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48章 古今誰堪與我一戰

第1448章 古今誰堪與我一戰

  這一刻,真正的舉世矚目,全天下人都沸騰了,黎龘這種張揚與霸道,實在是讓許多人跟著共鳴了起來。

  因為,陽間很多人都聽到過他的傳說,都知曉他的無敵風采,這么多年過去,哪怕沒有他的身影了,也有許多人還在等待,還在相信,他未死,終究會回來。

  而今天黎龘出現了,卻是蒼老狀態,更是被武瘋子轟殺,實在有些讓人難以接受,情緒低落無比。

  雖然武皇強大,號稱當時無敵。

  可當年他畢竟被黎龘擊敗過,打破過額骨,今天偏向于黎龘的人自然很難接受現實,多么的希望黎龘巔峰再現,真正回歸。

  此刻,黎龘年輕而強大,血氣幾乎要沖爆了星空,壓裂宇宙四海,這自然一下子點燃無數人的熱血,讓海量的進化者跟著歡呼吶喊了起來。

  “史前最強者回歸!”

  “黎龘,打遍天上地下,舉世無對手!”

  “草木枯萎了又繁榮,我多么希望,黎龘你能真的活過來,不要曇花一現?!?br/>
  “我們不需要你只是短暫的贏了武瘋子,更希望你活著,去修養身體啊,不要現在去血戰諸天敵!”

  可以說,此時黎龘引爆了無數人的情緒,歡呼與大吼聲響徹云霄,激蕩在名山大川間,席卷四海。

  就是一些蟄伏多年的老怪物都受到了影響,仿佛回到了年輕時代,成為熱血沖動的毛頭小子,恨不得跟著狂呼大喊,呼喚黎龘之名。

  因為,他們中有不少人經歷過史前黎龘時代,有些人還曾經仰慕過那世的一代天驕——黎三龍。

  “問史前誰主沉???唯我龘黑手!”

  甚至,有人這樣喊出這樣的口號。

  ……

  域外,破碎的星空中,黎龘手持大旗,英姿懾人,一個人只身面對暗淡空中的數道身影,長發披散,英昂首無懼。

  “黎龘,你太狂,都說武皇癲狂,被許多人稱為瘋子,我看真正張狂的是你,一道執念也敢翻天?!”有人喝道。

  黎龘狂放不羈,斜睨那人,道:“怎么,你不服,當年又不是沒打過你!以為躲在空間陰影內,我就認不出你嗎?泰恒,你還不夠格,以為是地下黑暗源頭之一就了不起啊,你讓老子泰一滾過來!”

  世間無聲,他們聽到了什么?

  黑暗源頭之一的泰恒,居然出動了,真身前往!

  而這等層次的生靈竟被黎龘呵斥,大黑手當真是有性格,奔放的一塌糊涂。

  此際,人們心潮劇烈起伏,從黎龘這里終于確定了,泰恒的確是泰一的次子,并非謠傳。

  星海中,泰恒與黑暗融為一體,看不清真容,不過通過不屑的冷哼,可以感知到他的那種輕蔑。

  此時,他真的不怎么在意,同一個死人置氣無意義。

  “你們都給我退后!”這時,武皇開口,野性如故,十分霸道,瘋狂依如史前,居然在喝令那幾位強人。

  他要一個人送黎龘上路,不想假手他人。

  有人冷漠,有人沉默,不過倒也無人去跟他爭,武瘋子愿意出手,那隨他好了,還省的自己自身下場呢。

  “黎龘,我翻手鎮壓你,看你怎么逆天!”武皇一臉冷漠之色,背負雙手,轟隆一聲,漫天秩序炸開,他向前邁出了一步!

  有人猜測,當年與黎龘一戰,他還未打磨到無瑕疵的無敵境,心中留下遺憾,始終想再橫擊最盛烈狀態的黎龘。

  “希望你能喚醒你生前的秘藏,打出最強一戰!”武皇開口。

  然而,黎龘這時比他還像瘋子,道:“你一個不夠,你們全上!”

