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62章 直搗無上窩

第1462章 直搗無上窩

  楚風一路向北,橫渡數百州,偶爾還要貫穿特殊的混沌地界,終于趕到陽間最北之地。

  這塊地方太特殊,便是沒有武瘋子坐關,也是生人莫近之地。

  起初還好,大地上也有人煙,但是隨著翻過一片血色的山嶺后,便徹底都不同了,整片世界突然安靜。

  像是死地,沒有聲音,沒有生物,整片天地都無聲,全世界只剩下肅殺之氣,仿佛萬靈寂滅了。

  血色山嶺后,大地也是一片赤色。

  相傳,這是無上生靈的血液染紅的,發生過終極大戰!

  而武瘋子的師門來歷頗為神秘,很復雜,據說莫名在這片死地中崛起,成為北方最可怕的究極道統。

  有人說,這一脈的鼻祖是在這片血色的寂靜之地復蘇,有不可揣度的來頭。

  也有傳言稱,該脈之祖,疑似是從天帝葬坑沖爬出來的生物,墜入陽間最北之地,所以染紅山川,化生機勃勃的浩瀚疆土為寂靜死地。

  不管怎樣說,這里都極其的神秘,亦很詭異。

  “我終于踏上這片土地了!”

  最北部之地,很妖也很恐怖,楚風感受到了很不同尋常的氣息。

  山嶺這一側,還有人煙,可是翻過去,便仿佛踏入了冥界,來到了冰冷的冥土。

  當然,也有人說,這可能是武皇閉關所致,從史前坐死關到現在,他吸收了太多的生機,導致這里異變。

  事實上,武皇的一些弟子門徒都是在他于今世復蘇后被召喚到此地的。

  無聲無息,楚風一步邁出就是山川倒轉,像是縮地成寸,廣袤的大地出現在身后,他的速度太快了。

  “我……下不去車了!”紫鸞都快哭了,簡直是生無可戀,在她看來,人販子瘋了,你這是要做什么?

  武皇一系正在滿天下找你的下落,要收割你呢!

  結果你卻自動跑來了,萬一碰上個老怪物,遇上個大能,或者干脆武皇回歸,那畫面簡直不要太凄美。

  估計,到時候死都沒法死,但是卻更凄慘。

  紫鸞碎碎念,真想哭了。

  到了這片有魔性的北方大地,楚風也不敢直接橫渡虛空到地頭,而是謹慎的接近傳說中的武皇道場。

  他怕出意外,畢竟,這一脈無比恐怖,亦非常神秘,總有各種各樣的可怕傳說。

  萬一真的涉及到某個大葬坑,一定會很妖邪,從里面爬出的東西,誰知道都留下了什么,便是武瘋子不在,也還是得小心為妙。

  楚風道:“你如果稍微強一些,我在半路上直接扔下你就好了,可你這種狀態,隨便竄出只狼神王,跳出只狐貍精,都能一口啃了你,連羽毛都不剩一根!”

  紫鸞無語,這話可真不中聽,她現在不算弱了,來陽間這十幾年突飛猛進,比以前強大太多了。

  不過,想到楚風抬手就能劈死天尊,她也的確生出一股無語感。

  陽間廣闊,高手太多,山野中都有神祇,對她來說確實充滿兇險。

  “行了,你躲在罐中吧?!背L將她塞進石罐。

  結果,剛被扔進去,紫鸞就炸毛了,慘叫著沖了出來,在她身后懸浮著一張血色面孔。

  “鎮壓,回去!”

  楚風低喝,這是他在太上禁地意外接觸一絲大宇級花粉而導致的不祥異變,當時他毅然斬出體外。

  他一直沒有丟棄,而是封在罐中。

  起初,還很危險,但是隨著時間推移,他已經能初步控制,尤其是輪回土對這詭異的產物可克制。

  這團血色不祥產物最終沉寂,躲在輪回土下,不再動彈。

  楚風一直覺得,以后能夠用到它,眼下不想直接舍棄。

  這時,他穿過浩瀚血色大地,依照地氣,感知極北之地的各種生機,終于找到了武瘋子的道場。

  這里號稱是絕地!

