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55章 黎龘死因

第1455章 黎龘死因

  陰州,大地沉陷,黑霧席卷域外,遮蔽了漫天的星海,景象瘆人。

  武瘋子口鼻溢血,這一次真的受傷不輕!

  另一側,強如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現在也是甲胄破碎,滿身都是傷痕,踉蹌倒退,每一步都在虛空中踩出一個可怖的黑洞。

  前方,縱然是傳說中的泰一,當世最古無敵強者之一,也是橫飛出去,嘴角溢出九色血液,令人驚悚。

  另外的幾位究極生物也都倒退,皆遭受重創,真血四濺!

  這種景象實在令人驚駭,若是傳出去,有幾人會相信?

  在場這幾人,哪一個是善茬兒?全都是究極生物,都是一代至強者,居然全都在同時間負重傷。

  “黎龘,黑禍!”有人咬牙,在黑霧中露出模糊的輪廓,宛若開天辟地的魔神,矗立在黑暗中,讓天地都在顫栗。

  “居然陰我等!”另一邊,黑霧中有雙金色的瞳孔十分冰寒,像是億萬載前的下葬的終極者復活了過來。

  一群人又驚又怒,不斷倒退,遠離了那座門戶。

  連通大陰間的門戶,總體是閉合的,只有一道黃金裂縫,雷霆閃耀,空間劇震,血雨傾盆。

  不祥的氣息彌漫,毀滅的能量在激蕩,至此時還未消散!

  透過可怖的裂縫,貫穿門后那汪洋般的陰氣,能夠看到大陰間部分景物。

  八道鎖鏈禁錮那由世界石開鑿成的棺槨,每一條鎖鏈都連著石棺的一角。

  所有暴虐的氣息、毀滅的能量都是自那些鎖鏈發出的。

  尤其是其中四道很詭異,宛若四片大世界,迸發出永恒之光,無盡的大道碎片居然如潮水般涌動,濃郁的讓究極生物都震驚。

  到了他們這種境地,自然可以掌控規則,利用大道。

  可是,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景象,大道碎片居然如汪洋決堤,傾瀉與呼嘯,浩瀚無垠,不可阻擋。

  就在剛才,他們幾乎被淹沒,被活活熬煉而死!

  八條鎖鏈中有四道很特殊,源自其他進化文明支路,都是一界大道鏈條,居然險些斬破他們的道果!

  很難理解,當年黎龘究竟是怎么盜取來的。

  一界大道鏈條,稍微觸及,就等于跟一整個大世界為敵!

  顯然,那四條進化文明支路,任何一條都可以與陽間媲美,都是完美的大世界。

  就在剛才,幾人等于與四大世界為敵!

  縱然是究極生物,號稱在陽間屬于各自時代無敵的存在,也受不了,突然遭遇這種大界整體的轟殺。

  如此被襲,并未死去,這就是逆天了!

  剛才無論是武皇,還是泰一,各自的道果幾乎被一界道鏈鎖住,從而被道鏈洞穿,當真是險而又險。

  一界大道鏈,這就是最高規則了,等于終極一擊!

  “黎龘,果然是個禍害,就是死了也不省心,竟敢這樣謀害我等!”有人開口,聲音森寒,殺氣彌漫,席卷浩瀚陰州。

  一州之地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動輒就是天文距離,以億里計。

  有人冷聲道:“這就是他的性格,一直都如此,活該被天打雷劈,最終慘死,連老天都看不下去!”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皺眉,強如他自問也很難在臨死前布置下這種殺局,黎龘臨死時那么匆匆怎么能做到?

  “我覺得,這不是黎龘的布置下的,他再逆天也不可能做到這一步,拘禁來最起碼四條進化文明支路的大道鏈,強的不可思議,駭人聽聞,若是有這種手段,他也不會死,足以能救活自己!”

