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50章 昨日重現

第1450章 昨日重現

  從戰場中抽離出一抹流光,化作有形之體。

  在星空下漫步,在域外只身獨走,黎龘臉上帶著回憶之色,想起了往昔太多的事。

  “心愿未了,執念不散,其實我只是想回陽間看一看啊……”黎龘輕語,情緒有些低落,有些沉重。

  “師傅!”一個男子雙目含淚,跟在他的身后,渾身都在發抖,感覺無比的難受,他知道師傅不行了,執念要潰散了。

  “師傅,你……不會死!”還有一個女子在哭泣,看著那道發光的燦爛身影,她滿臉淚水,神情一陣恍惚。

  她想到了當年,她的師傅黎龘豐神如玉,勇冠天下,誰人可敵?陽間皆敬服,無人敢攖鋒。

  那真正是蓋世無敵的風采!

  可是現在,他很虛弱,就要從世間消失。

  “師傅,我愿以命換命,換你常留世間!”女子哭道。

  那名男弟子面帶滄桑色,卻很無助,悲戚與孺敬盡顯,有種想大哭的沖動,道:“師傅,如何才能救你?你練成了當年你所說的無上法,能夠鎮殺他們,對不對?”

  “師傅,你一生不敗,永世無敵,可以壓制他們所有人!”女子抽噎道。

  “為師只是一縷執念,怎么可能做到?縱然是我,也非無所不能,打他們是順勢,我的心愿其實只是想回來看一看?!?br/>
  在說話間,黎龘的身影更虛淡了一些,有些透明了。

  “師傅!”兩人驚叫,帶著無盡的悲意。

  這時,黎龘向前邁步,進入陽間大地,一步邁出就是山河倒轉,快速路過一州又一州,像是在尋找什么。

  終于,他在某一州停了下來,一聲輕嘆,看著一片荒蕪的赤地,道:“當年,有不少老兄弟都死在了這里,我來看你們了?!?br/>
  他坐在一塊山石上,輕輕一招手,一壇酒出現,自己喝了一口,卻從透明的身體中落了下去。

  他無奈一笑,將整壇酒都灑向赤色的土地上,道:“老兄弟們,喝吧,時間太久遠了,有些人的容貌都我模糊了,快記不清了,可是我真的很想念你們?!?br/>
  這時,黎龘有些低沉,有些傷感,哪怕修行到他這種境界,也還帶著凡人應有的一切情緒,不曾為了變強而斬去。

  不久后他起身,身上有大片光雨散落,身影越發的透明,不穩固了。

  黎龘離開這里,沿途光雨流逝,他的身影搖動著,依照記憶,他進入另一州,來到了一片被稱為絕地的大山中。

  “當年,在我初露頭角,剛剛崛起時就隨我出征的人,戰死的兄弟們,幾乎都埋在了這里,當年的部眾啊,全都灰飛煙滅了,再也不可見?!?br/>
  此地,給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那時伴著他崛起,跟著他一同成長的老兵,那些戰將,一群老兄弟,到最后大多都凋零了,每一次下葬時,都是悲聲震天。

  當年的部眾,沒有人活著,都死去了!

  這時,黎龘灑落酒水,拋下酒壇,身體搖搖晃晃,發出低吼聲,像是哭,又像在凄涼的笑。

  后方,那一男一女跟著大慟,很心疼自己的師傅,不愿見到他這樣的一面,他是無敵的黎龘,絕世無雙,怎么能落淚,怎么能悲傷?!

  “師傅!”兩人哽咽。

  “沒有一個人了……都不在了,我的部眾,我的那群兄弟,全都離我而去,都戰死了,葬在了歲月中,埋在了黃土下。是我對不起你們,負了你們啊,回來太晚,一個都見不到了……”黎龘身體搖晃,在這里低語,像是要將那些人召喚回來。

  “其實,我回來……無所求,只是希望昨日重現,能夠再看到你們,見到你們熟悉的面孔??!”

  黎龘喃喃,很傷感,身體上飛出大片的光雨,越發的透明了。

  他用手一揮,許多山地開裂,土石滾落,恍惚間,一道又一道虛影浮現出來,有人穿著殘破的甲胄,有人在大碗喝酒,有人在包扎傷口。

  黎龘伸了伸手,向前摸去,想要觸碰那一張張面孔,都是熟悉的老兄弟,是曾經的部眾與故人。

  然而,虛影破滅,一切成煙。

  “終究不是你們??!”他輕嘆。

  這一刻,兩位弟子都大悲,替自己的師傅難過,為他而心傷,撲了過去,想要扶住搖搖欲墜的他。

  可是,他們卻什么也抓不到,那透明的身體光雨灑落,即將散去了!

  就在這時,一聲悲吼傳來,響徹這片絕地。

  “大哥,我還活著,我來了!我看望你來了,你還有老兄弟活著!”

  一道身影跑來,由年輕而蒼老,恢復了他過去的面容,正是老古!

  “大哥,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這里,我發瘋般找傳送場域,不要命的奔跑,終于趕過來了,大哥,我是你的廢物兄弟古塵海??!”

  老古滿面風霜,衰老而滄桑,踉蹌著沖了過來,大哭道:“大哥,你不是一個人,你的兄弟老古還活著,雖然很廢物,從來都幫不上你,但我一直在等你回來,你還有我這個老兄弟,你不孤單!”

  老古也撲了一個空,跌倒在地上又爬了起來,他穿過了那道透明的虛影,光雨灑落,黎龘都快不成形了。

  不過,這時的黎龘卻露出了笑容,輕聲道:“還是這么冒失,沒有我為你撐腰了,少惹禍,不要再得罪人,實在不行就徹底隱世藏起來吧,不然會被人殺死的?!?br/>
  老古滿面淚水,心中悲愴,叫著:“大哥,你不會死,我惹禍你保我,武瘋子算個屁,也敢稱皇?我還想滅他呢,大哥你不會死,還要給我撐腰呢!”

  說到這里,老古泣不成聲,已經說不下去,他知道無論如何都是徒勞的,黎龘要死了,要消失了。

  黎龘拍了拍他的肩頭,可是手卻潰散了。

  “大哥!”老古驚恐大叫。

  兩位弟子心慟落淚。

  “大哥,我們去下一地吧!”老古喊道,他怕時間來不及了,怕黎龘遺憾不能盡去。

  不久后,老古帶路,他們到了陰州。他認為黎龘一定很想來這里,黎龘的紅顏知己就死在此地,此外當年要進攻大陰州時,黎龘也是在這里出的事。

  “來這里看一看也好?!崩椠撎魍说?,臉色復雜,昔日的人,曾經的音容笑貌浮現出來,可是,他卻又搖頭一嘆。

  “師娘就葬在這一州?!崩椠摰亩茏虞p聲開口。

  “她啊?!崩椠搰@了一口氣,搖了搖頭,到最后眺望整片大地。

  他的這種神情,他的側影,讓人感覺一陣心疼,無論是兩位弟子還是老古都心中大慟。

  他們知道,他將就此人間不見。

  最后,黎龘像是哭來,又像是在笑,然后他的身體虛淡了,化作光雨,化作微塵,就此隨風而散,不見了蹤影,沒了痕跡。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安徽快三今天出的什么号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从一期开始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 排列7中奖规则及奖金 天津快乐十分大数据 2017年大小波色单双句 股票发行 湖北快三技巧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