  但是,在這片道場外圍,居然也有城池,又出現人煙了。

  他不理會,迅速地進入那片讓人感覺無比壓抑的絕地中心區域!

  “這道場有點荒涼?!?br/>
  楚風深感詫異,當然,那種讓肌體繃緊的窒息感也很濃郁,此地極其危險。

  前方就是自史前時代一直到現在都被認為死地的武皇道場,過去沒幾個人知道這地方。

  當世,武皇復蘇后,這里才傳遍天下。

  光禿禿,沒有草木,沒有大川,到處都是巖石,到處都是赤地,可以稱之為不毛之地。

  不過,走了一段路后,他頓時露出驚容。

  看起來不怎么樣的荒蕪之地,沒有道場氣韻的山地,陡然間令人肌體都要炸裂了,汗毛倒豎。

  前方,一座破落的匾額,綠銹斑斑,青銅材質,就那么杵在地上,半靠在一塊青色大石上。

  上書三個大字:南天門!

  口氣太大了,居然敢這么刻寫,這里是所謂的南天門,豈不是說道場深處就是那……陽間之主棲居之地?

  楚風看了又看,這銅銹間的字雖然很古老,但是他的確認識,屬于陽間的古字體。

  “應該不是從名山大川底下挖出來的,而是武瘋子一脈自己寫的,不過歲月有點久遠,該不會是該教當年的鼻祖刻寫的吧?”

  站在這里讓人感覺針扎般難受,一般的天尊都有些受不了。

  楚風沒理會,他動用場域手段,探測安全路徑,就這么神不知鬼不覺的向這片大地深處走去。

  總體來說,還算順利,沒有遇上阻礙。

  主要是,武瘋子的道場太廣袤了,再加上人的名樹的影,世上無人敢輕易踏足這里,冒犯武皇。

  所以,該脈也沒怎么在意外部區域,不擔心誰敢來作死。

  不久后,楚風見到了生物,這片區域還是很危險的,前方有了瘋獸,在空曠的血色大地上咆哮。

  這讓他露出凝重之色,那幾頭古獸頭顱破爛,渾身都冒出腐臭的氣息,在血色平原上奔跑。

  有神王境的,也有天尊境的,還有一頭疑似是大能的遺骸被煉成傀儡,在這里游蕩,巡守道場。

  楚風沒有去招惹,施展天師級的場域手段,有驚無險的越過這片區域,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這時,他才真正進入一片重地。

  在這片區域有濃郁的生機,有不少洞府坐落,更有懸浮在半空中的殿宇等。

  武瘋子的弟子徒孫等,有一部分就住在這里。

  “我這算不算是作死呢,馬上就要進空巢老究極的主巢穴了!”楚風自語。

  他早已用輪回土將自己全身上下都糊嚴實了,不露一縷氣機。

  他還是有一定信心的,按照老古所說,他大哥黎龘當年曾滿天下的找“魂肉”,就是這輪回土。

  可想而知,這東西多么的稀珍,有大用處。

  其功用楚風目前還沒有徹底弄清楚,但是遮蔽天機,封鎖自身的形體與與道痕等,那是至高級的。

  無聲無息,楚風沒入地下,順著地脈,如同鬼魂般飄進了道場深處。

  “該道統這是有恃無恐嗎?”楚風驚訝,武皇道場內,有場域,也有絕殺之地,但是并未如想象中那么不可臨近。

  “也對,如果成為森羅地獄般的所在,他那些徒子徒孫也受不了,沒辦法在這里生存?!彼催^地脈走勢后,漸漸放心。

  事實上,武皇一脈強大的是人,而非地勢,該教一向霸道,每次出世都征討天下,屠門滅派。

  他們信奉的是,進攻!

  從來都不怎么太在意放手,因為,他們相信,進攻就是世間最強大的防守。

  此外,只要武皇還活著,就可以鎮壓天下,有幾人敢來撒野?

  真要有人敢來,也不是所謂殺伐場域能夠抵擋住的,比如……史前大黑手黎龘!