  有人開口,不認為黎龘具備那種不可思議的逆天之力。

  泰一盯著那閉合的門戶,透過不穩定的金色縫隙,看向大陰間的棺槨,凝視八條鎖鏈中的四條。

  他太古老了,強大的無法想象,很有發言權,其他人也都看向他。

  “應該不是黎龘布置的,這些都是一界的祖鏈,黎龘死前還做不到?!?br/>
  泰一認為,這是億萬年前的產物,另有不可揣度的無上生物布置的,用來堵門,讓大陰間與陽間徹底隔開。

  甚至,泰一這個傳說中的傳說,陽間可怕的生物,猜測這就是黎龘的死因。

  “嗯?!”有人驚訝,當年他們當中,雖不是全部,但卻是有幾人出手了,推波助瀾,讓黎龘邁進死局中。

  現在,聽泰一之言,當年的布局不重要,那數界大道鏈鎖棺才是致命的?

  一人道:“也對,當年我之所以出手,也是被誘惑,這當中有種種巧合,充滿了詭異,我們幾人絕非是主力?!?br/>
  雖有猜測,但是到現在,他們中有人都不清楚當年的具體之謎呢!

  武皇開口:“黎龘慘死,應該是因為穿過這道門后被拘入了棺中,逃脫不得,故此形神皆損,最終死在那里!”

  當年的事情很不對頭,詭異重重,連他們都覺得不對勁兒。

  不過,史前的水雖然深,但他們也都無懼。

  有人瞇縫起眼睛,瞳孔射出銀色仙劍般的光束,犀利而迫人,割裂了陰州的長空,空間縫隙長達也不知道多少萬里。

  此人盯著前方,通過縫隙,看向大陰間的石棺。

  “堵門之棺,到底是誰留下的?”

  這一問題,幾個究極生物都想知道,但現在卻不能確定。

  “你們看,棺材板下壓著的萬母金印,是黎龘故意留下誘惑人的嗎?我看不像!”一人開口,推翻早先的猜測。

  幾人都瞳孔幽幽,若是黎龘被困棺中,那么萬母金印可能是用來撐開棺材板用的,他是想藉此逃出!

  “一切都是推想,什么都不能確定?!焙谘芯克闹魅碎_口。

  甚至,他現在又有些懷疑了,有些發毛,道:“你們說,黎龘真的死了嗎?石棺堵門這件事畢竟太異常,越是深思越是令人不寒而栗?!?br/>
  “嗯,黎龘沒死?”其中一人更是后背發寒,當年與黎龘有大仇,不死不休,對這種問題格外的敏感。

  “我們是不是太樂觀了,黎龘或許沒死,早前所有的猜測都有問題!”黑血研究所的主人很慎重。

  畢竟,他是搞研究的,生性謹慎,對什么都抱懷疑態度。

  武皇搖頭,道:“這不可能,我與黎龘曾經血拼,無論是他的真血,還是靈魂氣息等,沒有人比我更了解?!?br/>
  他盯著大陰間的石棺,道:“他就在里面,尸骨都腐朽了,靈魂化成了塵埃,依舊保存在棺中?!?br/>
  對這一點,武皇很自信,他用特殊的手段洞徹了一切,確信黎龘死了,很慘,就在棺中,當年未能逃出來。

  唯有天地間的一縷執念不散,回歸陽間,只為再看一看這片土地,還有當年的人!

  有究極生物看向泰一,這個老家伙無比可怕,古老的過分,眼光應該最毒辣,他是否看出了什么?

  “死了!”泰一開口,簡單而直接,看到眾人望來,他終究又補充,道:“目前,他應該死了,除非能逆天,腐尸復蘇,靈魂塵埃再煥發生機,我想,他做不到!”

  要是能做到,有那種手段,黎龘也不會死,沒人能殺他!

  縱然是堵門的石棺也磨滅不了他!

  “我怎么覺得,堵門之棺四字有些耳熟,當年恍惚間在什么古老的記載中見到過一次?”有人低語。

  “不管怎樣說,還得再嘗試,將萬母金書拿回來!”武皇開口。

  “等一等,堵門石棺,讓我想一想!”泰一忽然開口,阻止了眾人!

  ……

  此刻,他們并不知道,一道黑的讓人發慌的烏光正在席卷天下,光顧空巢老……究極們的后院。

  并且,還有個楚魔頭也準備跟風,要跟在后面抄家!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湖南快乐十分和值走势图百度 上海快三22期开奖结果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公告 河南快三豹子号遗漏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可靠 河北11选五基本走势图 涨停板买入技巧 pk10注册 福建快三专家推荐 北京快乐8稳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