  他沒義務成全武皇,滿足其最強一戰的心愿,他只為自己活,他是獨一無二的黎龘,沒人能讓他淪為背景墻。

  這時,他真的很英俊,整個人都在發光,宛若朝霞,舉手投足都很燦爛,有著難以描述的風采。

  可以想象,當年的黎龘是一個絕世美男子。

  武皇冷聲道:“不人不鬼的回來,是陰氣滋養了你的遺骸,還是大陰間的惡穢之物侵蝕了你的真靈,我來凈化你,對手一場,送你一程!”

  轟!

  下一刻,天地間溫度高的嚇人,空間塌陷,被熔掉了,大道痕跡都直接被磨去,天宇轟鳴不止。

  便是泰恒幾人都在第一時間消失,離開了原地,那種能量可以傷到他們。

  整片陽間像是一下子成為神爐,要焚化天地。

  域外,原本漆黑一片,可是一抹火光突兀躍出,如燈如燭,瞬間照破永恒,成為了宇宙中的唯一。

  雖然只有一小團,但它太可怕了,要毀滅一切。

  無聲無息,這種火光閃爍,居然要燒斷天地大道,此時向黎龘侵蝕而去。

  “大空之火!”

  有人低呼,便是隱居千古的老怪物的臉色都變了,這東西太邪性,相傳不可阻擋,能焚滅一切。

  “原始的大空之火還好說,可一旦喂養它高層次的大道碎片,它將不可鎮壓,能燒死萬靈!”

  史前時代的神話級強者聲音微顫,這火是強者的克星。

  許多人都沒有想到,武瘋子掌控了大空之火,這東西最為可怖,撲不滅,以大道為柴,焚燒規則。

  “這還真是將黎龘當成尸變的邪物了,要燒穿他遺骸嗎?”有人驚嘆。

  武瘋子很蠻,很野,一言不合就放殺手锏,舉世難尋、在陽間史上也沒出現過幾次的大空之火……出世!

  火光焚乾坤,這片宇宙深處居然不穩固,要崩塌了,影響到了大世界的平衡!

  在那里,大道碎片飛舞,在被焚燒,各種秩序、萬般規則都被籠罩在內,整片陽間都像是要以此為起點,走向毀滅!

  這實在駭人!

  楚風站在大地上,呼吸時,感覺到灼熱,可是整具身體卻發涼,這才是大空之火的威力嗎?

  這才是它正確的使用方式!

  他在慶幸,在太上八卦爐絕地中遇上時,他沒有以大道碎片供養,不然的話麻煩大了!

  同時,也幸好是石罐吸收了大空之火的能量。

  此刻,黎龘真身被覆蓋了,在火光中手持大旗而立。

  換作任何一人都要大懼,這是絕殺之局,很難破解,相傳便是修成萬古不敗身,也都難以扛住。

  可是現在,黎龘在火光中不朽,在跳動的大道柴火間,他煥發長生氣息,依舊璀璨,怡然不懼。

  “看到這道火光,我又想起了時光爐,當年為設局而出的一個引子,先讓至邪氣息沾染我身,留下痕跡,才有了后面不少的事,你有大空之火,當年你亦曾參與?”

  黎龘緩緩的開口,看了一眼武皇,而后又猛然回頭,看向陽間一個方位,那里是西天組織的根基地。

  該組織蟄伏的至強者,感覺到可怕的光束在眼前閃過,比閃電還刺眼,灼的他血目淌淚!

  他一陣悚然,那是黎龘的眸光?!

  時光爐很邪,很瘆人,歷代擁有者都沒落得好下場,現階段在西天組織手中。

  “天難葬者,掩埋四極浮土間,伐陰與陽二柴……”

  最初,這段古音就是出自時光爐,而且不是每個人都能聽到,唯有極其異常的進化者才能有所感應。

  或許確切的說是,得到過魂肉也就是輪回土的人,才能聽到那段話。

  “武瘋子,你一個人還不夠!”這時,黎龘大喝,像是發飆了,想到了某種不愉快的經歷。

  轟的一聲,他一拳轟了過去,拳印對準了武皇的額骨,要如同史前般,欲掃一切敵!