  尤其是,當黎龘絕命于史前時代,該派就更加可怖了,自此肆無忌憚,動輒就會血洗一方不朽的傳承。

  比如,史前時代,無比強大的——夢古道,就被他們生生擊潰,血洗了個干凈,全教剩下幾乎沒逃出一個人。

  夢古道,就是小陰間大夢凈土的源頭!

  也是秦珞音的前世身天下第一麗人青詩仙子的師門。

  這個道統,號稱天下最強傳承之一,掌握有史前十大究極呼吸法中的一種,結果還是被滅了。

  當然,這也跟該教祖師寂滅,踏上輪回路有關。

  雖然,該教的祖師最終從輪回路回返,可謂是逆天而行,展現無上大神通,想要挽救夢古道。

  但到頭來,武瘋子親自動手,發狂攻擊,還是將蒙古道祖師給打爆!

  史前擁有十大究極呼吸法之一的夢古道覆滅,從陽間除名。

  這著實是震驚千古的大事件,武瘋子之狂,之霸道,雙手沾滿血腥,當年被體現的淋漓盡致,無人可擋。

  而這只是其中的一則戰績,還有其他,武皇一脈當年橫行天下,滅了不知道多少個道統,若非武瘋子突然坐死關,沉寂了千古,還不知道要發生多少流血大事件呢。

  楚風來到陽間后,曾經和老古去過夢古道,曾親眼目睹了一些舊事浮現出的烙印。

  “說起來,武瘋子一系,滅了我孩子他娘前世身的道統,我這次來也算是……幫忙收割一部分利息?”

  當然,他早已明白,現在的秦珞音已經覺醒青詩仙子的記憶,已非完全是她,與他很難再有交集。

  楚風像是一個幽靈般,無聲無息的這片廣袤的道場中游蕩,地方真是太大了,有些地方光禿禿,有些地方則仙氣濃郁的化不開,生機旺盛。

  “你們霸道,你們張狂,這樣才好,信奉以攻為守,今天反倒是方便我光顧了!”

  楚風避開了一些讓人不寒而栗的地方,哪怕武瘋子不在,其親傳弟子盡出的情況下,這片地方也極其的危險。

  比如,某口寒潭附近,居然有大能的骨架坑坑洼洼,這是被那里冒出的黑霧侵蝕了血肉,連骨頭都要瓦解了。

  還有一塊藥田,有一頭古獸等階高的驚人,雖然一副渾噩的樣子,但是絕對是大能級中的頂尖者。

  那塊藥田,具有強烈的輻射性能量,對于許多人來說是致命的污染源。

  當然,對于能夠承受它藥性的生物來說,那里就是凈土,是天仙藥圃。

  將那頭大能級古獸都輻射的渾噩了,可見多么的驚人與可怕。

  楚風眼睛都綠了,盯著那塊藥田,看了又看,最終沒有下手,總覺得這是個試驗田,不僅是究極藥草輻射的緣故。

  他認為,多半還涉及到了人為灑下了一些詭異物質等,在嘗試培育新品種,在栽培變異的無敵藥草。

  他曾聽聞,某些究極生物膽子很大,為了做突破等,偶爾會利用詭異與不祥等澆灌藥草,進行觀察。

  楚風懷疑,這多半是武瘋子讓嫡傳弟子幫他做實驗用的。

  “我要不要直搗皇窩呢?!”

