷著,要弄死它。

  “啊……”

  白鴉怒叫,真想干掉所有人,血洗九重天!

  可惜,它現在太虛,被磨的差不多了,真血已失靈性,魂光更是在大面積潰散,化成光雨,流散空中。

  砰!

  白鴉炸開,肉身成灰,同時魂光被燒成煙。

  “汪,留下一點真靈!”魂河前,黑狗急了,在那里大叫,它真沒打算弄死白鴉,還想訛詐好處呢。

  “呱!”

  與此同時,魂河終極地,傳來一聲憤怒的鴉鳴,白光刺目,宛若十萬大日一起橫空出世,撼動諸天。

  “大鴨子,你果然還活著!”黑狗叫道,滿身黑毛炸立,兇氣滔天,盯住了黑暗深處。

  魂河終極地,白光懾人,但很快又暗淡下去。

  一頭古古鴉復蘇,剛才出手!

  它張嘴間,將一道真靈吸進終極厄土,救了白鴉一條命。

  白鴉之父,絕對是一個恐怖之極的強者!

  不過,它一閃而沒,救回白鴉真靈后,就再次沉寂了。

  此刻,白鴉再生!

  它雙翅拍打,導致魂河滔滔,無盡魂物質匯聚而來,它散發出億萬縷白光,宛若恒星在焚燒,在炸裂。

  它怒極,今天太恥辱。

  若非它的父親,它就被一個少年戳死了!

  白鴉聲音冰寒,道:“看來,你們非要逼我展現完全體!”

  自始至終它一直在強調,如今不是完全體。

  它有道果寄于魂河深處,正在看守無上重地。

  現在,它想不管不顧了,殺出來,與三個極品清算!

  黑狗與烏光中的男子都意識到,魂河終極地真的出現大狀況,有變故發生。

  不然的話,白鴉早翻臉了!

  都到這一步了,它居然還只是在說,而不是付諸行動,換個人早就無法忍受了。

  此外,白鴉之父剛才也只是驚鴻一現,又隱伏下去,沒有真正出來!

  魂河深處有大問題!

  這是他們的機會!

  ……

  楚風很遺憾,到手的鴨子又飛走了!

  他意識到,那是一個無法想象的老怪物,出自魂河,根基逆天!

  這要是能截留一縷殘靈,說不定能窺破價值連城的大秘、經文等。

  “我們……要離開嗎?”紫鸞一陣后怕,這地方太危險,居然有魂河中的生物隨便向外亂砸落。

  “不急?!背L道。

  “你難道還要等著天上……掉鴨子?!”紫鸞臉色發綠。

  “你也意識到了,那可是大機緣,好比天上掉餡餅?!背L遺憾,在那里反思,剛才沒把握到機會。

  紫鸞真想昏過去算了,那可是魂河中的怪物,你在想什么呢?

  楚風踅摸,要找個更好的地方呆著,蟄伏起來,坐等天上掉餡……不,掉鴨子!”

  “其實,我心里很不舒服?!背L補充,嘆道:“遙想當年,我在故土何等快意,想吃誰就烤誰,管你是外星生物,還是本土兇獸,只要是對頭,終究都是一盤菜,沒有什么一頓燒烤解決不了的問題?!?br/>
  紫鸞翻白眼,腮幫子都氣鼓鼓的,當年,她都差點被烤了!

  “現在,我這狀態,這生活,唉,淚流面滿,當真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我總是不能橫行陽間?!背L嘆氣,一副悵然的樣子。

  紫鸞無語,你才來陽間幾年,就敢有這么大的野心?真給你時間,有一定實力后,你是不是想烤空巢老究極,想販賣他們?

  “早晚一天!”楚風拔高聲音,仰天而誓,道:“我會去魂河洗澡,會去古地府燒烤,終將橫掃諸天!”

  紫鸞忽然覺得,這人販子不是悵然,不是心里不舒服,而是比她還能傲嬌,這是病,得治!