  人們看到,在他的體外,有一層奇異的能量,在扭曲大空之火,在規避焚體之禍,可挪移星空萬物。

  甚至,連這片宇宙都扭曲了,混亂了,被黎龘接引,要注入大空之火內,有效的抵御。

  轟??!

  武皇很猛,即便是當年都敢硬扛黎龘,何況是現在,結出一個碩大的赤金拳印,向前轟了過去。

  當!

  天地爆鳴,星海沸騰。

  周邊一些行星都在迅速的炸開,而且是席卷八荒,星體齏粉無數,蔓延向宇宙深處。

  “你們也都給我過來!”

  黎龘大吼,拳印遮天,三條龍昂首立起,要吞掉宇宙八荒。

  拳印化形,成為真龍,沖出一簇簇,一片又一片,每一組都有三條龍,橫掃這片星海,肆虐這片宇宙。

  一時間,無論泰恒幾人愿意與否,都被攻擊了,都不得不參戰,沒有人敢小覷黎龘的攻擊力,哪怕他現在不見得是活著的人。

  轟!

  真正的開天辟地,混沌氣大爆炸,這片星地徹底被毀掉了,幾大高手下場,讓天宇都成為絕地。

  行星如塵埃,當能量波濤掃過時,接連的爆開,而后又湮滅。

  黎龘發狂,這些年的磨難,讓他似乎也有無邊的怒氣蘊在心底,現在爆發了出來,只身獨對群敵。

  “黎龘,我來殺就足夠了!”武皇不示弱,哪怕這個時候了,他也想只身鎮殺之。

  其他人則是臉色陰沉,黎龘這種挑釁,這樣同時對他們出手,過于輕慢他們了。

  轟??!

  泰恒出擊,眉心發光,一片紫光侵蝕對頭的魂力,要從根本上解決掉黎龘,滅他靈魂。

  “來吧,打一個人不夠痛快,打一群才盡興!”黎龘近乎癲狂。

  下一刻人們體會到他的恐怖。

  黎龘周身一股奇異能量化作陰與陽二柴,開始接引大空之火,要搶奪過來,據為己用,焚燒諸敵。

  泰恒等人都動容,黎龘處在這種境地下,還敢這么強勢的奪對手的無上寶火?

  武皇怒,同時也一驚,黎龘曾進入過大陰間,難道被他采摘到了唯有傳說中才有的陰陽二柴?

  隆??!

  火光沸騰,一下子化作千萬丈高,被黎龘收走部分,據為己用。

  “給我炸開!”武皇冷漠,沒有人可以虎口奪食,竟敢收他的至寶?

  大空之火裂天,燒毀蒼穹,這個時候直接炸開,化成千萬份,肆虐宇宙海,駭人之極。

  縱然是泰恒幾人也都在躲避,不愿粘上一絲,這東西太難纏,威能懾人。

  接著,千萬道弱小的火光重聚,再次組成刺目的大空之火,向前覆蓋過去,要燒毀黎龘的大道。

  武瘋子動了震怒,同時間數十重不滅身齊出,正是所謂的六十三死身再現,共同鎮壓黎龘。

  而且,每一道死身都在駕馭部分大空之火,要毀滅一切。

  “說是數十真身級戰力,可世間講究平衡,哪有那么多,不過是借天地萬物之力,看我一身熔萬道,化洪爐,破你!”

  黎龘喝道,此時他體外的奇異能量,瞬間爆發了,而后像是在祭煉,在鍛造,發出鏗鏘的金屬顫音。

  一座爐體浮現,承載著他,轟向了武皇。

  并且,這個爐體居然在吸收大空之火的光,汲取能量,也在阻擊武皇數十不滅身,使他們靈性減弱。

  “無人可斷我之道!”