  他想去武瘋子的坐關地,那地方多半有無上武經,或許包括時光術等,絕對是逆天之所在。

  自他進來后,他就知道那地方在哪里,因為輻射太嚴重了,都與眾不同,而且一片黑暗,仿若天淵。

  火山、冰雪平原,在那片黑暗之地應有盡有,各種極端的地形組合在一起。

  最深處,無法望穿,唯有黑暗,以及濃郁到大能都遠遠承受不了致命輻射。

  “太危險了!”楚風嘆氣。

  但是,他沒放棄,隱匿蹤跡,謹慎的接近那片區域,同時也在探查,想要找到這片究極道場的大藥園子。

  “咦,那片地方有些不同,居然是跟武瘋子的坐關地并列,遠高于其他處?!?br/>
  楚風接近黑暗區域后,忍著強烈的輻射,看到了另一側的奇異之處。

  一片安靜之地,死寂無聲。

  甚至,隱約間可見,那里的地勢比武瘋子的坐關地還要高出一些。

  當然,武瘋子坐關地黑暗深處到底如何是看不到的。

  最讓人吃驚的是,看布置,那里像是一片朝圣之所在,了不得的地方。

  楚風臨近,這是一座島嶼,在巖漿海中。

  很詭異,即便是鮮紅的巖漿海沒有凝固,在起伏,也無聲息,讓這里顯得格外寧靜。

  “不簡單!”

  在遠處時,會讓人忽略這片巖漿地,只看到那座島嶼。

  到了近前后,又迅速讓人忽略島嶼,只盯住了島上一座石殿。

  楚風登島,他就感覺到了異常,有輻射殘留,是極其古老時代以前留下的,至今還存在些許。

  一瞬間,他神色凝固,怎么感覺這種殘留的輻射很不簡單呢,哪怕是漫長歲月過去,還能夠讓人覺察到它驚人的等級。

  留下輻射的生物全盛時不見得比武瘋子弱!

  這是楚風的感覺,這地方太邪性了。

  一切都很順利,除卻殘留的輻射外,沒有其他阻礙,而他身上有輪回土,這種衰竭后,只剩下絲絲縷縷的輻射,對他不至于有傷害。

  沒有一人守在這里,島嶼不大,靜若一副古樸的畫卷。

  登島后,楚風接近石頭殿宇,繞著走了半圈,結果瞬間眼睛發直。

  在石頭殿宇的后方,有一片破敗的園子,像是無盡歲月前遺留下來的缺少人管理的藥田!

  那里,有些腐朽的藥草,有些破爛的古樹,還有強烈的輻射!

  “這是……好地方!”

  楚風猜測,這有可能有是究極藥田,不過廢棄了,很多年沒人打理了,但對他絕對有大用,他口水都要嘩啦啦的流出來了。

  只是不知道,能否順利挖掘,畢竟沾染上究極二字后,那就是嚇死人的東西,輻射是致命的!

  “咦?!”

  那較為荒涼的藥田中,隱約間發光,在腐朽的藥草間,有淡淡的藥香,他看到了什么?!

  一枚果實,半掩蓋在缺少生命氣機的草木的下方。

  “不敗的果實,究極異果嗎?!”楚風猜測。

  但是,他沒有輕舉妄動,荒廢的究極藥田恐怕沒那么簡單。

  隨后,他轉向石殿正門,透過半開的石門,他看到了里面的景物。

  恢宏的石殿中,居然只有一座祭壇,殿中再無其他擺設等。

  這座殿宇不過是為了給祭壇遮蔽風雨,阻擋塵沙所用?

  祭壇有上東西,一具骨架!

  它具備以部分人形生物的特征,但是,還有不少部位明顯不同,比如有翼骨,額骨有個洞,應是豎眼所留。

  骨架雪白,但無光澤,也沒有什么輻射以及能量波動,可它擺在了祭壇上。

  “這是什么生物,有什么來頭,所在殿宇與武瘋子的閉關地并列,絕對不同尋常!”

  可是,無論楚風怎么看,這骨架都太普通了。

  “為什么被放在祭壇上,是在向誰獻祭,還是說,這不是祭壇,而是祖壇,而是在供著此骨?”

  楚風有種感覺,這具骨架了不得!

  他決定,想辦法給弄走,回頭試試看能否煉器。

  甚至,他產生聯想,這該不會是武瘋子的師門長輩吧?

  可是,為何毫無危險呢?感覺已經淪為凡骨。

  “若真是究極骨,必須要煉成兵器,不,為了給夢古道出口氣,我或許應該拆走幾根骨頭去喂兇獸!”

  不過,什么兇獸能咬的動究極骨?

