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十七章 精神離體

第八十七章 精神離體

  “這是什么?”王靜非常驚訝,看著楚風手中那些晶瑩的小顆粒,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這不會是異果吧?”相對來說,楚致遠較為鎮定,雖然從來沒有接觸過,但第一時間想到了。

  “對,這就是異果!”楚風坦言。

  “什么?!”

  當聽到他肯定的回應,無論是王靜還是楚致遠,都露出驚容,再也無法保持平靜,心中震撼不已。

  他們深知,這東西到底有多貴。

  順天是北方的中心,也是全國最大的城市之一,個別頂級名店中有少量異果出售,價格昂貴的嚇死人。

  據聞,最差的異果都要八百萬地球幣,換算成九州幣就是四千萬起!

  現在,他們的兒子楚風居然帶回來這種東西,怎會不讓他們心驚肉跳?!

  “小風……這是哪里來的?”王靜的聲音都不自然了。

  “我從太行山帶回來的?!背L平靜地說道,他攤開手掌,讓兩人看的仔細一些。

  在他的手心里,共有十二顆松子,每一顆都紫瑩瑩,像是鉆石一般,熠熠生輝,并彌漫清香。

  僅是看著就覺得不一般,不像是堅果,它晶瑩燦爛,像是藝術品,非常吸引人的心神。

  “紫金色的松子,該不會是太行山那株小樹上的種子吧?”楚致遠很快回過神來,做出精準判斷。

  “沒錯,就是那株松樹上結出的果實!”楚風告知他們。

  “天啊,我可聽說了,那條白蛇一直守在那里,很多異人去爭奪,死了也不知道多少,你……竟帶回來一些?!?br/>
  王靜非常震驚,越是了解越是害怕,趕緊拉住楚風,看他身上是不是有舊傷等。

  都快過去一個月了,太行山的大戰還在被人時常提到,那一役死了數千異人,震驚世界各地。

  “媽,你放心,我很好,身上一點傷都沒有!”楚風安慰。

  “這果實可不一般,價值沒有辦法衡量?!背逻h說道,他很清楚這究竟代表著什么。

  草類結出的果實都已經是天價,最少也得從四千萬九州幣起跳。

  奇異松樹結出的種子,那根本不可想象,沒有人會賣,隨便放出風聲都會引發轟動,這東西無價!

  因為,它可以造就出高手。

  “這不是完整的松果,僅是一部分松子,但足夠爸媽你們用了?!背L說道。

  金剛等人所發現的小樹結出的是單一的果實,而太行山的松樹則出產大量松子,可以讓多人進化。

  這樣分散后的松子,雖然可以造就多位高手,但卻比不上金剛等人。

  一般人服食四五粒松子就足夠了,再多也不會進一步提升體質。

  沒有辦法,紫金松子就是具有這種效果,似乎傾向于讓一個族群進化,而非針對個人沖向頂峰。

  可即便如此,數粒松子合在一起,也遠勝那些草類結出的神秘果實。

  “小風,在你身上一定發生了很多事,告訴我,你現在是不是比一般的異人厲害?”楚致遠想到很多,問自己的兒子。

  “是!”楚風作出肯定的回答,讓父母安心,哪怕現在外面非常危險,他也足以行走天下!

  “那我就放心了,今天我在回來的路上,被那個人猛力撞了一下,我也覺得他是故意的,這里面可能有事。但我怕你沖動,魯莽行事,所以剛才瞞著你?!背逻h說道。

  上一次就曾出現異人,要對他們動手,而這次他又覺察到了不對,心有隱憂。

  現在,楚致遠稍微放下心。

  “爸,媽,這件事你們不要管了,更不用怕,我會解決?!背L讓他們寬心。

  可是,他心中卻有一股怒焰騰起,這根本不是什么意外,被父親證實了,有人故意下死手。

  楚風心中憤懣,這不是第一次了,接二連三有人想對他父母下手,這不可饒恕,他一定要將那些人連根拔起!

  都那么危險了,他父親還在隱瞞,怕他莽撞,擔心他發生意外。

  這讓楚風心中有些不好受,更有愧疚,那些人原本是沖著他來的。

  “那個人太可惡了!”王靜很生氣。

  “小風你自己還需要這種松子來提升體質嗎?”楚致遠問道。

  “我已經不需要?!背L告知他們。

  “那好,我們吃下這些松子?!背逻h點頭。

  楚風壓下心中的怒焰,在父母面前他始終很平和,不讓他們擔心,并且還打趣道:“爸,你不是說異人更適合叫妖人嗎,我感覺你和媽都有點排斥啊,現在怎么突然積極了?”

  “那時我們不是沒有機會得到異果嗎,那是自我寬心?!背逻h笑著說道,絲毫不覺得臉紅,這一點父子兩人很相近。

  “這個世道,以后必然要出大亂子,想很好的活著,必須得有足夠的實力自保?!背逻h很認真,道:“哪里有什么選擇,即便服食下異果,真的長出犄角,生出鱗片來,也得吃!”