  很快,她又醒悟,道:“我才沒病呢!他有!”

  “我終將會回來!”楚風背負雙手,然后帶著紫鸞……果斷跑路,消失!

  ……

  魂河盡頭,門后的世界,雙方在對峙。

  至于門外,一群空巢群老究極終于到了!

  “砰!”

  幾人像放煙花一樣,將魂光洞主人的真靈給點燃,令它炸開,形神俱滅,先解決了他。

  “真要進去?”有人低語。

  這可是魂河,哪怕強大如他們,有所耳聞,甚至有過非常規接觸,但是也從來沒有真身闖入過。

  現在,他們到了魂河盡頭!

  一扇門堵在那里,鐫刻滿斑駁的歲月氣息,有干涸的黑血,是何人所留?有些瘆人。

  傳說,天帝曾入此門,踏足一片無比恐怖的大戰場!

  “來都來了,進!”泰一說道。

  到了這個層次,再想提升的話,太難!

  幾乎無路可走了,前路已斷。

  門后的世界,傳說讓天帝都曾流血之地,也許可接他們的斷路。

  最主要的是,現在前方有猛人在開道呢,到底是誰?

  這幾人何其強大,有了決定后,一閃而入,縮地成寸,眨眼就到了門后世界的深處。

  遠遠的,他們就看到一片烏光,像是一座黑色的大山堵在那里,沉重而壓抑,與魂河上游的白鴉對峙。

  一剎那,幾人都移不開目光了。

  空巢老究極,哪個不是超級非凡生物?靈覺極其敏銳!

  現在烏光暴漲,故意蔓延,擠壓滿整片空間,遮掩了真身,可還是讓幾人感覺熟悉,甚是詭異。

  “你……誰???!”究極生物中有個老家伙眼神異樣,別人都在盯著看,他則忍不住開口了。

  這一刻,他無比的疑惑,因為熟悉感撲面而來,似曾相識!

  其他人也是越看越不對勁兒,這烏光中的生物絕對認識,故意隱藏也沒用,燒成灰都能認的出來。

  幾個老究極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怎么又出現了,不久前不是剛弄死嗎?!

  “黎龘,你這個老陰貨!”一聲大吼,響徹魂河,沿著通道傳到陽間。

  這人氣壞了,不久前打生打死,好不容易弄死這個大敵,結果這才多久?他又活蹦亂跳地出現了???

  陽間,老古距離清州不遠,正在黯然神傷,結果突兀的聽到這聲帶著濃烈敵意的吼聲,頓時憤懣。

  “我大哥都死了,被你們謀害后,還不放過,連死人之名都要詛咒嗎?!”老古悲憤,熱淚都要淌出來了。

  “黎龘,你還沒死?!”又是一聲大吼傳出,這是來自老究極的殺機,還有憤怒。

  他們之前殺的是誰?正主居然還有心情招惹魂河呢,真是豈有此理!

  外界,許多人也都被驚呆了,他們聽到了什么,黎龘又活了?

  不久前不是剛死嗎,天地同悲,老究極們共同鎮殺。

  “各位,好久不見,當真想念啊?!睘豕庵械哪凶哟蛘泻?,一副很感慨的樣子。

  “黎龘!”有人大叫,這還真是他???!

  外界,清州的人都聽到了,心中震撼,這是什么情況,黎龘又活了?

  老古目瞪口呆。

  他都有些懷疑人生了,大哥,你還活著?

  早先他陪著的人是誰?陪他在陽間舊地追憶,最后看他化成光雨化微塵,人間再也不可見。

  那時,老古哭的像個孩子,痛不欲生,為結拜大哥送行。

  “不知道為什么,現在我想哭,大哥你真坑啊,我該你叫黎大坑!連結拜兄弟都騙,都坑,我落了那么多的眼淚,你良心不會不安嗎?!”

  老古淚流滿面,是被氣的,那大坑,連自己人都這么埋嗎?簡直是不分敵我!

  老古無語凝噎!