  楚風在轉動著各種亂七八糟的念頭。

  一時間,他居然想到了那只黑色的大狗,這種疑似究極生物的骨頭,若是喂那只狗,它會吃嗎?估計也就它能咬動。

  當然,這都是一時的心血來潮,他并非真要那么做,只是惡趣味的想一想而已。

  可是,天外卻有巨獸在狐疑,坐臥不安,因為莫名生出感應。

  “該死!”無盡遙遠之地,也不知道是哪處天域的虛空中,一只黑色的大狗陰沉著臉自語:“最近,總有人在念叨本皇,擾的不得安寧!”

  它自然想到了黎龘,不久前曾提及它,說是曾被黑狗血臨頭,此外還嚷嚷著要打爆一群人的狗頭。

  當時,它真想下去咬死那群人,都不是好東西!

  這時,它又有感應了,絕對又有人在念叨它。

  “讓我牽動因果之線,看一看誰敢對我動歪心眼,我弄死你!”黑色大狗雖然很蒼老,缺少精氣神,但還是一副很兇戾的樣子,呲著殘缺的大牙。

  然后,它就付諸行動了。

  “有古怪,那人修為不強,但身上有了不得的寶貝,遮掩了天機,我竟然一時間難以通過因果線撥動他!”大狗露出意外之色。

  然而,此時的楚風卻是嚇了一大跳,那只狗認為沒有第一時間找到他,可是他這里卻出現了大黑狗的模糊身影,正呲著殘缺的大牙呢,兇氣滔天,戾氣蓋世!

  楚風想詛咒,剛才他只是在心中念叨了一下而已,就真的將這只狗給招來了,什么情況?!太不禁念叨了,這就應驗了!

  事實上,他不知道,都是黎龘惹的禍。

  黎黑手在星空深處大戰武皇等人時,曾擾動了這只狗,引發它將目光不時關注此界,所以當下比較敏感。

  還好,楚風身上有石罐,這只狗現在找不到他。

  若非是當初在三方戰場時,這只狗與楚風有過交集,并留下了后手,也不會在這里顯出模糊的身影。

  楚風不知道,還以為它早已覺察。

  所以,他很無語,也很無奈,道:“難道你還真要降臨了,要吃這骨頭?罷了,都給你,喂狗吧!”

  他直接動用場域手段,搬運這具骨架,準備扔進大黑狗正張開的血盆大口里去!

  “咦,我怎么覺得有點不安,要出大事兒?”武皇道場中有人狐疑。

  一位大天尊起身,四處探查,結果并未看到什么。

  可是,他還是覺得不妥,憑著一種屬于絕世大天尊的直覺,他最終將目光投向巖漿海中的一座島嶼。

  “嘶!”

  他倒吸冷氣,該不會是那里要出問題了吧?

  “難道是……”隨后他一陣激動。

  那片地方無比神圣,對許多弟子來說那是凈土,是圣地,高不可攀,因為有武皇師尊的道骨!

  相傳,武皇的師尊并未死去,有一天可能還會歸來,再次復蘇!

  按照某種說法,武皇的師尊,一身精氣神與血肉精華等,離開了陽間,當年絕對未死,以自身道骨為陽間坐標,終有一天會回返。

  “難道祖師要回歸了?!”他震驚了。

  此時,楚風也震驚,因為隱約間,他聽到了那只狗在詛咒聲,說最近總被人不斷打擾,如果讓它發現的話,非弄死不可!

  “剛才,它其實還沒發現我呢?”

  可是,他已經出手了,將那具骨架扔向狗嘴里!

  現在,收手都來不及了!

  他覺得,好像弄錯了什么,喂什么狗啊,這似乎是,砸了武皇的鍋,也惹毛了大狗,闖下了……彌天大禍!

  “回來!”他想牽引骨架給弄回來,可是,已經辦不到。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泳坛夺金中奖概率 河北11选5胆拖对照表 湖北快三一定牛电脑版 佳永配资 福建快3计划 亿源策略配资 燕赵风采排列七走势图带连线 上海快三开奖查询官网 股市暴跌对楼市的影响 山西快乐10分前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