  “真會長犄角?”王靜臉色發白,說到底她是女人,哪怕青春逝去,也很在意個人的形象。

  “別擔心,我不嫌棄你?!背逻h笑道。

  “我嫌棄你!”王靜瞪她。

  兩人感情很好,一直都是這么過來的。

  楚風嘿嘿直笑,用力捏開十二粒紫鉆般的松子,讓他們趕緊吃下去。

  楚致遠沒猶豫,撿起六顆,直接就放進嘴里,說著:“味道真不錯!”

  他很果斷,很快就咽了下去,這點跟楚風相似,決定后就立刻付諸行動。

  “媽,吃吧,沒事!”楚風催促。

  王靜一咬牙,將六顆松子放進嘴里,閉著眼睛,跟赴刑場似的,她真怕吃完就后長出犄角。

  “真香!”

  她忽然說出這兩個字,因為紫金色的種子的確味道絕美,遠超那些普通松子。

  “咦,沒變得怪模怪樣?”王靜等了很長時間,都沒覺得自己有什么變化。

  “蛻變需要一定的時間,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應,這個過程有疼痛的,有嗜睡的,也有發熱的,但不用擔心,都沒問題?!背L提醒。

  其實,他也很期待,想看一看父母有什么變化,身體中到底蘊含著怎樣的神秘因子。

  半個小時過去了,兩人沒有任何不適的癥狀。

  “我估計睡一宿覺,明天起來時一切都將完全不同?!背L說道,很輕松。

  “叮咚!”

  忽然,有人按門鈴。

  楚風眼中露出精芒,他示意母親去開門,他則站起,暫時走向自己的房間。

  “怎么了小風?”

  “不用擔心,正常應付就好?!背L說道,他有所覺察,外面的人氣息很怪。

  “通天快遞!”門被打開后,一個年輕人遞上一個包裹。

  “哦,是我網購的衣服?!蓖蹯o輕出一口氣。

  然而,送快遞的人竟然直接走進來,順手關上了門。

  “你……想干什么?!”王靜警惕,快速倒退。

  “沒什么,聽說你們家有人摔傷了腰,過來看一看?!蓖ㄌ炜爝f的派送人員笑著走進楚致遠休息的臥室。

  他很自然,其實是很囂張,將這里當成自己的地盤,根本就沒有在意王靜與楚致遠的感受。

  他大模大樣的坐下來,道:“傷的怎么樣,我看你的腰應該沒斷吧?”

  王靜非常氣憤,這個人太可惡了。

  楚致遠示意,讓她不要說什么。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知道我受傷了,來我們家想干什么?”楚致遠問道。

  他知道,這應該也是楚風想了解的情況。

  王靜雖然很生氣,但卻不說話。

  這名快遞員長相很普通,沒有異人特征,唯獨一雙眼睛顯得很妖異,流淌藍光,甚是嚇人。

  “看來你傷的不重,我原本預計你應該被車碾壓一下,雙腿斷掉,多處骨折,但不至于死,真是遺憾,沒有達到效果?!?br/>
  這個人帶著惋惜的口吻,做出這種惡事,卻說的很隨意。

  “你這人怎么這樣歹毒,差點害死我們家老楚,卻還敢上門來,你到底是誰,究竟想干什么?”王靜質問他,非常憤懣,這個人太惡毒了,干出這種事還敢上門挑釁,實在可恨。

  但她克制了,想探他的口風,到底是什么人。

  “不對,那個人比你高,也比你壯,跟你不是一個人?!蓖蹯o蹙眉,發覺不對。

  “都是我,只不過換了個皮囊而已?!边@個人坐在那里,翹起腿,相當悠閑,并且自顧倒了一杯茶水在那里喝。

  “你什么意思?”楚致遠皺眉。

  “空有一身驚天動地的本領,卻總是行走在黑暗中,實在讓我心中很不舒服,這樣行事,等于錦衣夜行?!彼麚u頭嘆氣。

  “就你這樣的人,也配說什么驚天動地有本事,我根本瞧不起你!”王靜不屑。

  “哼!”

  這個人冷哼了一聲,顯然很不滿意,他有非凡本領,但外人不知,像是有種傾訴欲。

  “我對你們來說就是神!”他說道,眼中藍光流淌。

  隨后,一團朦朧的藍光離體而出,懸在房間內,能有拳頭那么大。

  “我這是在哪里?”那個快遞員迷糊的睜開眼睛。

  嗖!

