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63章 連天帝都照咬不誤的狗皇

第1463章 連天帝都照咬不誤的狗皇

  武皇道場內,一位大天尊手腳都在略微的發抖,嘴唇都在哆嗦,喃喃著:“祖師……要歸來了?!”

  他實在太激動了,甚至可以說是無比亢奮!

  在他看來,沒有比這影響更加巨大的事件了,他幾乎想大叫出來。

  若是這位祖師回歸,他們這一系會強到何等的地步?

  身為大天尊,自然是了不得的人,號稱天尊領域中的無可匹敵者,真正是同階中領軍生物之一。

  陽間也唯有少數幾個可怕道統才能培養出這種同級不敗的恐怖進化者。

  “祖師,您這是又一次實現生命的躍遷,踏上歸途了嗎,要與道骨合一,這天下還有誰是你的對手?”大天尊顫抖著說道。

  他神覺敏銳,遠勝其他人,目前只有他覺察到那不同尋常的一縷波動。

  他也有師兄弟,而且他身邊就有幾人,在大能盡出的情況下,這些人正在與他一同鎮守在要地。

  在場的人都聽到了他的話語,皆猜測出發生了什么。

  “什么,祖師回歸?”

  “你在說什么,哪位祖師,難道是……武皇的親師尊?!”

  剎那,這里炸窩!

  但是,他們卻又不敢大聲喧嘩,全都睜大眸子,發出壓抑的低吼聲,盡量克制自己的情緒波動。

  這實在太驚人了,那位……沉寂快一個紀元了,還能復蘇,還能活著從界外回來,簡直不敢想象。

  他到底多么強大?

  須知,當年他就是為了極盡升華,才踏出那一步,都說會九死一生,被絕世強者認為,算是從此人間除名。

  因為,他走上那樣的路,踏出那一步后,就算是永寂了,跟死沒什么區別。

  古往今來,就沒見過有哪幾個人還能復蘇的,還能活過來的,這是一條死路!

  只有看不到希望,沒有其他選擇的人,才會邁出那一步!

  “哈哈……”

  有人興奮的想仰天大笑,但卻使勁兒忍著,怕驚擾祖師的回歸。

  這片道場中的生靈都被驚動,全都知道發生了什么,武皇之師,傳說中的存在,要從那片莫測之地回來了?

  這里大多都為中高層次的進化者,動輒就是神祇級數以上的生物,所以動作都很快,開始設案焚香,鄭重禱告。

  更有人潑水凈土,構建七色祭壇等。

  所謂的潑水,那是神液,落地剎那,金霞翻涌,虛空中蓮花成片,祥和而圣潔。

  他們迅速準備,擺放玉石桌案,銅爐玉鼎等,在那座島嶼外排滿,煙霧裊裊,與道和鳴。

  一群人黑壓壓的跪了下去,靜候祖師出關。

  這種儀式很嚴肅,也很神圣,武皇道場內但凡有一定身份的生物都來了,跪在地上,低聲祈禱。

  “見證奇跡的一刻就要到了!”

  “祖師回歸,睥睨天上地下,萬古無敵,誰與爭雄?”

  一群人激動,低聲吼著,見證無上神話的時刻就要來臨了。

  上至大天尊,下至神級生物,沒有一個不興奮的,他們這一脈注定要崛起,成就無上偉業,當為此世至高霸主,統馭六合八荒。

  “波動劇烈了,祖師這是定位好坐標了,我甚至能感覺到,祖師的道骨在輕顫,在與大道相合,接引真身回歸?!?br/>
  大天尊開口,一臉崇敬之色,數次叩首,膜拜祖師。

  唯有他神覺最強大,格外的敏銳,能夠感受到一些特殊的波動,而其他人還不行。

  畢竟,那座島嶼非常特殊,隱藏在巖漿海中,此外還有石頭殿宇鎮壓,不泄氣息。

  即便是楚風在登島前,都沒有特別的發現,直到臨近才覺察到祭壇與遺骸骨架。

  “圣祖……萬壽無疆,一壽一紀元!”有人喊道。

  “不可喧嘩,恭敬以待!”有人斥道。

  一群人敬畏著,崇拜著,等待無上的史前祖師降臨,要親眼目睹奇跡發生的那一刻。

  ……

  島嶼上,石頭殿中,楚風一臉詭異之色,他聽到了外面的雜音,眼神都綠油油了,實在是沒有想到,骨架來頭這么大?