  武瘋子漠然開口,依舊不在意,在他震動軀體時,數十不滅身靈性暴漲,不僅全面恢復過來,而且氣勢更盛了。

  并且,轉瞬間,一道時間河流浮現,環繞武皇身畔,浮現出最為可怕的光陰能量。

  武皇雙手一合,時間之刀閃爍而出,他要直接斬殺黎龘!

  這一刀出現后,其他人都毛骨發寒,迅速后退,欲脫離戰場,怕被波及,因為涉及到時間的能量,誰不心懼,誰不忌憚?

  “時光碎片鑄成一刀……”黎龘瞳孔收縮,連他也不得不嚴肅無比,盯住了武皇手中的雪亮刀刃。

  這時,數十個武瘋子合圍,都持著時間之刀,積聚能量,準備一舉徹底轟殺黎龘!

  武瘋子現在有絕對無敵的自信,俯瞰宇宙星空,道:“黎龘,你回來的太遲!多少個大世都過去了,你已經跟不上時代,我先后挖開陽間幾座傳說中不可撼動的禁忌名山,只為尋妙術。到了我這個層次,也遇到了不可想象的可怖遺骸,億萬載歲月前遺留下的無敵尸,便是強如我亦九死一生,為之不寒而栗,可終有所獲,得到了排位古今前三內的無敵術!”

  武皇黑發飛揚,手中時光之刀越發的絢爛,一旦斬出,古今未來,究竟有幾人可擋住,可活下來?

  他繼續開口:“時光誰能把握,誰又能抓牢在掌心?我掌握了!時光術被我所得,再加上我的重塑,已經壓蓋古今,再也無術可比,無法可敵,無道可擋,天上地下至強!誰能阻我,誰能壓我?望穿古今,誰堪與我為敵?!”

  “時光術,被你挖出?”黎龘一嘆,有些動容,也有些感慨,但是最終卻是至強氣息大爆發,他依舊自信,沒有一絲的頹然,相反身上的奇異能量更濃郁了。

  而且,他主動下手了,一聲低吼,響徹寰宇諸天。

  這一刻,武皇被攻擊,先是無聲無息,而后如究極雷霆炸開,爆發在被攻擊者的心底最深處,震蕩大道。

  所有人都驚駭,大道之路要斷了?感覺是如此的可怕,進化的前方似乎是……斷崖!

  轟!

  武皇時光之刀顫抖,數次要落下去,結果都難以完成那艱難的終極一斬!

  “黎龘!”

  并且,這個時候有其他人怒吼出聲。

  同時亦伴著黎龘的聲音:“都說了,要打爆你們的狗頭,總不能說話不算話吧!”

  所有人都驚駭,發生了什么?

  噗!

  宇宙中,有人在咳血,不止如此,他的面部與額骨四分五裂,被黎龘一拳幾乎打爆!

  悶哼聲,怒喝聲,在一剎那響起,不止一人中招,剛才黎龘拳印如蒼天,轟落下去時,竟是一人打諸敵,無差別攻擊!

  有人眉心裂開,鮮血四濺,有人額頭出現一個窟窿,魂光激烈的閃耀,出離了憤怒,還有人披頭撒發,頭顱爆裂!

  “打爆你們的狗頭!”黎龘發聲,這個時候,沒人敢不當真了!

  武皇相對還好,他避開了那不可思議的攻擊,同時他終于落下了那終極一刀。

  “千古匆匆,大道沉墜,誰能擋我一刀?古今誰堪與我為敵?!”

  ***

  廣告一則,何常在新書《男人都是孩子》,長大不容易,40才成年。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11月有百家乐连赢奖励的博彩公司 辽宁快乐十一选五走势手机版 2018长期投资股 浙江11选五直播开奖 俊升配资 北京赛车实战经验教学 河南福彩快三开奖预测 河内五分彩选胆技巧 七乐彩选号的独门技巧 11选五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