  但很快,他又閉上了嘴巴,因為藍光返回那具身體。

  “你……”王靜嚇了一大跳。

  “你是一團精神,可以占據別人的身體?”楚致遠很吃驚。

  “不錯,猜對了,我擁有強大的精神磁場,可以離開自己的軀體,控制其他人,這是我服食異果后獲得的獨一無二的可怕能力?!?br/>
  這個人懶洋洋的說道,坐在那里,好整以暇,根本就不將王靜與楚致遠放在心上。

  “你們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請我出手,不會留下任何痕跡,你們總是會因意外而出事?!彼唤浶牡恼f道。

  “比如,今天你即便被車碾斷雙腿,一輩子坐在輪椅上,也不會有人能查出什么。因為,被我控制的人早已被深度催眠,事情過后,他只會覺得是他自己不小心將人撞倒在那輛正駛來的轎車前?!?br/>
  這個人微笑著說話。

  “你怎么這樣惡毒?”王靜對這個人又恨又怕。

  “惡毒嗎?說早了。我今天晚上來,是想看一看該讓你們怎么發生意外。唔,可以這樣,燃氣泄漏,引發爆炸與火災,導致你們重傷?;蛘?,你們中的一人不小心在浴室滑到,摔成骨折。你們自己選吧?!?br/>
  他很輕松,帶著笑,為兩人選擇重傷的方法。

  另一間房內,楚風眼神冰冷,他閉住身體氣機,冷漠的聽著,這個人真的太惡毒了,恨不得立刻殺了他。

  “你不殺我們,只是這樣折磨,就不怕走漏風聲嗎?”王靜問道。

  “我會對你們深度催眠,現在這些你們會忘掉的,一切都是意外。唉,都是我做的,但卻偏要抹除痕跡,當真是不舒服,我也只能在動手前傾訴一下了?!彼行┎粷M意。

  看得出,正是因為實力強大,但卻見不得光,他才有這種傾訴欲。

  “究竟是誰讓你來這樣針對我們?”楚致遠問道。

  “好吧,滿足你們。其實,原本我也會告訴你們的,這是我的風格,但最終又會讓你們遺忘。是南寧城一個女人讓我這么做的,你們根本惹不起!好了,選擇怎么受重傷吧?!?br/>
  他站起身來,雙眼中藍光閃耀。

  “哦,忘了告訴你們,她的主要是目標是你們的兒子,他會死!”他補充道。

  一團藍光離體,那團精神體飄出,就要動手了。

  轟!

  突然,房間中像是有一道悶雷爆響,那團藍光凄慘大叫,直接就炸開一半。

  楚風走來,他動用牛魔吼,攻擊那團精神體。

  在太行山大戰時,穆手下的十幾名異人服食特殊藥劑,精神波動劇烈,曾在楚風的一吼之下,全部斃命。

  可以想象,牛魔吼多么恐怖!

  最近,楚風迅猛進化,實力大進,自然更可怕了。

  這一擊,他有選擇性的針對那團藍光,非常有效。

  “啊……”藍光湮滅一半后,沖進那名快遞員的體內,發瘋一般逃走。

  “小風!”王靜叫道,有些害怕。

  “媽,爸,你們不要擔心,我很快就會回來?!背L跟在那人后面,出了家門,他其實還是很吃驚的。

  這個人居然可以精神離體,著實詭異,而且其精神確實非常強大,在那么恐怖的牛魔吼之下,在如此近距離內,沒有肉身加持與庇護的情況下,也只是被震碎一半而已,可見此人實力之強。

  不過,看他需要借助肉身開門,不能穿墻逃遁,楚風放心了,不怕他逃。

  楚風不緊不慢,跟在后面,要去殺其本體!

  可以料想,精神離開自身軀體也是有一定風險的,那個人的本體應該就在附近。

  嗖!

  果然,才離開楚風家不遠,一團暗淡的藍光就沖出快遞員的軀體,極速逃向遠處。

  楚風冷笑,暗中跟了下去,要去解決那個人的本體。

  不遠處有一個公園,林木很多,藍光極速沖去,逃向樹林深處。

  在那里有一個人坐著,一動不動,藍光瞬息沒入他的頭顱中。

  楚風的速度何其快,當提升到極盡時,每秒鐘可以奔行二百六十米左右,相當恐怖。

  所以,藍光才回到那具身體,楚風便突然提速,直接殺到了。

  砰!

  他一腳提出,這個人身體頓時發出喀嚓一聲輕響,脊柱斷裂,翻飛了出去。

  接著,他又是兩腳,那個人的雙腿發出喀嚓之聲,也已折斷。

  楚風一腳踏在他的嘴上,警告道:“別喊,不然你更慘!”而后,他才松開腳。

  這個人在地上哀嚎,壓著聲音,沒敢大叫,臉色雪白,汗水直接浸透衣服。

  “傷了我爸的腰,還想讓汽車碾斷他的雙腿,你自己先感受一下吧!”楚風站在近前,俯視著他。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湖北快3走势图分布图 快乐8稳赚技巧 山西11选5前三定位走势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一定 理财5万半年多少钱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行情分析视频 快3助手 上海快三今天走势 浙江体彩6十1兑奖规则 北京pk赛车4码计划最准