  武瘋子的師傅?還真是啊,在這之前他也只是大致有些猜測而已,可并沒有什么證據,無法肯定。

  現在,一切都確定了,他將武瘋子的師傅……喂狗了!

  而外面的那群人卻還在歡呼,還在振奮,還在期待,等著見證祖師回歸那一神圣時刻呢。

  他們要是知道現在發生了什么,要是一會兒看到,一只狗啃著那具道骨罵罵咧咧,會是什么表情,會原地爆炸嗎?

  石頭殿中,祭壇上方,那只模糊的黑色獸影真的很龐大,緩緩逼近,血盆大口中前一具白骨架落下。

  巨獸不是一步到位的降臨,而是探索著,逐漸凝聚成型。

  其實,楚風在這個過程中,還是在嘗試挽救的,想將那具白骨架給弄回來。

  畢竟,現在確定了,這當真是武瘋子之師,這要是敗露,別說外面那群人要爆炸,估計武瘋子都可能會氣到炸裂!

  然而,楚風失敗了,自從扔出去后,那血盆大口就像是口黑洞般,牽引道骨緩慢墜落,根本就搶不回來了。

  要知道,這才拋出去啊。

  楚風氣的想罵,肉包子打狗,進了狗嘴里的東西真是有去無回??!

  他的確想息事寧人,不想鬧出太大的動靜,現在還不想與武瘋子死磕呢。

  再說,他這次來此地是為了掏空巢老究極的窩,奪各種造化,結果……這算什么事。

  “我已經盡力了!”他一臉正氣,表示這件事與他無關了。

  域外,不知道哪層天域中,黑色巨獸張著血盆大口,呲著殘缺不全的犬牙,惡狠狠地道:“還敢跟我搶,落到本皇嘴里,你還想逃嗎?從來沒聽說,被本皇選中,咬住的東西,還能逃走!”

  它自然感覺到了一股阻力,那獵物想掙脫,但是憑它之威名,天上地下誰不知?兇殘之名懾天下,對強者來說都是如雷貫耳,它的名震古今。

  “落在我嘴里,你就老實的呆著吧!”它張狂地在某一層天域中大叫著,它以為咬住了那個冒犯者。

  之所以這么費勁,主要是相隔太遙遠了,它身在陽間外!

  此外,它蒼老了,血氣近乎干枯,昔日之大戰傷到不行,某段時間都接近油盡燈枯了。

  當然,更為重要的一點是,它被人念叨,分化出去諸多虛身,在四面八方探索。

  它牽引出楚風這里的一根因果線,不過是其中的一道虛影,力量過于分散,形體模糊不清。

  不過,現在它閉合了嘴,咬住了獵物。

  還是由于過遠以及虛影過于模糊的原因,到現在它還不知道獵物是什么呢,不然估計早就……吐了!

  因為,它從來不吃人肉,這是規矩,也是底線,它自幼開始,先后追隨過的幾位無上強者都是人族。

  楚風看的牙疼,那只大嘴叼著道骨,咬出了大道火花,嘎吱嘎吱作響,看著他都跟著一陣牙疼。

  “情何以堪?”

  他能想象那些場面,無論是武皇,還是這只大狗,最后知道真相后,估計都會五臟如焚,暴跳如雷吧?或許這都說輕了。

  不管這些了,他時刻準備著,只要開始大亂后,他就去行動,橫掃武皇道場,什么藏經閣,什么藥田,只要能撼動的都搬走!