  清州,許多人也都不敢相信,在懷疑是不是聽錯了,這一爆炸性消息實在是讓人無言。

  魂河,門后的世界。

  幾人都盯著烏光,沒什么好臉色,眼中兇光畢露。

  早先打生打死,群毆此人,圍獵史前大黑手,到底弄死了什么玩意?他依舊好好的在這里,還在那笑瞇瞇呢,實在讓人受不了。

  “各位,我的確死去了,這其實……還只是我的一道執念?!崩椠摀u頭,在那里輕嘆道。

  一道執念,并非真身?

  其實,他真的殞落了?

  見鬼的執念!有人咬牙切齒,早先死的那個就說自己是執念,現在還來這一套?!

  “各位,黎某一生孤苦,當年遭劫,真身確實早已不在,唯有一道烏光護幽魂,嘆世事無常,人生無奈,命運多舛,我之悲啊?!崩椠撚行┑统?,再次說自己是執念。

  幾人狐疑,還是不相信。

  外界,老古又一次淚流滿面,他很想說,大哥,你到底死了沒有,給個準信啊。

  他現在真有點搞不清了。

  “黎龘,你這個老黑手,都到這種境地了,你還敢信口開河,早先在星空外你說是執念也就罷了,現在還這么說,你這是赤裸裸的蔑視我等,睜著眼睛說瞎話,可惡可恨!”

  有人低吼,實在受不了他,這老陰貨實在欠缺道德,真想活剮了他。

  黎龘輕嘆,道:“早先那的確是執念,懷戀舊土,無時無刻不想在看一看那曾經的舊地,想看一看那些再也不可見的故人的墳土,唉!有多少事可以重來,有多少人再也無法等待,黎某想慟哭,卻早已無淚?!?br/>
  接著,他又道:“現在的我,則是另一道執念?!?br/>
  幾人眼神綠油油,早先死了一個執念,現在他居然好意思說,這又是一道執念?

  一位老究極幽幽開口,道:“你到底有幾道執念???”

  其他幾人也都眼中冒火,特別想弄死他,現在就想問問他,這道執念消散后,是否就徹底死了?

  黎龘感慨道:“或許,我這人執念比較多吧,想法比較多,所以,萬念加身,即便死上幾次,大概還是會有新執念誕生的?!?br/>
  滾!

  在場的老究極只想說這一個字,恨不得立刻打爆他的臉!

  雖說身為對頭可以無所不用其極,但這家伙也太氣人了!

  照這史前大黑手的說法,他執念太多了,打不死,滅了還能活。

  幾人咬牙,這就是借口,黎黑子真身應該沒死!

  突然,泰一的臉色變了,道:“等下,你身上為什么有我洞府的氣息?你……都去哪了?!”

  幾人神色驀地都變了。

  一剎那,他們都生出感應,該死的黑混蛋!

  他們全明白了,早先心中的不安,原來應驗在這個老陰貨身上,去抄他們家了,可恥啊,可恨!

  唯有一個九六三迤迤然走來,不急不躁,一點也不慌,相反,笑的跟一朵皺巴巴的枯萎的花骨朵似的。

  “我說,你們這群小崽子嚴肅點,當這是真什么地方了?”遠處,黑狗看不下去了,大聲開口。

  武瘋子眼神綠油油,一瞬間就盯住了它。

  這一刻,他又聽到了弟子門徒的禱告聲,那句祖師被狗叼走了,實在太有具有魔性了,不斷在耳畔回響。

  他看到黑狗后,第一時間就覺得,多半是這狗東西做的!

  他有些要發瘋的感覺!

  “真熱鬧??!”這時,外界又有一個人形生物走來,周身都腐爛了,身形相當的臃腫,進入魂光洞。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美股实时指数行情 湖北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基本图 浙江20选5怎样算中奖 浙江11选5遗漏彩人彩票网 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果 辽宁35选7好运开奖公告 时时彩最快开奖软件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 河北十一选五机选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