  反正這群人都聚集在島嶼外,正好那些地方都空了,天賜良機,不會驚動任何人。

  “祖師回歸,古今無敵!”

  “成功邁出那一步,開古今未有之局,打破終極路,拓展更強無上道!”

  強大到了楚風這個地步,五感自然強的離譜,那群人如此激動與興奮,怎么能瞞過他的靈覺?

  這時,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外面那群人沸騰,過于高調了,都開始喊口號了。

  因為,所有人都能夠感受到了,的確有至強者在降臨,在回歸,正在與祖師的道骨歸一!

  現在他們歡呼,也不會影響到祖師了。

  楚風無語,一會兒怎么收場???他都在替那群人著急。

  同時,他也有些神色不自在,難得的微赧。

  “真不是我故意的,誰知道心中念叨那只狗,它就應驗了?!?br/>
  無聲無息,他出了殿宇,開始挖土,石頭殿后面的那塊藥田很詭異,很安靜,所有藥草都枯萎了,但是此地明顯很一般。

  幾乎是瞬間,楚風就打了個冷顫,太不祥了,太可怖了,這土……有大問題!

  他直接全都給扔了,火眼金睛爆射,盯著這片藥田,輻射依舊很可怕,但這不是重點,危險來源于土質中的一些細微的小顆粒,與土壤凝結在了一起。

  “花粉!”

  縱然那些草木都腐爛了,枯萎了,它們留下的花粉還在,并未潰滅,并未爛掉!

  太不祥了,給人以極其危險,要大禍臨頭的感覺,這土壤中的花粉不是什么好東西!

  “一整塊藥田都被污染了?!”楚風寒聲道。

  還是說,這其實是大宇級花粉,本身就代表著不祥,會讓人不可名狀?!

  現階段,楚風不想接觸這種東西!

  “管你是什么東西,楚爺從不走空,既然來了,自然要有收獲,他動用場域中絕頂手段,沒有觸及任何草木土質花粉等,將那枚掩藏在腐爛植物下的果實采摘了過來!”

  大宇級果實嗎?楚風不知道。

  還是說,是某種不敗的果實,可煉體,可煅精神等,他也不清楚,無法確定。

  這口果實圓潤如仙丹,通體藍幽幽,晶瑩透亮,芬芳撲鼻,濃香讓人的魂魄都要離體而去了,很特殊!

  砰!

  楚風直接給封印在玉盒中,當然,盒子中有許多輪回土,這是鎮封此果的主要物質。

  “差不多了吧,一會兒大亂,我就去收割各地,什么經文,什么大藥,別讓我看到,不然都姓楚了?!?br/>
  轟!

  這時,那只黑色的大狗終于將形體凝聚的差不多了,叼著道骨,將石頭殿給撐破了,緩緩浮現在半空中。

  島嶼外,黑壓壓一片,一群正跪在地上頂禮膜拜的進化者全都目瞪口呆,便是強如大天尊,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看到了什么?!

  一只黑色的大狗頭,方頭大耳,銅鈴大眼,兇氣滔天,正咬著他們祖師的道骨,緩緩向天上而去。

  “住手!”

  “住……嘴,放開祖師,松嘴!”

  島嶼外,巖漿岸上,一群人要炸了,全都難以置信,短暫安靜后是成片的喝斥聲,不斷的咆哮。

  大天尊又哆嗦了,其他人也都顫抖,雙唇打架,不過這一次不是激動的、興奮的,而是氣的、驚怒的。

  這怎么能讓人接受?難以置信!

  說好的祖師回歸呢,想象中的無敵姿態降臨呢,怎么會成為一只狗的……狗糧?!

  “它是誰,那里來的蓋世妖魔?居然敢吃祖師!”一群人在驚怒的同時,也在恐懼,這絕對是非凡生物,不然的話,怎么敢如此放肆。

  古往今來,有幾人敢來武皇道場攪鬧?

  楚風也在咧嘴,這事兒果然鬧大了,不過他可不會去管,轉身就走,趁亂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去藏經閣,去藥田,去……洗劫,不,采購!

  “吾,光明正大!”他自語,義正言辭。

  他跑了,這座祖師島大亂!

  “狗妖……放下祖師!”

  “祖師啊,你好可憐,在哪里,快回歸啊,復蘇過來,有人在吃你的道骨??!”

  “武皇在上,至高無上的您快回歸吧,有人在道場中作亂,有只狗……它瘋了!”

  此地一片大亂,雖然眾人很恐懼這只狗,感覺它不可揣度,但是也有部分人不畏死,大吼了起來,呼喚祖師。

  甚至,有人想要沖過去,阻止這一切,救下祖師的留在這個世界僅有的形體——道骨。

  ……

  無盡遙遠的界外,黑色的大狗,呲著殘缺的大牙,眼神極其不善,它又生出感應了,有許多人明目張膽的對它露出惡意,很是不善,就在他那道虛身的附近。

  它投影關注,分出更多的精神,頓時聽到了諸多的聲音,什么狗妖,喂狗,狗糧,狗已瘋了……

  聽到這些后,它的一張大黑臉頓時沉了下來,誰他么瘋了,是你們瘋了吧?敢這如此褻瀆本皇!

  “我咬不死你們!”它大吼道。

  然后,由于格外關注,且虛身愈發凝實,它終于感知清楚與透徹了,它嘴里咬著的是什么玩意?

  “我……汪!”

  一聲大吼,它氣的口鼻冒白煙,嘴里是什么鬼東西,一具長翅膀的人形尸骨?太惡心了!

  “嘔!”大黑狗吐了,這要是活人也就罷了,咬也就咬了,畢竟當年沒少咬,甚至連天帝在成長起來前,也經常被它追著咬,至今提起來都是霸氣沖霄。

  可眼下這是什么玩意?死人骨,它吐了,它覺得自己沒那么重口味。

  “祖師……掉下來了!”

  “祖師墜落了!”

  一群人驚呼,就要沖過去接住。

  黑色大狗吐了幾口后,銅鈴大眼瞪著,越想越是心中不舒暢,呲牙道:“落在本皇手中的東西,還沒有放走一說,死人骨頭又怎么樣,照樣帶走!”

  因為,它感覺出來了,這是道骨,品質……還算馬馬虎虎,它現在虛的厲害,或許能帶走當柴火燒,用燒出來的能量大道符號滋養老……皇身。

  “今不比往昔,湊活用吧!”

  “吭哧!”

  它一口又給叼走了!

  “祖師!”

  “我知道它的來頭了,是傳說中的那個……狗皇!”

  終于,有人想到了什么,臉色煞白,隱約間知曉了這只狗的根腳。

  畢竟是武皇一系的人,道統超絕,遠勝陽間其他傳承,這里的人了解很多隱秘,知道不少消逝的古老大事件!

  “一定要稟告武皇!”有人低吼,早已是目眥欲裂,迅速焚香禱告,想召喚武瘋子回歸。

  “妥了!”

  楚風在遠處咕噥,但是,多少有點心虛,這次可是全都讓這只狗背黑鍋了,到時候鬧出的動靜估計……不會太小。

  與此同時,魂河盡頭門戶后的世界中,也有人在琢磨,想要找人背黑鍋,既然要弄大事兒,自然還是找人共同分攤傷害更好一些。

  “阿嚏!”

  “阿嚏”

  界外,先后有生物在狂打噴嚏。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江西省多乐彩 福建省体彩36选7走势图 海南4 1号码分布图 基金配资价格 香港红姐统一彩图图库+百度 如何炒股开户 河北省快三 黑龙江快乐十分计巧 股票指数强弱值怎么算 河南体彩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